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川普2019年的第一次集會—美國總統大選拉開帷幕

黎蝸藤 2019年02月24日 07:00:00

如今,共和黨日益成爲「川普黨」,在各類民意調查中,共和黨選民幾乎是壓倒性地支持川普連任。(美聯社)

2月11日,美國總統川普跑到德克薩斯州的邊境城市El Peso,進行2019年第一次總統競選集會,分外引人矚目。

 

川普上臺以來,競選集會就從來沒有停過。但在前兩年的集會往往只有自己人Hi,無它,距離2020年選舉還太遙遠。那兩年的機會只是川普籌集競選經費、保持熱度、直接向人宣講政策、甚至是滿足個人興趣的工具。但到了2019年,競爭對手紛紛湧現,2020大選已經近在眼前。川普的集會也就「來真的」。

 

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川普有得有失。失的一面,共和黨雖然保住參議院,但輸掉了衆議院之後已經失去國會控制力。經過一番擾攘,雖然民主黨中「進步派」和「民主社會主義」派的力量更大,但傳統自由派的佩洛西依然獲選為議長。佩洛西政治經驗老到,立場强硬,又有女性擅長的以柔制剛的能力,成爲川普最大的敵手。川普在以後兩年並不好過。

 

得的一面,共和黨大批「建制派」退出國會,在共和黨内的影響力也變小。換上的多是川普支持的候選人,於是共和黨日益成爲「川普黨」。在各類民意調查中,共和黨選民壓倒性地支持川普連任。1月29日,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發表聲明,「一致地」(undivided)支持川普競選第二任,一些州甚至已經準備取消共和黨初選。

 

何不食肉糜

 

集會進行期間,美國政府關門危機尚未結束(15日川普宣佈接受國會方案,結束關門危機),川普在民意上落了下風。川普在政府關門期間希望通過電視講話向民主黨施加壓力,但在佩洛西和舒默爾(民主黨參議院少數派領袖)得體和强硬的回應下,並未如願,輿論上輸了一仗。關鍵是「豬隊友」商務部長羅斯說「不明白爲何不能獲取薪水的聯邦雇員何以要領食品券」,引發美國社會「何不吃肉糜」的憤怒。認爲政府關門責任在川普的人,大大多於認爲責任在民主黨的人。在民意無法逆轉下,川普無奈只得同意民主黨「停戰三周」的主張。

 

2月5日的國情咨文中,川普相對收斂,在吹噓自己、抨擊民主黨的同時,也呼籲「團結」,獲得不少讚譽,但已經無力扭轉在建牆問題上的劣勢。川普已經不得不放棄以政府關門要挾民主黨的策略(2月15日,川普同意民主黨臨時撥款方案,轉而以啓動緊急狀態法來建牆),但建牆是川普的標志性競選話語,是無法退讓的。這樣,2020年第一次競選集會就成了川普繼續以建牆鼓動選民的工具。

 

El Paso是德州第六大城市,剛好就在美墨邊境上。如果認爲當地非法移民多,建牆一定受歡迎,那就錯了。El Paso有大批西裔移民,他們大部分都反對建牆。況且,德克薩斯非常特殊。由於它以「孤星共和國」加入美國之故,土地(最初)不屬於聯邦,邊境地大都是私人地,起邊境牆會分隔開他們的土地,非常不受歡迎。與墨西哥邊界漫長的德州幾乎沒有邊境障礙就是此故。

 

El Paso還是民主黨炙手可熱的新星歐洛克(Beto O’Rouke)的家鄉和政治大本營。歐洛克在剛過去的中期選舉中參選參議員,給爭取連任的克魯兹(Ted Cruz)造成很大的壓力,一度有望掀翻克魯兹,被視爲「藍潮」的象徵。假如他能一舉勝選,就有很大希望成爲「歐巴馬第二」。即便他最後落敗,在民主黨中還有不小的呼聲要求他參選總統。

 

於是川普選擇在El Paso開啓他競選之旅,其實不乏風險。事實上,在幾英里之外,歐洛克也同時舉辦「反集會」,抨擊川普。川普着眼2020年大選的第一場集會,與歐洛克唱對台戲,可視為2020大選的超濃縮版本。

 

選戰基調-三反

 

在某種意義上說,川普的演講是其在國情咨文上的延續。乍看目的是完成建牆(Finish the Wall),實際是拉開大選選戰序幕,奠定選戰基調:主打反移民、反墮胎,反社會主義。

 

川普一直愛打「反移民」,這點不須多説。反移民通常有三種鼓動的口徑,「福利牌」(指移民占用了本地人的福利)、「恐怖牌」(指移民危害本地人安全)和「文化牌」(指移民「溝淡」了本土文化)。2016年,川普把福利牌用在西裔移民上,把「恐怖牌」用在穆斯林移民上,沒有明顯打「文化牌」(雖然他支持白人民族主義)。

 

在中東移民大幅減少之下,川普這次反移民的主要對象針對只增不減的墨西哥和中美洲的西裔移民,配合論證「邊境牆」的合理性。與2016年不同,川普這次主打「恐怖牌」。在集會中,川普反復强調,從美墨邊境進入的非法移民有很多「壞人」,尤其是毒梟,和人販子,極度危害美國公民的安全。川普在集會中就直呼:不少民主黨人主張開放邊界,左派精英權貴,自己高牆環繞,保鑣貼身,根本無視普通民眾人身安全。

 

值得指出的是,雖然川普繼續强調自己是「反非法移民」,但過去兩年川普政府除了反非法移民之外,還不斷收縮合法移民的路徑,在批出學生簽證、工作簽證、永久居留權以及移民簽證均如是。比如以親屬移民簽證爲例,川普政府要求提出要把親屬申請過來的人,以往必須沒有申請美國福利的記錄,這就把一大批人摒棄申請資格之外。

 

在反墮胎問題上,延續國情咨文的話語,川普大肆抨擊維珍尼亞民主黨州長諾瑟姆(Ralph Northam)支持晚期堕胎的言論,說他是處死嬰兒的劊子手。維珍尼亞最近熱論晚期墮胎,民主黨主張引入法案降低對晚期墮胎的限制。如果婦女在懷孕第三期(third trimester,即28周到40周之間)出現嚴重的健康風險可以合法墮胎,但此前規定對醫院資質與如何認定健康風險有嚴格規定。在保守派看來,28周以上的胎兒已是一個人了,這時只考慮孕婦的安全而墮胎是不可接受的,限制只應加强而不應放鬆。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川普並沒有特別重視反墮胎,他本人在婚姻家庭等議題也沒有堅定的立場。在初選中,一度成爲克魯兹等保守派指責他是「披著保守派皮的自由派」的論據。但這次,反墮胎等迎合右翼「核心選民」的議題,已經被放到非常重要的位置。

 

與2016年相比,最大的變數是「反社會主義」。這兩年,美國政壇出現的最顯著變化是極左勢力的興起,這與共和黨日益「極右化」漸成鼎立。

 

「民主社會主義」蔚然成風,其中以當紅紐約州衆議員柯提絲最惹人注目。(美聯社)

 

民主黨的尷尬 共和黨的破口

 

2016年,「進步派」桑德斯在初選中不敵希拉蕊,桑德斯雖然敢不否認自己「社會主義者」,但在集會上一般都還以「進步派」自居,這顯示社會主義還多少是個禁忌。短短兩年,「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已經蔚然成風。其中以當紅紐約州衆議員的柯提絲(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最惹人注目。最近,柯提絲力推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包括嚴控高排放產業、富人70%重稅等激進主張,引起廣汎回響。如此激進的主張,在自由派和民主黨内也不乏質疑之聲。主流派的佩洛西的態度就相當暧昧,認爲綠色新政是「綠色夢想」(green dream)。而多個已經宣佈2020參選的民主黨人也表態,該新政的一些主張是理想,與現實尚有差距。

 

繼國情咨文中强調「美國不搞社會主義」之後,川普在集會上繼續猛烈抨擊「社會主義」,把綠色新政形容為剝奪底層的工作機會,剝奪民眾開車,搭飛機,農民養牛的權利,也把富人重税、全民基本收入(UBI)、全民醫療等都通通與社会主義畫上等號。

 

事實上,綠色新政已經成爲民主黨的尷尬,也成爲共和黨的突破口。川普認為是民主黨送給自己的彈藥,「鼓勵」民主黨支持綠色新政,在川普的鼓動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迫不及待地推動有關綠色新政的立場投票,希望迫使民主黨議員表態,擴大民主黨內部的分裂。

 

總而言之,川普將民主黨定性為支持晚期墮胎的嬰兒劊子手,是主張開放邊境的罪行放任者,是居高臨下指責和蔑視普通民眾生活方式和價值觀的高高在上的精英權貴,是「均貧」的社會主義者,根本不瞭解也不體會普通(白人)家庭的需要和顧慮。這大概就是2020總統選舉共和黨競選的主軸。

 

※作者為旅美學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