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爭鋒 勵精圖治的菲律賓

張豐麟 2019年02月22日 07:00:00

菲律賓已非吳下阿蒙。(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湯森路透)

農曆年節的家族聚餐可謂收穫滿滿,想當初15年前在蘇比克熟飛西斯納C-152時伴飛的侄兒不過是個高中小屁孩,如今見面不僅成家立業還是一位前途無量的菲律賓公務員,深聊後才明瞭菲律賓的海巡單位(Philippine Coast Guard)原來是隸屬於其任職的交通部(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為三級機關,雖然不似臺灣的海委會直接隸屬於行政院屬一級機關,但其近年勵精圖治的作為著實令人讚嘆,建議立場偏左激進的鄉民直接點右上角避讀,讀者投書目的在與同好分享,筆者的身分從來不是記者,這是一篇臺、菲兩地華人看南海經略的探討罷了。

 

首先,菲律賓於2016年在前總統艾奎諾三世時代,在南海爭議上積極聯美日抗中,故與日本簽署「防衛裝備暨技術轉移協定」,之後開始洽談5架TC-90渦輪螺槳定翼機的租用事宜,定翼機因速度比直升機更快,且航程更長適用於維護海洋主權,未來將作為南海海域的海上巡邏機使用。

 

這5架TC-90原先日菲兩國是協議以「租借」的方式移轉,因2017年日本《自衛隊法》完成修法,退役的裝備得「無償轉移」其它國家,該案隨即將後續裝備改為無償撥用,2017年底開始分批由日本海上自衛隊飛行員飛渡菲律賓呂宋島Cavite市的Sangley Point航空基地,並於2018年初全數完成交機,根據菲律賓《每日問訊者報》報導,菲律賓在2018年1月31日首航,第一次的飛行目的地就是與中國有領土爭議的黄岩島,日、菲兩國合作目的不言可喻。

 

菲律賓在南海爭議上積極聯美日抗中,取得TC-90定翼機首航的監視目標即為黃岩島,菲日雙方合作的目的不言可喻。

 

在5架TC-90全數成軍後不久,菲律賓於2018年4月宣布將在距離台灣蘭嶼南方98公里的雅米島(Mavulis)興建前進基地供艦艇與飛機操作,其操作手腕著實令人驚訝,因為雅米島(Mavulis)可說是位處「台菲重疊海域漁船作業南界限」邊緣,待該前進基地建設完成,整個臺灣南部巴士海峽及東南海域或將涵蓋於菲國的監控範圍,我國漁民在經濟海域內的捕撈權益無疑將更受限縮。

 

臺灣與菲律賓曾於2013年發生琉球鄉籍漁船「廣大興28號」的衝突,在2013年5月9日於臺灣鵝鑾鼻東南方約164海哩處,該船遭到菲律賓海巡署的公務船(Maritime Control Surveillance 3001)以機槍射擊造成洪石成中彈身亡,惟當時兩國的海上執法單位均無足夠的空中投射力量可以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是以雙方均於第一時間相互指責,經過五年的發展後菲律賓已非吳下阿蒙。

 

惟菲律賓並不自滿於中量級航程的TC-90定翼機,菲律賓空軍在2017年8月擬定了3架C-130 Hercules運輸機航空電子設備升級作業案,隨後於 2018年7月28日在菲律賓Mactan-Cebu國際機場出現首架構改完成的C-130T (編號5040號機)運輸機,確認採用了Special Airborne Mission Installation and Response (SABIR)機載任務系統,在機身左右艙門上安裝AS-7可伸縮臂和AS-6氣泡式觀測艙門,機身左側搭載MX-15HDi (EO/IR)光電裝置可進行日/夜間熱能特徵監控、目標跟踪、錄影和照片記錄等作業,機身右側搭載Elta ELM-2022ML雷達系統,此套件完全不需要在機身上進行任何修改,但菲律賓已藉由最小的代價取得航程四千公里與滯空八小時以上的長程海上監控能力,中程二千公里與四小時內的巡邏任務則交由5架TC-90定翼機負責,高低搭配的規劃著實高竿。

 

菲律賓將C-130運輸機改造為「指管通資情監偵」(C4ISR)平台,且不會影響運輸機的基本功能,迅速填補了菲國空中偵察能力的缺口。(圖片來源

 

緊接在菲律賓海、空軍之後的則是海巡單位(Philippine Coast Guard)於2018年7月陸續下單採購2架歐洲直升機公司的EC145 T2,該機種航程達680公里,如若佈署於距蘭嶼僅98公里的雅米島,其空中偵巡能量已可達臺灣本島的墾丁外海,菲律賓高層的遠見及雄心壯志可見一斑,相較於臺灣海巡署兩艘3千噸級巡防救難艦高雄及宜蘭艦業於於同時期嘗試規劃空中作業能量屢遭困境,顯然海委會仍缺乏相關航空專業人才,並礙於不合時宜的空勤一元化政策綁手綁腳,導致該兩艘巡防救難艦是以AS365海豚直升機進行機庫規劃,飛行甲板卻是以海軍的SH -60B直升機進行落艦規劃,但是空勤總隊的AS365海豚直升機因旋翼不能折疊無法進入機庫,機庫轉為倉庫使用,因而在遭審計部指正。

 

菲律賓海巡單位Philippine Coast Guard於2018年7月陸續下單採購兩架歐洲直升機公司的EC145 T2,噸位雖小於臺灣的海豚機但卻更適合於小型艦艇操作。(圖片來源

 

是以,海巡署改弦易轍於2017年底為落實總統蔡英文「國機國造」政策所提出「旋翼型無人飛行載具試辦計畫」,規劃試辦20架旋翼型無人機,執行取締漁船越界捕魚與岸際搜救、海域巡護等任務,改以籌建無人機隊培養相關經驗,因應海巡署的規劃與需求,田屋科技與神通資訊/仲碩科技合作以AXH-E230為主體開發相關的次系統而完成AXH-E230R「遠距即時偵蒐監控多功能無人直升機」,該無人機可控制半徑30公里區域,飛行時間達50分鐘、高度500公尺,其作業能量受限於先天體積較小,執行任務約20分鐘即須返航。

 

海巡署藉由「旋翼型無人飛行載具試辦計畫」採購田屋科技AXH-E230型無人機,造型可愛頗似神奇寶貝中的喇叭芽,可控制半徑為30公里。

 

相較於菲律賓於2016~2018年傾各部會之力厲兵秣馬欲爭取在南海海域的話語權,同時於巴士海峽海域南緣建立前進基地制肘北方進入的勢力,筆者亦相當好奇究竟從菲方的角度是如何看待臺灣溫良恭儉讓的作為,所得的答案雖不中亦不遠矣,因為自從馬總統任內將南海防務政策確立「以民代戌」現況後,已由海岸巡防署南沙指揮部執行防務,並將海軍陸戰隊撤回臺灣本島,自此而後南海諸國普遍認為臺灣方面並無固守主權的決心,雖偶有宣示主權的行為卻被歸類為類似綜藝新聞,例如前總統馬英九出席「南海仲裁座談會」,在大批媒體攝影機鏡頭前拿出一瓶貼有太平島照片的「太平水」,證明太平島上自產水源,事後鬧出其實是國民黨立委王育敏辦公室做的「道具水」,該道具其實只是從便利商店買來的一般礦泉水。

 

而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民進黨立委蔡適應、羅致政、王定宇、陳亭妃、國民黨立委江啟臣、徐志榮、呂玉玲及內政委員會的國民黨立委黃昭順搭乘國軍C-130運輸機赴太平島,其觀看駐守在太平島的海巡官兵操演的也是「非實彈火砲」戰技操演,這些新聞猶如臺灣過往在華人圈頗負盛名的綜藝節目般充滿娛樂性。

 

臺灣雖偶有年度演習但周遭越南、中國、菲律賓及汶萊也有,並無法激起太大的漣漪,對於這樣的論述筆者竟無法於第一時間提出反駁,確實自身也曾瞧不起菲律賓薄弱的國力,其投注金額遠低於臺灣龐大的「國艦國造」計畫,但是卻是下手精準且能有效監控中國及臺灣的海上勢力,相較於菲國在交通部整合海、空專業人員的擘劃與改革後,臺灣海巡署(海委會)、空勤總隊(內政部)及國防部各單位各自為政且缺乏整合的作為相較於菲律賓無疑是令人汗顏的!

 

立委王育敏辦公室做的「太平水」,其實只是從便利商店買來的一般礦水。(圖片擷取自三立新聞網)

 

※作者為業餘自耕農/國立暨南大學博士生/投稿獲全球空運年會ATRS錄用

關鍵字: 菲律賓 中國 南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