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柯文哲未來的路很難走

陳嘉宏 2019年02月25日 07:02:00

柯文哲若能誠摯地問問自己是否「心存善念、盡力而為」?該不該選總統這件事,也許就豁然開朗了。(攝影:張家維)

從現在開始的半年時間,將是柯文哲是否投入總統大選天人交戰的時刻。不若許多民調裡呈現的大幅度領先,柯文哲未來的路很難走,因難不僅只在柯所說的「沒人沒錢沒組織」,更在於這是一場完全不同於首都市長選舉格局的戰役,選民的投票取向與地方選舉有不小的落差。柯文哲若走錯一步,可能就賠光他好不容易累積四年的政治資本。

 

在目前坊間各種總統大選的民調裡,除去不太可能參選的韓國瑜之外,柯文哲的民調數據相當可觀。不過,選總統不是比民調,否則,在連任首都市長一役裡,柯文哲也不會從一路大幅領先到最後只小勝三千票。而比起台北市長選舉差點「掛點」,總統大選裡對柯文哲不利的因素更多:

 

首先,所謂「不同格局」的選戰不僅在於規模更大、更花錢,更在於台灣選民對於地方縣市首長與總統的投票取向是不太一樣。對於前者,選民比較著重候選人的個人條件、對經濟現況的判斷:對於後者,候選人的兩岸立場與統獨趨向,卻是許多人的首要考量。由於2019年的中國經濟政治狀況並不穩定,也連帶使得兩岸關係的前景很難判斷,一旦雙方關係緊繃,柯文哲這種遊走藍綠的兩岸路線,在選舉時極容易受到擠壓。

 

其次,柯文哲很清楚,他之所以能在首都市長一役僥倖連任,除了與不少泛綠支持者的策略性投票有關,更在於民進黨並非用「正規軍」與之抗衡,不僅當次選舉中的綠營主帥形象不突出,綠營的後勤支援與戰略方向在當次選舉中也相當模糊。尋求連任民進黨既不可能以「棄總統、保立委」為戰略,一定全力將柯文哲往「非綠」方向推,這對仍握有三成綠營支持者的柯文哲同樣不利。

 

第三、無論如何,柯文哲終究只是個連任約半年的首都市長,儘管在這幾份「看熱鬧」的民調有不少支持度,不過一旦投入選舉,「吃碗內,看碗外」的貪心負評一定如影隨形。加上柯文哲本身並沒有夠強悍的北市府團隊,藍綠兩大黨也勢必在台北市議會盡情「折磨」柯文哲,讓他在選戰與台北市政中疲於奔命。

 

第四、如果柯文哲是萬中選一的「真命天子」,上述的這些理由都可以不是他的羈絆;問題是,兩個月前他才以三千票微幅從首都市長勝出,既沒有大勝乃至於必須趁勢追擊的正當性,也缺了微幅落敗乃至於必須進一步轉戰的悲憤。加上韓國瑜的橫空出世使他變成「舊的網紅」,也壓抑了柯文哲一度不可一世的氣焰。

 

所以,若非有不可不戰的理由,柯文哲面對2020年總統大選最好的選擇應該是在藍綠之間持盈保泰、待價而沽,直到2024年再名正言順地出戰。問題是,如果台灣還有2024年總統大選,屆時已經當過一任高雄市長的韓國瑜絕不會缺席,而代表民進黨出征的,不是現階段綠營民望最高的賴清德,就是任滿兩屆桃園縣長的鄭文燦(都是新潮流),柯文哲能討到便宜嗎?這自然也壓縮了柯對自己未來的思考。

 

以上的分析只是從一般的政治邏輯推演柯文哲未來可以選擇的政治路徑;不過,大位通常不以智取,能當上台灣總統的人,通常不是靠著腦筋比別人聰明,算得比別人精明得來的。例如,30多年前那個國民黨內那個唯唯諾諾的本省籍閣員,誰料得到他最後接掌國民黨大權,並順勢成為台灣第一個民選總統,影響台灣半個世代;又例如,當年呼風喚雨的宋省長,怎知最後成為將阿扁推上總統寶座的關鍵人物;而如果不是連戰在2004年敗選,馬英九豈可能在2008年接班,甚而根本沒機會選總統;至於十年前那個不知天高地厚接下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當時有任何人料到她會成為台灣第一個女總統嗎?

 

從擔任台大外科醫師開始,到參選並連任台北市長,乃至於現在在是否投入下屆總統之間不斷地擺盪;柯文哲究竟是想終結藍綠惡鬥,為台灣走出另一條路?或者根本只是個貪婪政客,在擁有權力後想追求更高的權力?回到自己的從政初衷,誠摯地問問自己是否「心存善念、盡力而為」?該不該選總統這件事,也許就豁然開朗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