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早報》記者潛入富士康 爆鄭州廠低薪、員工排隊離職

高詣軒 2019年03月02日 13:31:00

河南鄭州一家手機代工廠內,工人正在生產線。鄭州富士康生產了全球大約一半的蘋果手機。(中新社)

組裝蘋果手機的代工大廠富士康,在中國廠區的勞動條件常遭質疑為「血汗工廠」,隨著iPhone需求下降,更爆出待遇每下愈況,導致員工紛紛出走。港媒《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記者Cissy Zhou日前佯裝成富士康求職者潛入報導,發現富士康鄭州廠區湧現離職潮,招募代辦也忙吸引新「肝」,且發現不但員工宿舍設備漸趨衰敗,薪水待遇也令人咋舌,榮光難再。

 

《南華早報》記者以「iPhones要價800美金,我應徵富士康組裝員的工作時薪卻不到2美元,每周工時40小時。」為標題,記錄她在中國河南的富士康鄭州園區求職、與員工對話、觀察員工宿舍的結果,揭露有許多宿舍已人去樓空,員工抱怨薪水太低、加班機會減少,只好排隊等離職。身為引領河南出口的大廠,如今開始出現危機。

 

 

看身分證就可上工 但藏、維族不受歡迎

 

《南華早報》記者在2月間潛入鄭州廠時,描寫道「富士康巨大廠區的大門壟罩在灰色的陰霾中,汙染物無時不在空氣中飄著。」進入應徵程序後,記者也發現招募人員只看了她的身分證一眼,就告訴她當天下午可望就能上工、發配宿舍,並透露公司人力荒的困境:「我們現在很缺員工,得要在2個月內招募5萬人。」

 

縱使人力短缺,富士康也並非任何人都歡迎。想要進入富士康裝iPhone,除了需要年滿16歲、之前受過教育,且不能超過40歲外,維吾爾族人或西藏人也難其門而入。當然,富士康的網站上當然沒有列出種族規定,但記者發現多個富士康的招募代辦商的牆上,都張貼出族裔限制。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中新社)

 

透過代辦向富士康求職好處多多,不但可以避稅也可以閃掉義務的社會保險費用。廠區招募人員向早報記者說,如果想賺更多,可以選擇跟代辦商先簽下暫時的合約;記者答應之後,招募人員馬上連繫代辦商,不到20分鐘就洽談完畢,10分鐘後記者即上了代辦的車,前往後續的面談。

 

在車上,代辦人員積極傳授拿到合約的「教戰守則」,「開始面談之前,會請妳做個心理測驗,問題大概會是『妳最近有失眠傾向嗎』之類,只是要測試妳有沒有憂鬱。妳就都回答:『沒有!』」記者查覺該人員滿心想幫她通過,可能是想抽仲介費吧。

 

代辦商林立園區外 搶招募商機

 

約5分鐘後,記者就來到代辦商的辦公處。她看見在富士康的園區外圍,設了許多家招募代辦商,這些代辦商也有在其他省分替富士康招募員工。來自河南省各地的求職者各自散落不同代辦商門前,拖著行李箱小睡或聊天,在冷冽的2月早晨中作樂。

 

 

輪到她時,代辦商告訴她如果在富士康連續工作55天,就可以得到1600人民幣(約新台幣7300元)的獎金,之後以公事公辦的口吻宣布接下來的行程:「吃完午餐後,我們會帶妳去面談,接著會作快速的抽血檢查,確認妳沒有感染病。檢測費用50元(人民幣)是妳要自己出的。」

 

每個員工都會分配到有4張上下鋪床的房間,每個房間因此會住上8人,招募人員並說,每個月的房租是15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690元)。相較於鄭州市區每月1625元人民幣(約新台幣7400元)的平均房價,富士康的宿舍還算划算。

 

但由於記者不願冒險做安全有疑慮的血液檢測,因此決定在此時開溜。她告訴人員要打一下電話,之後便藉口稱不希望工作地點離家太遠,於是就此閃人,無緣一窺生產線是什麼風景。

 

郭台銘與川普在威斯康辛州的鴻海據點。(湯森路透)

 

隔天潛入宿舍 樓下員工排隊等離職

 

但記者仍然希望一探員工宿舍的居住環境,因此隔天再出發,混入一群員工當中,往富士康的宿舍區前進。那裡的宿舍區至少有10棟建築,門禁卻十分寬鬆,雖然設有檢查身分的地方,但過程中始終沒人要求她出示證件。

 

代辦的招募海報聲稱宿舍配有空調、獨立衛浴和免費洗衣服務,但記者實地走訪後,發現有廣告不實之嫌。乍看之下,宿舍區就像小城市,有超市、ATM、卡拉OK吧、遊樂區、網咖等等,但走進一看,灰暗的走廊上有數個燈泡都已燒壞,還有幾個閃爍不定,令人略感驚悚。走進衛浴,上頭的告示也表明,「免費洗衣服務」自2019年起就已停止,員工得「依市場化模式費用自付」。

 

在宿舍內,還有許多標示都警告員工「禁止攀爬」陽台,耐人尋味。記者也觀察到,許多員工正在排隊要提交離職文件,一旁的女性人員還邊不客氣地嚷著:「規矩點,不然就別想離職。」

 

 

《南華早報》指出,自2018年10月以來,就有大量員工選擇出走,剩下的員工便集中遷到幾間宿舍以節省開支,導致有約3分之2的宿舍建築目前都是空房狀態。

 

富士康的盛景似乎已經不在,在iPhone銷售衰退衝擊下,《南華早報》引述鄭州關稅資料指出,河南省的手機出口在1月相較去年同期下滑了23.7%。

 

員工怨低薪、加班機會銳減

 

這可能與整體的蘋果手機優勢下滑有關。據財經媒體《CNBC》,蘋果手機的銷售很難超越在2000年代達到的高峰,獲利開始擺盪。加上手機使用壽命漸拉長,蘋果只能透過高價來刺激獲利,但華為等中低價的品牌也趁虛而入。在2018年間,華為已取代蘋果,成為僅次三星、有著世界第2大市占率的手機廠商。

 

 

富士康的員工流動率也是出名的高,畢竟相較鄭州在2018年的平均月薪6929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2萬),富士康鄭州廠的月薪可以低到21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9661元)。在此情況下,加上加班機會減少,使得員工更難以忍受,多人選擇拂袖而去。

 

排長隊等離職的員工告訴早報記者,每天排隊的人都差不多這麼多,「薪水太低了,我想要走人。」記者也發現,若員工不能有超時加班機會,扣除一些款項之後,只能拿1500人民幣回家,很難養家活口。

 

未料早報記者結束採訪後,代辦商過幾天仍鍥而不捨,打電話邀請她盡速來上班,而且「獎金已經提高到2200元人民幣」,比起之前承諾的1600元多上約新台幣2700元左右。然而記者指出,在富士康的全盛期,獎金可以上看9000元人民幣,那時富士康還不斷要增聘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