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曼第登陸戰地攝影記者「神作11張」破功?學者揭70年商業騙局

高詣軒 2019年03月05日 07:01:00

著名戰地攝影師卡帕捕捉諾曼第登陸瞬間。(翻攝自YouTube)

匈牙利裔美籍的著名戰地攝影記者羅伯特‧卡帕(Robert Capa),在二戰諾曼第登陸當天,也就是被稱為D-Day的1944年6月6日,拍了一系列戰場上的實地照片,曾被人譽為「神作11張」(the magnificent eleven)流傳後世。

 

2016年,由羅伯特‧卡帕的弟弟,坎乃爾‧卡帕(Cornell Capa)生前創立的「國際攝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臉書粉專上,藉D-Day周年紀念時再度張貼出部分「神作」,並寫道:「在登陸奧馬哈海灘當天,羅伯特‧卡帕拍了4卷35mm底片—只有11幅倖存。在一場意外裡,一名倫敦的暗房員工毀損了大部分的底片。」

 

 

這段圍繞著「失落的底片」的傳奇故事,成了攝影史上的一齣神話,70多年以來,不斷地在媒體、新聞報導與傳記當中傳唱:有那麼一批由攝影師冒命紀錄的珍貴影像,卻因為一個小小疏失而付諸東流,更加深了那11張照片的可貴與神秘感……

 

直到攝影學者寇曼(A. D. Coleman)與團隊歷經多年研究,踢爆這個「失落的底片」傳說,可能只是一群自私的集團引導出來的騙局,牽涉卡帕、其家人與組織的利益。

 

寇曼更在2018年3月2日美國舉行的「第55屆攝影教育學會年會」當中發表〈解構羅伯特‧卡帕的D-Day:揭開神話〉一文,點出事實與傳說的巨大落差。

 

 

 

延伸閱讀

 

《拍下911世貿恐攻震撼照片 攝影師17年後首度自白

 

 

意外「融化」?卡帕「失落的底片」成神話
 

首先,傳說是這麼說的:在1944年6月6日上午6點30分,卡帕跟著第一波突擊隊登陸奧馬哈海灘,要為美國周刊雜誌《生活》(Life)拍攝相片。他在戰場當中工作了90分鐘,直至底片用盡,又或是相機不明故障才停止。

 

這段期間內,卡帕用Kodak Super-XX底片拍攝了72到144張33mm底片的黑白相片,紀錄盟軍諾曼第登陸的情景。卡帕隔天返回英國後,託人將成果送給《生活》雜誌倫敦辦公室的助理圖片編輯莫理斯(John Morris)做後續處理。

 

底片在約晚上9時左右送達《生活》倫敦辦公室,卻不知為何地交由15歲的班克斯(Denis Banks)沖洗,之後,他又不小心地將「本來都會開著」的暗房底片烘乾箱的門關上了。結果,在「僅僅幾分鐘」內,烘乾箱的電熱圈就使得溫度過熱,熔化底片的感光乳劑(emulsion)。

 

等到莫理斯聽見暗房的噩耗,急忙趕往暗房「搶救」這些照片,最後只救出這珍貴的11張。

 

後來,卡帕在1947年出版的自傳《Slightly Out of Focus》,也提到了這段故事,此後包括莫理斯、《浮華世界》(Vanity Fair)、《時代》雜誌都重複了相關情節。在《時代》2014年發布的影片中,也可以聽見莫理斯親口把傳說娓娓道來。

 

 

「卡帕聯盟」壟斷資訊? 學者:底片不可能那樣融化

 

不只大眾媒體,包括卡帕的弟弟兼ICP創辦人坎乃爾、經授權的卡帕傳記作者維連(Richard Whelan)、以及接任卡帕典藏館館長一職的辛西亞(Cynthia Young),這些理應最熟悉內情的人,過去都未曾對故事提出過質疑。


寇曼將這些人士與牽涉的媒體、相關機構稱為「卡帕聯盟」(the Capa Consortium),也就是宣傳神話的既得利益者。


寇曼表示,只要是熟悉暗房事務的人,都會發覺故事的漏洞:1944年的底片烘乾箱中,線圈加熱器並不會產生過高的溫度。況且,即使短暫處於高溫當中,當時底片的感光乳劑也不至於會融化。

 

而且,底片烘乾機的門因為功能所需,通常都會是關閉的,而不是像傳說所說的「本來都會開著」。

 


有其他名攝影師也向寇曼經營的網站投書提醒,使寇曼察覺種種可疑跡象,便費時投入文獻考察,其中又發現了更多弊端:由維連所撰寫的官方傳記《Robert Capa: A Biography》很少卡帕、莫理斯自述說法以外的可靠資料來源,且該傳記根本是由卡帕的資產管理者,及坎乃爾創立的ICP等機構所贊助、出版和背書的,受到「卡帕聯盟」的嚴密監督,學術獨立性堪憂。

 

寇曼質疑所有「卡帕聯盟」的資訊來源、並投入獨立研究後,終於釐清真相,研究團隊先前也在2014獲美國專業記者協會頒發「Sigma Delta Chi新聞研究獎」。

 

團隊發現事實是這樣的:卡帕是當天15波登陸中,跟著第13波登陸艇前進的。當天8時15分左右,他到達奧馬哈海灘的「Easy Red」地區工作。

 

 

只待戰場不到30分 學者:可能拍10張就快閃


「Easy Red」地區是當年德軍防線中一個漏洞,相對安全,這也解釋為何他的「神作」中沒有太多血腥畫面。

 

此外,卡帕沒有「用盡底片」,相機也沒有故障,除了確有實物證明的10張35mm照片外,寇曼表示並沒有理由相信他拍了超過10張以上的照片。 此外,卡帕在海灘上不會待超過30分鐘,或可能只有約15分鐘,之後在9時左右就離開,沒有見證戰事的全貌。

 

寇曼等人的研究也讓「卡帕聯盟」無法再裝聾作啞。

 

在2014年,已年邁的莫理斯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節目上,承認所謂「失落的照片」可能根本沒有拍出來,「現在看起來,似乎另外3卷(底片)上本來就沒東西。專家最近說,感光乳膠不可能就這樣融化,他只是根本沒拍。」

 

 

因此莫理斯稱「很可能」沒有卡帕底片遭毀一事。

 

2016年12月《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發布的文章中,也提到莫理斯已經改變想法,認為卡帕可能就只拍了那10來張照片。

 

卡帕「神話」顯示權力可操控事實


但無論是2016年的ICP臉書貼文,或是2018年10月,辛西亞在法國《Le Monde》的說法,都再度強調有「失落的照片」這回事。

 

團隊引述,辛西亞更在其中聳動地表示,卡帕當年是在槍林彈雨中工作,底片還進水毀損,最後「發現除了10張外,所有自己拍的照片都在暗房中,或在拍攝過程中受到毀壞。」

 

寇曼團隊更發現,慶祝D-Day70周年時,時代公司也接受委託,仿造一批卡帕「已被毀」的奧馬哈海灘的假照片,穿插在2014年的影片當中。寇曼團隊揭發了該社的騙局之後,也迫使《時代》承認作假,並隨即修改了相關說明。

 

寇曼批評,「卡帕聯盟」不當宣傳故事,藉此獲取了金錢、公共關係上的利益,加上部分學者或媒體又推波助瀾,可說是粗心又不負責任。

 

寇曼表示,「失落的底片」神話正是偽造歷史的典型案例,也顯示各種資訊在傳播過程中,都可能遭權力、組織的變造,不可不慎。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