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台灣人不要學愛國主義精神勝利的中國人

藍弋丰 2019年03月05日 07:00:00

國軍戰鬥力低下,過去曾被美國專家嫌棄為「本來以為是以色列,沒想到是巴拿馬」。(攝影:鄭宇騏)

中國人「玻璃心」舉世聞名,舉凡所有政治經濟活動,體育賽事,到電玩遊戲,都有無數中國人民族主義過敏症發作,玻璃心碎滿地的案例,這種愛國主義即使在虛擬的遊戲中對中國人也沒什麼好處,當中國人在連線大逃殺類遊戲中彼此串聯惹人討厭,外國玩家為了辨識對手是不是中國玩家,就故意喊「台灣No.1」,讓中國玩家崩潰,還因此暴紅。但是中國近代史上受到這種愛國主義之害,可遠遠超過遊戲的無傷大雅。

 

在美國「聯中制蘇」時期主導與中國交流,因而成為美國對中外交代表人物的季辛吉,曾於《論中國》敘述中國人的談判習性與眾不同,受到數百年長期國際現實洗禮的歐洲國家,以及繼承其知識的美國,當己方在力量對比上處於不力局面時候,外交官會根據現實主義,進行弱勢下對自己較有利的迂迴或彈性談判策略,也就是「應謹慎行事,避免挑釁」,但是中國人則相反,當自己實力條件籌碼處於弱勢時,反而會「傾向於擺出更加無畏的姿態」,無視現實,想靠「裝逼」蒙混。

 

歐美現代國家從數百年來的歷史經驗,知道這種吹牛只是自欺欺人,最終都會落得更慘,必須強化現實上的實力籌碼,依據相對實力採取正確策略,遵循現實主義,才是國家獲得最佳利益的關鍵。中國人則還停留在傳統思想混合了從十九世紀歐洲一知半解學到的半調子民族主義的大雜燴,認定愛國主義才是戰勝敵人的法寶,因而落入精神勝利的陷阱。

 

整個中國近代史,就是一齣愛國主義鬧劇史,其間有辜鴻銘翻譯山謬‧詹森(Samuel Johnson)的名言「愛國主義是惡棍的最後避難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作為註腳,辜鴻銘當時指的是康有為。中國近代愛國主義者固然不能說都是存心當惡棍,但是不論惡棍與否,對中國造成的傷害,都一樣慘重。

 

清代最早的愛國惡棍事件,倒楣的對象是洋人傳教士湯若望。湯若望之所以受到重用,原因之一在於曆法,當時不論明代使用的大統曆,或是滿清使用的回回曆,都已經錯誤百出,而中國歷朝最重要的要事之一就是重整曆法,以示朝代順應天命,所以湯若望的西洋曆法知識就成了寶貝。很不幸的,當湯若望主導曆法,之後更成為欽天監,愛國惡棍們也就積怨蠢蠢欲動。

 

清代最早的愛國惡棍事件,倒楣的對象是洋人傳教士湯若望。(維基百科)

 

處弱勢的時候才最會發作

 

當重用湯若望的順治皇帝過世,康熙年幼,由鰲拜輔政,愛國惡棍有了扳倒洋人的機會。楊光先對湯若望等傳教士發起了全面進攻,打著的就是愛國主義的精神勝利理論「寧可使中國無好曆法,不可使中國有西洋人」,怎可讓西洋人奪去中國的正朔?鰲拜聽信這套愛國理論,儘管湯若望當時年事已高,73高齡還中風,依然一度遭判處死,後來雖免死刑,但他也在75歲時病逝。

 

這個事件幸好有個惡有惡報的結局,當康熙親政,他讓湯若望的弟子南懷仁與楊光先比賽誰的曆法準確,當然由南懷仁獲勝,康熙平反湯若望,讓南懷仁任欽天監,楊光先則被以鰲拜黨羽論罪。於是中國終於有了準確的曆法,要是康熙聽信楊光先,曆法大亂,對國家損害之大不言可喻。

 

滿清在強盛的時候,對愛國惡棍主義沒太大興趣,不過,根據季辛吉的觀察,中國人的這種病,在弱勢的時候才最會發作。康熙的年代還在工業革命以前,他盡可優雅的欣賞歐洲科學技術,下一次發病,就是跳到了道光年頭。

 

這次主角人物是林則徐,他身分矛盾,課本裡說林則徐是「反毒英雄」,但是林則徐曾上奏皇帝建議種植本土鴉片自產自銷,這到底是反毒還是毒販呢?其實當時首要問題不是反毒,而是要阻止「銀漏」,鴉片自種自銷,銀子就可留在中國了。但道光皇帝不接受這個建議,林則徐才只好奉命去禁外國鴉片。

 

林則徐的另一個重大矛盾,就是他既是愛國惡棍的受害者,但本身也同時是愛國惡棍,林則徐是清末積極了解西方歷史文化的第一人,命人翻譯國際法相關著作為《各國律例》,是清末研究國際法之始,還命人翻譯《世界地理大全》,未能完成,將資料轉交給好友魏源編成《海國圖志》。了解國際法與世界地圖,不過就是國際觀幼稚園學程的基礎,但是當時就已經引起軒然大波,因為無數愛國者,發動洶洶輿論,認為那些甘於幫洋人做事,學習洋人語言的,都是漢奸,林則徐身為朝廷重臣,卻重用這些漢奸,真是大逆不道!

 

聰明人只能先當個愛國惡棍

 

林則徐的繼任者徐繼畬,上任後發現不得不了解各國國情,因此編撰《瀛寰志略》。《海國圖志》與《瀛寰志略》後來傳到日本,影響了思想家佐久間象山與吉田松陰,促成明治維新,但是在中國可慘了,無數衛道人士看到《海國圖志》與《瀛寰志略》寫了各國優點,砲轟那是「張外夷之氣燄」。

 

林則徐身為愛國惡棍的受害者,但他自己也很值得質疑。鴉片戰爭後他遭流放,曾寫信給友人,表示雙方軍事力量有極大落差,英艦可機動在任何地方砲轟、登陸,岸上不可能處處設防,岸砲射程不夠打不到英艦,砲兵戰技不純熟,久久才能放一砲,如何能贏?林則徐心中明明知道滿清實力落後不堪一擊,在戰前卻是向皇帝回報準備充分、自信滿滿,還說只要把鄉民聚起來,打起英國人 「殺之將如雞狗」,開戰之後,屢次謊報戰勝,造成朝廷判斷錯誤,而他私信寫的真心話,則要友人不要公開,日後徐廣縉問林則徐馭夷之法,他的答覆竟是 : 民心可用。

 

林則徐這類愛國謊言充斥朝廷,最終造成道光皇帝低估英軍實力,撕毀《穿鼻草約》,戰端再起,慘遭更羞辱的戰敗,簽下條件更糟的《南京條約》。

 

蔣廷黻於《琦善與鴉片戰爭》中檢討林則徐,認為他公然說謊,讓國家日趨衰弱。但能怪他嗎?琦善公開宣傳真相,談判較有利的條件,下場是被輿論認定為是漢奸,遭革職鎖拿,押京治罪,查抄家產。在這種愛國惡棍國家,聰明人只能先當個愛國惡棍。

 

課本裡說林則徐是「反毒英雄」,但是林則徐曾上奏皇帝建議種植本土鴉片自產自銷。(虎門銷煙想像圖/維基百科)

 

下一個受害者要輪到恭親王奕訢。奕訢本來也是個愛國憤青,在英法聯軍攻入北京之前,曾經支持綁架聯軍使者巴夏禮的愚蠢行動,但經歷過北京淪陷,奕訢體認到國家全面落後,需要徹底改革。基本中的基本,是要先訓練外文人才,因此規劃成立教學外語的同文館。

 

光是要去學外語也打碎了中國人的玻璃心,輿論痛罵奕訢竟然拿洋鬼子當老師,說他是「鬼谷先生」,連同治皇帝的老師倭仁都出馬訓斥,留下精神勝利的典範名言:「立國之道,尚禮義不尚權謀;根本之途,在人心不在技藝。」

 

一帶一路計畫一一破滅

 

這種認為意志力超越現實的思維,讓近代中國亟需改革的時候,卻總是陷入永無止境的空談,甚至發生奇怪的大倒退,清末誕生了義和團,民初魯迅以《阿Q正傳》諷刺這種精神勝利的阿Q精神,到共產中國時代,又發生了想靠全民動員的意志力超英趕美的大躍進,導致生靈塗炭,當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中國承受相當大的衝擊,故態復萌,開始吹噓大國崛起,強國崛起,推行一帶一路,並在南海挑起衝突,結果美國不過是威脅加稅,整個中國就風雨飄搖,一帶一路計畫一一破滅,不但沒有顯現強大,反而顯得更衰小。

 

一再重複的歷史,彷彿中國人從來學不會歷史教訓。台灣歷史上受到中國相當的影響,不可避免的,這種阿Q主義也浸透了部分台灣人的內心,不免偶爾就會發作。

 

例如,國軍戰鬥力低下,過去曾被美國專家嫌棄為「本來以為是以色列,沒想到是巴拿馬」,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國軍虛偽造假,實質上不堪一擊的程度,而即使用上這些虛偽造假的數據,進行兵棋推演時,竟然還需要偷偷調整參數,才不會推演出顏面盡失的結果,如此自欺,卻欺騙不了別人,美國對台灣的實質戰力瞭然於胸,早就有許多不論公開或不公開的研究,指出國軍的戰力遠遠不及應有的程度,甚至無法負起撐到「美軍來援」的最基本要求,各項改革都需要提高預算投資,不光是只有購買武器,美方屢次向不分政黨政治領袖示警與提出建議,卻都被當作耳邊風,最後竟然只好交由一個白目的政治人物來代言。

 

也不需要美國人來告訴我們,每個服過義務役的國民,或是志願役的軍人通通都知道,國軍平時任務優於戰時任務,不論義務役志願役,九成以上時間都浪費在與提升作戰能力無關的庶務與不必要雜務之上,任何一個當過兵的人,都會說當兵真是浪費生命,這是幾十年來國民的常識。

 

國防是國家生存最重要的一環,人盡皆知的問題不去積極想方設法改善,反而是當有人說出這些常識時,竟然說這是打擊民心士氣。

 

這不就是中國人的「張外夷之氣燄」論調?認為民心最重要,而不是積極檢討缺點,建立精實的戰鬥組織與精良的軍事武器,這不就是倭仁的「根本之途,在人心不在技藝」?

 

就算講究民心士氣,從過去的戰史可知道,真正的士氣來自具備實質的戰鬥力,而不是虛假的宣傳,歷史上虛假宣傳最成功的例子莫過於義和團,自認刀槍不入自信滿滿,但是義和團只有最開始接觸會無畏的往槍口衝,人類是有智慧的,馬上發現根本沒有刀槍不入這種事,之後一見到聯軍就鳥獸散,根本毫無作用,反倒是原本就很清楚雙方戰力差距的聶士成手下的正規軍,才真正發揮戰到最後的武勇精神。

 

要當現實主義的現代人

 

過去戰俘營的戰史知識也是述說同樣的原理,在戰俘營中,每天宣傳樂觀的自我安慰虛假觀點,說馬上就會有援軍來救出他們的人,都很快失去生存意志死在戰俘營中,只有一開始就認定自己很可能永遠都不會被救出去的現實,並據此做出應有的調適與準備的悲觀者,反而撐到最後。

 

台灣人要當現實主義的現代人,還是愛國主義精神勝利的中國人?

 

鼓吹義和團、大躍進、「傾向於擺出更加無畏的姿態」,這些中國人的惡習,都只會讓國家更衰弱並成為笑柄,我們在嘲笑中國人的玻璃心之餘,也應該「去中國化」,拋棄那些「立國之道,尚禮義不尚權謀;根本之途,在人心不在技藝。」的迂腐思想,只有現實主義,才是維持獨立自主不受侵犯的唯一真理。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

 

【延伸閱讀】

藍弋丰專欄:國運籤抽無籤的數學習題與歷史教訓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