【罷工外傳】他不忍心把乘客拖下水 未加入罷工行列遭「獵巫」

上報快訊/蕭惠敏 2019年02月12日 16:49:00

一名未參與罷工的機師,藉友人臉書發表心聲,不願成為一眛追求勞團權益人士的「獵巫對象」(資料照片/張文玠)

華航機師罷工第5天,一名未參與罷工的機師,藉友人臉書發表心聲,他協助春節尖峰旅客疏運,本應走路有風,卻因未參與罷工而被譴責,不是英雄也不想當狗熊,不願成為一眛追求勞團權益人士的「獵巫對象」。

 

這名機師稱自己是華航空勤組員,也是機師工會會員,因未參與罷工而被譴責,而被「支持罷工空勤組員」投以異樣的眼光,認為受公司脅迫利誘才背棄道義,不為爭取勞工的權益而團結。對此,他強調「人要為自己爭取權益,但也不能踐踏別人的」,更不願成為被獵巫的對象。

 

貼文指出,機師工會成立之初,是因為華航企業工會在為飛行員爭取權益上因為會員代表比例過少,每每在待遇調整與年終分配時被其他代表用「票數表決」的方式KO,所以機師出錢出另在公司體制外成立工會。

 

機師表示,當初機師工會主軸就是改善待遇,爭取的項目都是合理的訴求,例如:公司罔顧通膨與現實,幾十年不動如山的差旅費須適時調整;各機隊特性不同,風險各異而須拉近不同機隊的差別薪資;國定假日出勤與志願支援任務另計加班獎勵等,獲得絕大多數機師認同,成為台灣航空史上第一個能與資方拍板叫陣的勞團。

 

他說,華航機師的團結鼓勵了華航空服員,另外成立了「桃園空服員工會」,進而吸引了長榮等國內其他航空的空勤組員,而這次罷工權的合法取得,很大原因是長榮機師入會後積極爭取與資方談判籌碼,努力推動並獲得華航機師的奧援而投票成功的。

 

當時長榮機師的訴求明確,華航卻因議題混亂而感覺遜色許多,尤其「票選主管、雙向考評、容許酒測誤差」等涉及管理權的議題成為當時與資方協商的主要軸線,更讓許多會員一頭霧水。

 

這名機師直言,壓垮駱駝的稻草就是「年終獎金」與「公司高層的強硬態度」,於是在年節春運期間開出第一槍。貼文強調,做人做事講「法、理、情」,在初四凌晨決定發動罷工,合法、或許合理、但絕對不合情,因為大眾在此時需要協助疏運,一旦罷工誅及不相干者將無以計數。

 

機師認為,工會的商討對象,應該是不合情理的法規待遇與有權決定的政府部門或公司高層;工會握有的武器,就是減損公司營收的手段及社會輿論的支持,所以選擇儘量減少社會成本的罷工,應該是理性工會首要考量的選項。

 

工會如果預告罷工,旅客就會避開轉搭以免影響重要行程,公司的營收勢將下滑而對政府與公司高層形成壓力,地勤的員工也可以稍事喘息而不必受無辜牽累,社會的輿論也能更客觀審視而獲得支持。這樣的話,他不但完全支持罷工,而且不達目的決不中止。

 

他也說,工會把「禁止秋後算帳與禁搭便車條款」成為主要訴求,「是不是說只要不是支持罷工的會員,工會都會祭出開除會籍處分,且將來都不能享有會員權利?」換言之,未參與罷工的機師必須另外排班、繼續飛現有的航線配置、升訓資訊不公開,是不是連長久爭取的第13個月年終獎金也不得享有。

 

他說,未參與罷工的機師被質疑遭資方摸頭利誘而出賣兄弟,但兄弟講的就是義氣,追求利「益」前更應追求利「義」。機師目標是政府主管機關與公司決策高層,「在春節把乘客出遊、回家的權益拖下水時,真的是必要之惡,對乘客來說我們有盡機師的道義嗎?」(高雄「貨」又出去了

 

 

【延伸閱讀】
●【談判逾9小時】華航喬攏疲勞航班 第2項訴求「機師升訓」再卡卡
●【談判6小時未完】機師工會提10大疲勞航班 華航讓步5條增派人力
張景森嗆華航機師不該輕易罷工 蘇揆:政院立場是維護飛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