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誰在克制台灣的學術自由

陳冠甫 2019年02月22日 00:00:00

輔仁大學教務處19日發出教職信,要求教師授課時不宜過度談論與課程或教學無關事項。(圖片摘自網路)

輔仁大學教務處19日發出教職信,要求教師授課時不宜過度談論與課程或教學無關事項。原因竟是中國國台辦屢接獲陸生和家長反映,有教師在課堂上灌輸、宣揚個人意識形態,並藉此要求陸生聯招會縮減輔大招生名額。

 

消息一出馬上引發校內心理系副教授何東洪痛批,就連「1980年代戒嚴時期,輔大校方的腰都沒這麼的彎。」真虧輔大信裡還重申治校目標包含人性尊嚴與天賦人權。讓外界這才了解,原來輔大對於堅守憲法中基本人權在面對招生和中國壓力時是會有打折和轉彎的時候。

 

有趣的是,輔大副教務長張敏娟緩頰,因爲收到陸聯會反應,才會再做布達,強調沒有要戒嚴,只是提醒老師們「克制一下」。這番說法不經讓人聯想如果不克制會如何,何時開始在自由台灣也要開始學習「克制一下」學術自由?

 

而陸聯會綜合業務組組長陳順智也表示,「一般老師本來就不應該在課堂上講一些事情」言下之意是否如同中國要求大學老師必須守好「政治底線」、「法律底線」、「道德底線」一樣,不得傳播西方價值觀念的教材進入校園,這我們不得而知。只是中國國台辦來函馬上就轉知學校了解,某種程度顯然是頗認同中國國台辦說法甚至搞不清楚誰才是上級單位?

 

這也讓外界好奇,難道中國國台辦可以要求我方陸聯會縮減陸生名額,諷刺的是教育部才澄清「核定陸生招生名額屬於我方權責」,但下至輔大上到陸聯會卻對中國國台辦馬首是瞻,配合中國矮化國格與學術自由。

 

回到根本,中國就是抓緊握有放行陸生來台的選擇權向學校施壓。而僅負責陸生來台就讀學士、碩博班的陸聯會,實際上比起各校自招的交換生人數是少巫見大巫卻也受影響。可見這種刻意打壓的作法,已經深入各大專院校,特別是交換生招收人數為大宗的幾個私立大學。

 

類似情況招收陸生卻被箝制學術自由也非首見,2017年世新大學與中國三校簽訂研修承諾書,表示陸生來台僅有學術交流活動,課程內容不得涉及「一台一中」、「兩個中國」、「台灣獨立」。只是這些檯面下潛規則還有多少?外界不得而知,令人心痛的是國內有部分教育人士甘願低頭接受中國不合理的要求,「為賺錢忘了主權」更忘記身為大學教師應當捍衛的學術自由環境。

 

放大到國家體制內來看,不只陸聯會順從中國,教育部也是視若無睹,直到新聞爆發才趕緊跳出譴責,某種程度是末梢神經失調。對於嚴重引響國家前途的高教發展,如果已經讓中國威權的黑手伸入,老師們都開始配合中國的自糾自查,未來莘莘學子還會了解民主自由的真諦。進而捍衛我們的生活方式和所愛的國家?台灣不需要成為第二個香港,民主自由更不需要克制。

 

※作者為台北大學法律所研究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