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中國留學生是勇闖瓷器店的公牛

余杰 2019年03月01日 07:00:00

六四後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大部分都不知道六四屠殺的真相,雖然到西方留學,可以接觸「墻外」自由的資訊,但他們反西方的思想觀念已經濃得化不開。(湯森路透)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 (McMaster University)邀請加拿大維吾爾大會前主席托度希(Rukiye Turdush)演講,主題是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情況。

 

期間有中國留學生「踩場」,並指罵托度希;事後由該大學中國學生主理的「麥大中新網」聯同該校「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等四個學生團體發聲明,嚴厲譴責講座「無中生有、顛倒黑白」,表示強烈憤慨。

 

《德國之聲》獲匿名學生提供當地中國留學生微信群組「麥克馬斯特大學理性反對疆獨」的對話內容,顯示一批中國留學生得悉托度希講座後,在群組內策劃到講座抗議,其中一名學生稱已通報中國駐多倫多大使館,並稱大使館「下指令」,提醒若學生在場錄音或拍片,要注意安全,「領事館原話,希望大家不要起正面衝突」。

 

之後有學生在群組稱已到講座現場,有名字顯示「Tom」的學生,在群組詢問,「還有多久啊?我過來砸場子」。在講座結束後,有學生在微信群組稱「給領事館發了郵件和圖片了,大使館說明天開始處理」。及後「麥大中新網」負責人李琦在群組中表示,加拿大各校中國學生社團正積極討論磋商,會在適當時機發布聯合聲明。參與聯合聲明的包括該校「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不少有中國留學生的大學都設有「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由中國學生、學者註冊的官方同鄉會,不少有當地中國領事館資金支持。

 

此一事件再度表明,中國留學生已然嚴重威脅到西方大學的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他們宛如魔幻小說中的惡魔,走到哪裡,哪裡就寸草不留、萬物枯萎。他們讓西方變成了中國,讓自由世界變成了不自由的中國的附庸。他們沒有能力用文明的方式講述讓他者信服的中國故事,卻要強迫外人對中國俯首稱臣。我對這種場景並不陌生。此前,我在哈佛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以及臺灣的台大、政大、東吳、清大、交大等大學發表演講,點名批判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時候,就曾遇到不少中國留學生「有備而來」地反駁、刁難乃至謾罵。

 

有一次,我在臺灣交大演講結束後,到了提問環節,遇到的情形更是比小說還離奇:五、六個中國留學生佔據話筒、互相傳遞,一個接一個地反駁我「污衊祖國」。有一個自稱貧苦家庭出身的中國留學生,一字不漏地背誦了長長一段「習近平語錄」,讓我感到宛如回到毛澤東時代,遇到字正腔圓、激情萬丈的紅衛兵。

 

被中國留學生屢次打斷演講的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托度希在臉書上稱,踩場的中國學生的行為,不代表所有中國人,但亦與許多中國人的表現相似,「很不幸這些人住在加拿大,一個全世界最民主的國家,接受西方文化熏陶,卻依然堅持替中國的暴行辯護」。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他們跟晚清的第一代留學生容閎等人不同,他們在出國之前,思想觀念就已經定型和僵化。他們帶著滿腔的仇恨而來,也帶著滿腔的仇恨回去。

 

六四屠殺之後三十年,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極其成功。中共弱化和淡化了對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宣傳和教育,而大大強化了對民族主義、國家主義、愛國主義意識形態的全民洗腦。中共由「工農階級的代表和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搖身一變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領跑者。六四後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大部分都不知道六四屠殺的真相,雖然到西方留學,可以接觸「墻外」自由的資訊,但他們反西方的思想觀念已經濃得化不開,並沒有尋求自由的「求真意志」。他們到西方生活和學習的那幾年,僅僅是完成「鍍金」而已,並不會謙卑地去體驗西方民主、自由、法治的社會結構和生活方式。

 

美國總統川普曾經譴責説,某個國家在美國的留學生,幾乎全部都是間諜。這種川普式的說法稍顯誇張,不過卻以矯枉過正的方式道出了一個人們不願面對的真相:中國留學生在精神氣質上真正完成西化的,確實寥寥無幾。雖然不是所有的中國留學生都是五毛、間諜和特務,但根據我的切身經驗,有九成以上的中國留學生都不是文明人,都不具備「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他們來自既得利益者家庭,滿足於醬缸中的蛆蟲和動物農莊中的肥豬的命運。他們即便不是受過中共專業訓練的間諜、特務,也是「情不自禁」的「自幹五」(自告奮勇、自帶乾糧的五毛黨)和小粉紅。

 

雖然有能力和膽量偷竊西方的技術和專利的中國留學生畢竟是少數,但大部分中國留學生在西方的所作所為都玷汙和降低了西方社會的文明程度。比如,在中國留學生聚集的網站和微信群裡,充斥著幫助製作假材料申請學校和簽證、幫助寫論文、幫助做作業,甚至幫助去上課點名的公司的廣告,這些公司聲稱可以提供從申請學校到獲得學位的「一條龍服務」。有的公司已經龐大到可以在歐洲、美國和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亞、新西蘭等所有國家,為不同學科的中國留學生提供量身打造的「貼心服務」,當然價格也不便宜。這樣的市場的存在,說明數百萬計的中國留學生群體中確實存在此種巨大的消費需求。中國留學生已經在很多西方國家的大學的國際學生中已經佔到超過一半的份額,他們公然造假而逃避懲罰的行為,必然嚴重危害這些大學的學術聲譽和學術地位。西方的大學若一味貪圖來自中國留學生的高額學費,而忽視中國留學生帶來的種種危害,到頭來必定會發現得不償失。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