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劉烱錫】台灣雲豹仍在山野穿梭 阿塱壹部落族人多次目擊

上報快訊/謝素娟 2019年02月23日 14:30:00

台灣雲豹沒有絕跡?台灣阿塱壹部落有多人看到牠撲向山壁上的山羊。(圖片取自南島社大部落守護雲豹)

台灣雲豹沒有絕跡?台灣阿塱壹部落有多人看到牠撲向山壁上的山羊。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劉烱錫23日表示,首宗目擊事件是發生在去年6月部落巡守隊成立後,之後又有4人再度目擊。

 

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劉烱錫表示,阿塱壹部落巡守隊的成立,要拜「台東林管處之賜」,因為林管處原稱要在阿塱壹部落森林進行疏伐,沒想到竟是全面砍伐,造成部落族人不滿,因此決定從去年6月成立巡守隊,保護當地林木防止再遭砍伐。

 

沒想到在去年6月巡守隊成立不久之後,就開始有了台灣雲豹的目擊回報。先是有兩名巡守隊員向部落會議主席潘志華回報,有看到雲豹從行進間的機車前跑過;潘志華為求慎重,詢問其他巡守員,結果又有4人稱曾看到雲豹撲向山壁間的山羊。

 

從許多排灣族的老照片中可看到雲豹皮製成的衣服。 (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劉烱錫提供)

 

在農曆過年前,劉烱錫到阿塱壹部落參加座談會時,被告知上述目擊台灣雲豹事件。部落要求由族人自己保護與調查雲豹,嚴禁外人盜獵,同時要求林務局等政府機關停止伐木等干擾棲地的作業。並呼籲各界支持部落自我守護與調查野生動物的行動。

 

台灣雲豹已被宣稱絕跡,如今又被稱有目擊事件,會不會是「錯看了」,例如把石虎誤看成雲豹?對此,劉烱錫表示,石虎和雲豹的身形大小是差很多的,很難誤認。當地眾多部落對雲豹是相當尊崇,對牠有一定的認識,所以錯看到可能性也比較小。

 

另外,但為慎重起見,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正治醫師,也同意協助成立「原住民再發現雲豹likuyau部落自主保護棲息地對應小組」,鼓吹各部落成立巡守隊,定期排班巡守自己部落的傳統領域,並協助發動募捐,募集所需款項及必要的裝備,如登山急救包,空拍機,紅外線攝影機,攝像器材,無線對講機,衛星電話,GPS衛星定位…等,初期目標為新台幣100萬元。希望以科學方式驗證台灣雲豹存在的事實。(雄女生連署終結放榜造神

 

以下是劉烱錫向媒體投書部分內容(他同意上報引述):

 

劉烱錫指出,30多年前,台灣雲豹已被懷疑已經絕種。但1986年時,才約30出頭的已故美國野生動物學家艾倫‧拉賓諾維茨(Alan Rabinowitz)博士來東南亞調查雲豹的狀況,在1987年初拜訪台灣大學動物系鄭先祐教授,我擔任鄭教授的研究助理,有幸與拉賓諾維茨博士餐敘,了解他此行目的就是想確定台灣還有沒有雲豹。

 

拉賓諾維茨博士雖未直接發現台灣雲豹,但認為台東南部山區有低海拔的原始林,很適合雲豹棲息,乃向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建議,將台東縣金峰鄉、卑南鄉、達仁鄉北部的原始國有林地劃為大武山自然保留區。

 

2014年11月姜博仁博士等人根據他們自1997至2012年從低海拔到高海拔設置紅外線熱感應自動照相機的調查結果,包括大武山自然保留區等1249個地點11萬3636 天次,加上其他研究的209 個地點,合計共12萬8394天次的紀錄,均無所獲,乃發表在英國Oryx學報,認為台灣雲豹已經絕種,甚至考慮引進東南亞雲豹的可能,以抑制水鹿、獼猴、山羌等動物的過盛。

 

姜博士在2年多前曾到台東大學演講,我根據20多年來的原住民的口述資料與姜博士研究方法的局限性,無法認同雲豹已經絕種的說法。因此他去年10月打電話邀我到台北市立動物園參加《貓科動物再引入研討會》時,我乾脆表明態度並向他婉拒。

 

過去原住民傳統的雲豹毛皮衣著。(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劉烱錫提供)

 

我認為雲豹還存在,不是沒根據。1994年8月我到台東師範學院任教,當時生態學界以《文化資產保存法》所設立的大武山自然保留區作為反對開闢南橫國道高速公路的主要理由,於是我向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申請的第一個計畫便是「促進原住民共同愛護大武山自然保留區計畫」。

 

計畫一開始,我先接觸金峰鄉衛生所Gui(高正治)主任,他是太麻里溪流域卡拉達蘭部落國的Mazangilan(頭目)家族的繼承人,也兼任國民大會代表。他介紹衛生所保健員Ibu(蔡實)長老。Ibu長老為Viljauljau(比魯)部落國的人,從日據時代起就開始擔任助產士,接生超過1500人,人稱蔡爸爸,他走遍金峰鄉20多個大小部落,熟知各部落的邊界、特產和傳說。

 

大武山自然保留區設置時,蔡爸爸剛好擔任鄉長,他很不以為然地指出,好不容易才向省政府爭取到比魯溫泉開發案5000萬元,路開到一半就因設置保留區而停擺,他經常講一句話:「蔣經國都開放老兵回鄉探親了,我們卻不能重返被劃在保留區的老家」,聽到政府為了環保而犧牲原住民人權,難免心酸。

 

蔡爸爸在世時,我常與他及族人一起爬山涉水,談到雲豹,才知道那是非常隱密而兇猛的動物,這種擅長在樹上活動的大貓,很難被發現,一旦被發現,土狗也不是牠的對手,得好好規劃,出動數十人從各個面向圍捕才有機會。一旦捕獲,牠的毛皮與牙齒是頭目家族所專有,常在節慶場合穿戴。拉賓諾維茨博士可能不了解這裡的文化背景,而認為中央山脈大武山東側的原始林比其他地區更可能還有雲豹的分布。

 

以雲豹牙或皮做頭飾與衣飾為中央山脈大武山ㄧ帶的頭目家族專利。(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劉烱錫提供)

 

因此,雲豹很不可能被陷阱或靠一人獵殺捕獲。近20、30年來未被直接獵獲也很正常,但我在1998年訪談布農族狩獵文化時,有人聲稱多年前曾捕獲雲豹,因怕被《野生動物保育法》取締而自行燒毀。

 

常山上拿肉的各地原住民,也有聲稱瞬間目擊雲豹的。例如,我主持內本鹿地區的生態調查研究時,目前經營鸞山森林博物館的阿力曼(王土水),擔任專職的調查員,2002年1月,他說在他老家Maidapulan(出雲山東面)一帶目擊雲豹從樹上跳過,且曾發現一隻公水鹿被分食,同行的耆老由鹿皮被撕痕跡,雖判定為台灣黑熊所為,但認為應是雲豹先獵獲。

 

農曆春節後,為了進一步展開保育雲豹的行動,2月14日晚上,阿塱壹部落會議阿拉拜主席邀我到太麻里鄉金崙的南島診所,拜會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正治醫師。高醫師擔任金峰鄉衛生所主任時,對過去調查研究人員未經部落同意,擅自闖入傳統領域調查雲豹等動物,出事或死人時才找他處理,常有抱怨。

 

高醫師常年跟隨母親Patagaw(高玉蘭)頭目參與各種祭拜祖靈的儀式,他一開口就指出:祖靈呼喚likuljau在阿塱壹領域現身,就是對部落會議阿拉拜主席長期堅守自然主權的回應,我們應把握這個機會,讓關心生態與原住民文化的人士們支持部落自治、自主守護領域及永續經營祖產。

 

為了支持阿塱壹部落守護與調查研究雲豹的行動,高醫師特別以南島社區大學名義發起募款運動。詳情可到南島社區大學網站了解。
 
註:阿塱壹對雲豹的稱呼為li'uljaw,卡拉達蘭部落為likuljau。​

 

【熱門點閱】
●【台灣3D功能全下架?】飛彈遭看光光 國防部協調8天Google買帳
●【對決3連勝】謝淑薇直落二擊敗詹家姊妹 挺進杜拜女雙決賽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