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謝綸】小五就「網」住人心! 群資平台CEO轉戰鄉民經濟(中)

陳德愉 2019年03月06日 09:59:00

謝綸從小在高雄偏鄉下長大,會和網路科技結緣,全是受到《PChome》雜誌啟發。(攝影:鄭宇騏)

「我是一個來自南部鄉下的小宅宅。」謝綸告訴我。

 

爸爸是軍人,謝綸從小在高雄的城市邊緣長大,「我家還滿鄉下的。」他說:「是《PChome》雜誌啟蒙了我。」

 

「我家離百貨公司很遠,要看玩具很困難,我從小就想,要是坐在家裡就可以看到、玩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該有多好。」謝綸說,偶然間,他在《PChome》雜誌上看到「教小學生自製網頁的文章」,從此開啟了謝綸的鄉民之路。

 

小學五年級時,謝綸製作出自己的第一個網頁——「如何攻破洛克人」,一個晚上有700人上來觀看,許多人寄信給他。

 

「那對一個鄉下小宅宅來說,是多麼大的震撼。」他虔誠地說。

 

從此,謝綸就成為「網際網路改變世界」永恆的信徒。

 

沒有錢去上電腦課,也沒有錢買書,小學生謝綸學電腦的方法是:「去附近書店讀網頁的書,強迫自己背起來,然後趕快騎腳踏車回家試作。」

 

謝綸小學五年級就製作出網頁,吸引700人點閱。(攝影:鄭宇騏)

 

 

告白失敗「發火」苦讀 靠正妹照醒腦

 

國中時謝綸代表學校出門比賽,在比賽中認識了他這一生最重要的朋友「豬排」,不同學校相距遙遠的兩人,透過網路互相聯絡。

 

「『豬排』是穩定的學霸,我是不穩定的學霸。」謝綸告訴我,那時候,他已經開始對學校的功課失去興趣了,「寫考卷時就很沒有耐心。」功課一落千丈,念完全中學的「豬排」就問他:「要不要來我的學校念書?」

 

於是,謝綸與豬排變成了學長、學弟(豬排大他1歲),高中畢業後,學霸豬排果然考上台大,整天忙著寫網頁參加比賽的謝綸考上義守大學。

 

「這時候發生很重要的事情。」謝綸一本正經地說。

 

考上大學的那個暑假,電腦阿宅謝綸跑去向高中班上女同學告白,女生當場就拒絕了,還很驚訝地對謝綸說:「可是我和你同班這麼久,講不超過5句話ㄟ。」

 

挫敗的謝綸回家吃飯時和父母講到這悲慘的遭遇,換來父母一陣哈哈大笑,「他們說,人家是念清大,你是義守。」

 

「我有各種火,一方面火他們怎麼可以有這種傳統的觀念,一方面又火自己……。」

 

正妹是謝綸達成讀書和運動目標的關鍵動力。(攝影:鄭宇騏)

 

接著,致命的火來了,謝綸去義守住校的第一天清晨,被震天價響的叫聲吵醒,「我有一個室友喜歡清晨開喇叭看A片!」

 

「天啊!我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他哇哇叫起來。

 

於是,在「各種火」的交互夾擊下,謝綸決心考轉學考,「我在書桌上貼滿了漂亮女生的照片……,砥礪自己好好讀書。」

 

 

燃脂37kg轉學台大 成功「脫魯」大變身

 

他也鍛鍊自己開始減肥,同時參加系羽毛球隊與系籃球隊,然後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跑步。

 

「我跑步的第一天就發現有個漂亮女生也早上跑步,」謝綸說:「我告訴室友,他就說他也可以去跑。」

 

在「漂亮女生」吸引下,兩個男生很努力天天跑步,各方面交互砥礪,結果謝綸一年內瘦了37公斤。

 

「不過那個女生跑一跑突然不見了,我室友就說他不想跑了,後來我也覺得多睡一點瘦得比較快,哈哈。」

 

準備轉學考的這半年,應該是謝綸這一生最拚命用功的時間,他果然如願考上台大圖書資訊系。一考上台大,他首先再度向女同學告白,胖嘟嘟的宅男瘦了37公斤,穿得「流里流氣」(謝綸自己形容),向女生華麗現身。

 

胖宅改頭換面,果然順利追到女朋友,另一件重要的事是,上台北後,謝綸馬上與豬排聯絡,「『豬排』,我也來台大啦!」

 

 

pasteWALL一戰成名 開創flying V搞集資

 

「豬排」,就是他的創業伙伴蘇芃翰。他們從此天天混在一起,一邊讀書,一邊寫網頁,不知不覺的這個討論團體愈來愈大,漸漸到了十幾個人的規模,他們開始設想一個全功能的社群平台,就是「pasteWALL」。

 

「我們真的覺得,我們的人生就是為了生出這個東西。」

 

他們嘗試地寫了一部分程式,「豬排有個朋友在美國Google上班,他說這很屌!」連Google的人都覺得屌,「那應該是真的屌吧!」讓這個小社團興奮不已。

 

追隨學霸摯友「豬排」(右1)腳步,謝綸也考進台大,兩人更成為創業夥伴。(取自pasteWALL官網)

 

2009年他們成立工作室,以社團方式開始進行pasteWALL的計畫,2011年,他們先用pasteWALL的部分功能作了一個小程式,獲得巨大迴響。那時候,紐約大學的4個學生做出了第一個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引起轟動。pasteWALL裡面也有這部分功能,「就有新加坡的公司叫我們去簡報,簡報後他們告訴我們,最好找個天使投資人先投資我們500萬元成立公司。」謝綸說。

 

他們原本只是一個「快樂的小團體」,但是因為新加坡方的建議,謝綸開始思考要不要成為一家公司。就在這個時候,台大圖資系的學弟林大涵將在天使創投業已經十分有名的林弘全(小光),介紹給謝綸認識。

 

「小光想做一個台灣的群募平台。」他們後來合作做出的這個平台,就是在太陽花學運時一夜集資600萬元買紐約時報廣告的flying V

 

謝綸曾與林弘全(圖)合作創立Flying V集資平台。(取自TED x Taipei YouTube頻道)

 

 

錯估成本演變吵股權 謝綸退出flying V

 

當時謝綸擔任這家新公司昂圖的執行長,繼續帶領團隊做技術,不過,「昂圖」最後卻是不歡而散。首先是公司虧錢,「小光是2011年11月帶錢進來的,可是到2012年中,他就告訴我們錢燒完了。」

 

當初設定群眾募資的利潤來自於手續費抽成,不過他們很快就發現這是不可能的。

 

「我設定手續費是募款的8%,定這個價錢,單純只是因為美國Kickstarter的手續費是10%,我們想比他們便宜……。」

 

「可是我不知道美國的金流費用是多少,後來我才知道,美國的金流制度與台灣不同,他們非常便宜。我本來以為台灣的金流費用是3%,所以我們的利潤會是5%,結果加上一大堆營運成本,最後會計師給我看的數字大概只有3點多……。」

 

謝綸曾擔任昂圖公司執行長,但禁不起經濟壓力,夥伴們爆發歧見,最終分道揚鑣。(攝影:鄭宇騏)

 

看過3次會計師給的財報後,「我就知道我犯了很大的錯誤。」謝綸睜著圓圓的眼睛無辜地說:「最糟糕的是,後來出現的群募平台也都跟著定這個價錢。」

 

然後,他非常誠懇地看著我,說:「我看了就想——喔!同學,不行,這樣你們會死……。」

 

「可是,當初我定這個數字也給小光看過,他說沒有問題。」

 

這個疑惑,很快就解開了,「其實,對出資者來說,在我們建立系統後,只要一個工讀生就可以操作這套系統,並不需要我們這些員工。」謝綸說出實情。

 

這些初入社會的宅宅們(有很多還是學生),對公司愈來愈疑惑,「後來我們很擔心公司的走向,就商量著要集資買下公司股權,可是小光寧可被罰錢,也不願意開董事會。」

 

公司不賺錢,小光家庭受到影響,與大涵更是多次衝突,大家吵來吵去,「這複雜的人際關係,對我們宅宅來說是難以想像的。」謝綸睜著眼,一臉恐懼:「那時候我覺得我已經在造業了……。」

 

就這樣,謝綸和小伙伴們退了股,將flying V留給小光,開始「電獺」的創業故事。

 

謝綸退股離開flying V後,投入全新平台「電獺少女」,這些「少女作家」大受歡迎,擄獲不少鄉民。(取自電獺少女臉書)

 

【上報人物謝綸】

●科技宅創辦「電獺少女」 夢幻戰情室大直擊(上)

●​宅味相投勝過鴻海投資! 下一步衝刺「社群貼牆」(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