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西藏的「內地班」  恐種下中國百年動亂的種子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19年03月08日 07:00:00

北京急就章的漢化作法,後遺症很大,恐怕種下未來中國百年動亂的種子。(湯森路透)

北京除了把維吾爾族男性關集中營外,還用了許多手法強迫漢化,大部份是用武力強逼,但也有用經濟利益誘惑,比如像在西藏和新疆辦的「內地班」,讓成績好的少數民族小朋友受漢語教育,然後到內地唸書,從下一代下手,逐步漢化。維吾爾、西藏和蒙古這些文化的消滅固然令人感傷,但北京急就章的作法,後遺症很大,恐怕種下未來中國百年動亂的種子。

 

多種族治理令人悲觀

 

多民族國家的治理,一直都是困難的事。人多欺負人少,拉到種族的層次,可以是相當可怕的後果。近代的大規模慘無人道屠殺,幾乎根源都來自種族衝突。希特勒殺猶太人、土耳其幾乎將亞美尼亞人滅族、盧安達的大屠殺,這些都是百年、幾十年間的事。人類的幾千年文明,並沒有在這方面進步多少,甚至可以說是退步的。亞歷山大帝國、羅馬帝國、鄂圖曼帝國、蒙國帝國,甚至是大清帝國,這些多種族大帝國,在多數時候都是多種族、多宗教文明和平共處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正因為帝王擁有帝國裡的一切,帝王雖對其子民時有偏愛,但賢君都知道要保護少數,不容多數隨意欺負少數。北京城裡的喇嘛廟、大小清真寺,就是帝王家包容子民不同種族、不同信仰的象徵。漢彌爾頓和麥迪遜在美國制憲的時候,都曾稱讚過君主制的這個優點。
 

真正多種族治理成功的,只有瑞士,連美國和加拿大都不算。(湯森路透)

 

但這樣的帝國,本身就不可能長治久安,一旦帝國的控制因為勢力衰落而弱化,或是帝國經濟出了問題,帝制就會失去這種包容的精神,族群之間,又會因為生活方式、語言和長相的不同而自然分出彼此,進而產生衝突,如果再加上經濟資源分配的問題,你死我活的鬥爭,就成了必然的惡果。

 

但現代西方民主自由的世界,有比較好的方法對付多種族治理嗎? 

 

我個人是持悲觀看法的,真正多種族治理成功的,只有瑞士,連美國和加拿大都不算。但美國和加拿大的例子,卻告訴我們,多種族但具有共同語言、文化,是可以用制度保護少數,而透過資源的「把餅做大」、雨露均霑,避免嚴重種族衝突。

 

小的要獨立,大的很生氣

 

瑞士怎麼辦到,可能幾本書都沒辦法交代清楚,更重要的是,瑞士的經驗幾乎是無法複製的。中國的菁英領袖,不可能把瑞士的歷史讀了一遍,就可以設計一套「五族共和」的漂亮制度。加拿大的英法兩語系,在某種程度上,類似瑞士的德法義並存,但英法族群,一大一小,在事情順利的時候,「大事小以仁」,英語族群可以一直讓步,一直提升法語區的地位,但事情不順的時候,分裂的聲音就出來了,小的要獨立,大的很生氣。這種循環,會在加拿大一直上演,雖然最後都會在加拿大不斷成長的經濟下,得到雙方互相容忍的結果。但誰知道,如果再來個大蕭條,英法語的衝突,是不是能和平解決,繼續維持加拿大的現狀,誰也沒把握。

 

共產黨想藉由漢化帶來的經濟利益,勸誘少數民族漢化融合,最終也會碰到中國的經濟問題。(湯森路透)

 

美國的多種族社會,才是真正可複製的模式,但美國的條件,又不是中國可以簡單達成。美國的多種族治理,有三個條件。第一是英語。美國只有一個英語文化,移民帶來許多不一樣的種族、文化和語言,但最後這些異文明,都會被吸納到獨大的英語裡,移民第二代、第三代,逐步遺忘上輩母語,而只用英語,完全是因為英語的獨大性。杭亭頓憂心西班牙語的盛行,「第二官方語言」的推動,最後會危害到英語獨大的地位,而讓美國社會陷入分歧,就是這道理。但我覺得他太悲觀了。拉丁裔族群在美國絕對不可能變成超過半數的族群,英語的霸權,不可能遭到撼動。只要網路效應的利益存在,英語就是唯一共同語言。

 

對漢族的反撲將會非常血腥

 

所以共產黨的強制漢化,放在統一語言和文化的脈絡下看,本身並不是壞事一件。但這種非志願性的漢化,背後代表的「以多欺少」的意義,是如同殺人老母般的深仇大恨。越把漢語和漢文化,放在少數民族的頭上,反彈的力道就越大,等到共產黨控制能力變小的時候,對漢族的反撲將會非常血腥。

 

避免人多欺負人少的問題,是多種族治理的首要課題。獨裁的君主用「善意的帝王」作為仲裁者,壓制族群衝突。民主社會,則是用憲法的三權分立、憲法人權保障和「違憲審查權」來做到少數權益得到保障。現在共產黨的作法,不但不是善意的獨裁者,反而是帶頭加害少數的幫派老大,共產中國更沒有一套民主法治的制度保障少數。胡搞瞎搞的共產黨,讓「漢化」變成了一個惡魔的名詞,連帶漢人子子孫孫都要遭罪。

 

非志願性的漢化,背後代表的「以多欺少」的意義,是如同殺人老母般的深仇大恨。(湯森路透)

 

民主法治是美國多種族治理的第二條件,其第三條件則是蓬勃發展的經濟,讓原本會依族群分彼此,而在爭奪資源時變得醜惡的種族衝突,變得師出無名。大家忙著發財,忙著在自由的天地實現自我,哪裡有空分彼此惡鬥?所以人家說,皇后區出生、一輩子混曼哈頓的川普是種族主義者,我一點都不相信。紐約富商,忙著和各色人種交易賺錢都來不及了,還有時間種族歧視?

 

而美國的這三條件,又相輔相成。因為商業利益都靠單一語言交易,形成移民、移民後代都因利益而自然選用英語。而統一的語言,又將經濟體內的交易變得容易而發達。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民主法治,讓少數都相信權利得保,而能放心的融入社會,從事經濟創造,轉而讓經濟更為發達。團結在語言和憲法下的美國人,就這樣變成多種族治理的模範。雖然美國的制度仍舊有隱性種族歧視的問題,但只要經濟一直發達,納粹光頭黨之流的白人至上主義,就只會是社會的邊緣人,成不了氣候。族群衝突的最惡結果,在南北戰爭後達到高峰,再來就不會復見了。

 

反觀中國,共產黨想藉由漢化帶來的經濟利益,勸誘少數民族漢化融合,最終也會碰到中國的經濟問題。不自由、不民主的中國體制,已經走到極權國家經濟發展的最大限度,餅已經快要做不大了,漢族慷慨地讓少數民族分享經濟果實的日子,就快過去了。

 

這時候的強制漢化,是往死胡同走,害人害己。

 

【延伸閱讀】
●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台灣比日本民主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