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教授被爆師生戀、劈腿、約會強暴 輔大進行性平調查

上報快訊/陳昱婷 2019年03月05日 17:30:00

輔大沈姓副教授被指控曾與女學生發生性行為,甚至傳染性病。(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輔仁大學一名沈姓副教授,2月1日在社交平台Dcard被爆料與多位女學生同時交往、發生性關係、並傳染性病,還有位「女友」曾為他墮胎,甚至女學生表示,兩人第一次性關係是被沈「約會強暴」。

 

2月1日,一名輔大已畢業女學生在社交平台「Dcard」發文,表示沈姓副教授「你是我最痛苦的回憶」,她表示2015年曾修習沈的課,當時沈便透過臉書主動約她吃飯,兩人多次聊天喝酒,並返回沈住家續攤發生關係,兩人在女方畢業後也持續「情人」關係。

 

雖然女方在兩人往來一個月後就在沈姓副教授住家發現女性用品,不過她依然選擇相信沈的辯解。

 

兩人藕斷絲連直到女方畢業三年後,女方發現一名與沈姓副教授論及婚嫁的女友寄信對他表達思念,並透露已為沈墮胎。此發現讓爆料女生憂鬱症復發,並引起焦慮症及慢性疼痛症,嚴重時甚至無法下床,她更在文末泣訴:「他把我搞得不成人形,或許就是我活該死好自作多情。」

 

女學生說明她第一次與沈姓副教授發生性關係是被迫的,以下是她的說法:

 

【第一次性關係是女方非自願性發生的權勢性交】

 

第一次先是以半強迫發生性關係,(非自願性)後來他的確在教職學期間與女學生再度來往,卻在此事情爆發後不敢承認。

 

其實當初是沈主動追求,女學生是欣賞老師沒錯,因沈的教師形象,追求正義、為不公義的事打抱不平,也時常在課堂中談到兩性平權的觀念,在女方修的課程中探討權力、平等、對社會說真話的意義,也以崇拜陽具脈絡下反對父權體制的壓迫。


(沈在外形象就是如此,我也不必多說。)

 

但就是如此女方才會信任,認為沈為人正派、有正義感、誠實…等等的正面形象。

 

沈私下對她表示喜歡、釋出善意交往,讓女方誤以為彼此建立在真誠以對的基礎上。

 

有次他們相約在研究室聊天,談論到達達主義電影,沈就約女學生去他家裡一起取暖看電影,如對話中那樣。

 

女方帶了筆電去了男方家中,男方直接帶女方進入房內,他們就在房內一起看電影,後來沈清楷表示睏了想睡,關燈後就開始親吻跟摸女學生下體,女方當下閃躲並表示:「不想在師生期間發生關係,再半年就畢業了,等畢業後再說。」

 

可是沈仍然堅持要:「今天先搞了再說!」並對女方的態度跟語調都像變了個人似的,說:「你又再拒絕我!」「我們現在搞跟畢業後搞並沒有不同」「我現在就要先搞你」女方有再次拒絕!

 

後來女方不理他,雙方就睡著,直到凌晨趁女學生睡了先是將自己身體重量壓在她身上強脫內褲,並摸她下體將生殖器直接放入。

 

女方喜歡你不代表你可以硬上她!

 

女方當下不敢大力反抗,因為想到他剛才的態度具威脅性又因為女方當時大四下已快畢業,有兩堂課都在沈的班上,深怕大力反抗拒絕到底會遭沈報復。

 

完事後已經是凌晨4:00了,這個時間點回家會被爸媽講話,又加上沈馬上用甜言蜜語攻勢讓女學生相信沈是真心喜歡她才這麼熱情激動的,才留下的。

 

沈用肢體親密動作讓女方誤以為他是真心而陷入感情,而沈的手段就為的是再次騙炮,只當女學生為玩物,以「我有我想做的事,必須取捨」為由跟女方形成「會打炮的朋友關係」簡稱「炮友」

 

沈既沒認真想在一起,卻不斷哄騙女方是自己在乎的人,但有重要的事要做,必須取捨,具體是什麼事也說得模糊不清,一下說:「自己的薪水不夠用,爸爸自殺欠債,不想讓女方辛苦」一下又說:「自己是台獨份子有人在監視他,他身份敏感,為了女方安全,不方便在一起。」

 

另一邊跟女方說有感情、還愛著、只是有一些事要做…等等的話,但又照常發生性關係,而且劈腿對象目前估計有7人(4人學生、3人校外)被同樣模式對待。

 

沈還怕女學生去跟校方說,所以一直以對女方有感情為由要求女方將訊息全部刪除以保障他們兩人的關係,但事實上只是他怕被學校發現被解聘罷了。

 

沈性生活複雜也從不承認,還用詭詐伎倆煙滅證據,之後在105年8月底與女方發生完性關係後,女方查覺下體長水泡又癢,就醫驗血後證明感染性病(HSV2型-生殖器皰疹病毒)此病毒會跟隨一生,這事導致女方無法接受這樣的傷害,反復不定時復發,嚴重影響女方新的生活,才引起焦慮症跟腦神經衰弱。

 

出面公開此事目的並不為了報復,也不是因為女方得不到沈或得不到他的愛才憂鬱症而心生報復!

 

女方早有自己新的生活了,並不想再提起這不堪回首的過程,但這個惡夢卻不斷纏著她,性病時不時會復發長期累積造成「創傷症候群」,讓她覺得自己很髒,無法面對自己現在的婚姻生活。

 

但由於家人與朋友的支持,讓她勇敢站出來,為更多躲在黑暗中不敢出面的受害女學生給予勇氣,要讓沈還給受害方一個公道。

 

*當事人說:「受害人就到我為止!」「不要再有人受害了!」

 

目的是要喝止沈再次用同樣方式,用自己的教職身份、學運中、節目中的正義形象欺騙女學生!

 

由女學生父親向性平會檢舉,並且已在保密調查中,為保護被害人,而且受害人數持續增加中。

 

現在沈揚言對所謂的「惡意不實指控」做出法律追訴,其實根本沒有他所謂的不實指控,全都是事實且有當初的對話紀錄證明還有驗血單據,如對紀錄證明有作假嫌疑,我們可向法院申請鑑定原圖是否偽造修圖!

 

「代言人」提出對話記錄截圖

 

2月26日,自稱該位名女學生代為發言人的帳號在臉書PO出女學生的對話紀錄、醫療證明、沈姓副教授住處與其睡覺照片等,並呼籲「此事不能石沉大海,就此不了了之,我鼓勵並支持她們勇敢出面,為的是遏止沈姓副教授利用自己老師正義形象卻在私下約炮,把女學生當成玩物。」並且表示已有4名受害女學生向他聯絡

 

根據這名代言人提供的資料,沈姓副教授以「取暖」為由首度邀請女學生回住處,並與女學生互傳「熱吻」(Gros bisous)訊息,而在105學年度上學期末(2016年1月),有學生在教學評卷上批評沈姓副教授「這位老師跟某位系上女學生有親密的活動,因此這位老師所給我的感覺無比噁心,每每上課與之面對,我皆無法舒心地上課。」沈姓副教授懷疑是爆料女生朋友所為,因此警告女生「不要跟他們說,免得麻煩啊!」

 

代言人也表示,女學生在2016年8月與沈發生關係後,感覺下體長水泡又癢,就醫驗血後證明感染性病「HSV2型生殖器皰疹病毒」,沈卻辯解「是你抵抗力不好」。

 

代言人PO出檢驗證明,HSV2型生殖器皰疹病毒呈陽性反應。(圖片取自臉書)

 

不過當女學生不斷向沈姓副教授追問兩人到底是何種關係,但沈都表示只將女學生當朋友,「我需要做我想做的事情,必須取捨」,女學生追問「我都不是你女友嗎?還是你炮友?」沈回答「當然都不是啊!」當女學生要求一個明確的答案,沈卻說「曾經是女友。」

 

1月31日,女學生決定爆料前夕,沈對女學生表示「不管你怎麼說都已經過去了!你到是要好好保重就是。」女學生追問,「我們可以再維持我們的關係嗎?你是不是不愛我了?」直到2月1日凌晨,沈僅回了一個「YES」的貼圖,最後在女學生爆料前一刻表示「你好好保重自己,就是了!」

 

女學生在Dcard爆料之後,沈姓副教授再度聯絡上女學生,表示「無論如何,我欠你一個公開道歉以及應有的處置,等我這幾天回過神,再跟你細說,」並在2月12日保證,會在2月18日以前承認他「有道德瑕疵,在任教期間與不同女同學發生關係,並為此事件對她們道歉!」且保證不會對女同學提告,甚至祝福她「你要好好過日子。」

 

不過到了2月18日,沈姓副教授沒有任何道歉行為,只透過系上發出聲明稿,表示「事件已進入性平會審查程序,我身為當事人,應當靜待調查,因此恕我暫不回應」,並警告「針對這個過程中惡意散播片面不實指控者,我也將採取法律追溯。」

 

代言人更指出,沈2月25日在電話中對女學說「我不可能對你公開道歉」,並要女方「要好好保護自己」,因為「我不會將你的名字留給我朋友,但我的朋友們(或支持者們)想對女學生展開輿論攻擊」、「怕你精神上脆弱會承受不住這樣的攻擊。」

 

沈姓副教授發出聲明,警告「針對這個過程中惡意散播片面不實指控者,我也將採取法律追溯。」(圖片取自輔仁大學網頁)

 

該篇Dcard爆料文已被刪除,輔大校方也表示,該事件已由性別平等委員會調查處理中,而沈姓副教授則是請長假,其課程和導師業務由其他教師代理。(彰化縣推掉2020燈會主辦權

 

【熱門點閱】

【拖半個月才承認】中油苗栗礦場漏油5千公升 汙染水源最高罰50萬元

●【未戰先互嗆】立委猛攻「兩岸」 蘇貞昌爆氣:請你批評一下習近平

●自稱「溥儀」再扯小燈泡是閻羅王 王景玉:送她投胎才下殺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