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人物達賴喇嘛】流亡一甲子 他盼有朝一日能回中國

高詣軒 2019年03月09日 15:30:00

第14世達賴喇嘛已流亡一甲子。(美聯社)

時間是冷冽的二月天,在印度北部的岡格拉山谷(Kangra Valley),第14世達賴喇嘛自他在達蘭薩拉居所的禪坐中站起。走出屋外,聚集在他眼前的,是來自包括泰國等各地前來的約300名信徒,達賴像是個大孩子一樣,一下是拍拍額頭,又是抓玩信徒的頭髮、捏捏他們的鼻子。

 

現年83歲的達賴喇嘛,一直是西藏佛教的精神象徵。

 

「我們70億人類,在情感、心理與生理上,都是一樣的。」達賴近期接受美媒《時代》雜誌(TIME)訪問時表示,「快樂的人生,是每個人都想追求的。」

 

然而,隨著年事漸長,達賴的活動逐漸縮減,不再能像以往般四處出訪。此時,曾將達賴斥為「惡魔」的中國政府,卻正在趁勢增加對佛教界的影響力。據《時代》報導,中國為推動習近平提倡的國族主義,已在1月宣布會在未來5年內,斥資數百億元推動宗教發展計畫,期間也會將佛教「漢化」,把這項來自印度的信仰,重新包裝得彷彿源自古中國。

 

 

中國撒錢扶持佛教 《時代》:不想讓達賴專美

 

為了「重新打造」佛教,中國錢確實已經開始往外淹。據《時代》雜誌,中國政府已經砸下約30億美元(約新台幣927億元),在巴基斯坦、尼泊爾等地重新包裝傳統佛教的重要聖地,包括在尼泊爾境內、相傳為佛陀誕生地的藍毗尼(Lumbini),也被中國「打造」成奢華的朝聖景點,機場、旅館、會議中心、廟宇與大學紛紛拔地而起。

 

自2006年以來,中國也舉辦世界佛教論壇,廣邀世界各地佛教徒參加,儼然想成為佛教界的領頭羊。與此相對的,達賴喇嘛的影響力似乎有式微跡象。據《時代》,自2016年以來,達賴喇嘛就沒有再與任何世界領導人會面。連給予達賴庇護的印度,善意也開始動搖:在達賴流亡60周年紀念時,印度政府以與中國關係「時機敏感」為由,未多派代表前去致意。

 

美國的立場也出現轉變?自老布希(George H.W. Bush)以來的歷任美國總統,都特意與達賴喇嘛會面,直到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之後,致力促使中國改革國家經濟,至今仍沒有會面達賴。

 

 

面對中國對世界局勢的主導逐漸權加大,達賴接受《時代》訪問時仍表示,總盼著有朝一日能會回到中國,到當地的佛教聖地朝聖,「我只不過是誠心地想為中國的佛教徒服務。」

 

達賴喇嘛在1974年時表明不會再追求西藏獨立,承認政治的現實面,西藏只能是中國的一部分。他轉而追求西藏能有更高的政治、宗教與文化自由,但中國政府並未因此放軟,幾次批評這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披著羊皮的狼」、「分裂主義者」。在此局勢下,達賴恐怕很難實現回國的心願,《時代》也引述哥倫比亞大學現代西藏研究學者圖特(Gray Tuttle)表示,「牌都在中國手上。」

 

 
 
 
 
 
 
 
 
 
 
 
 
 
 
 

TIME(@time)分享的貼文 張貼

 

受訪再回憶1959 他不忍苛責自焚藏人

 

傳說中的達賴喇嘛,是菩薩為了拯救人類,脫離涅槃而化身在人間的,似乎也注定了他要為凡人受苦的宿命。現任達賴喇嘛在2歲時認定為轉世活佛,在嚴厲的教導下,度過了寂寞、辛苦的童年。達賴回想:「有時候我的導師會拿鞭子威脅我。鞭子是黃色的,是專門用在達賴喇嘛的,但真正打在身上,哪有會差別?—holy pain!(超級痛)」

 

鞭子的痛,還只是顛沛人生的開始。據《時代》,達賴本來預計18歲接下政治職務,但在1950年,面對毛澤東中國軍隊的威脅,西藏政府在達賴15歲時就賦予他完整職權。當時毫無政治經驗與足夠知識的他,被迫與前來侵門踏戶的軍隊正面協商、也要安撫西藏內憤恨不平的子民。

 

中國佔領西藏後,竟稱佛陀為「反動」,引發270萬信眾強烈不滿,局勢逐漸惡化,其後又傳出達賴將被中國綁架或暗殺,終在1959年3月時,雙方爆發武裝衝突,最後導致達賴出逃。達賴喇嘛受訪時回想當年情景,中國的部隊仍歷歷在目:「就在布達拉宮前,河的另一岸,中國砲兵部隊就在那裡。之前槍砲都還蓋著,但在15日到16日間,所有槍砲孔都解除覆蓋,我們那時就知道嚴重了。在17日早上,我決定逃亡。」

 

 

達賴喇嘛離開後的西藏,屢傳文化與宗教自由遭中國政府打壓,面對高壓統治,部分西藏人也以極端的方式表達抗議。據《時代》,2009年以來已有超過150名西藏僧侶、民眾選擇自焚,對此,也有許多人批評達賴未明確譴責自焚抗爭。受《時代》訪問時,達賴表示,自焚事件讓他左右為難,「如果我譴責了,他們的家屬會非常痛心。」但達賴也呼籲 ,自焚無助問題解決。

 

中國政府則極力否認侵害西藏人權,轉而強調統治下的西藏,已從過去交通不便、土地貧瘠的困境中發展茁壯,人民生活水準提高。自1980年代以來,中國也砸下超過4.5億美元翻修西藏重要的宗教設施,截至2023年結束前,更已經編列約2.9億美元相關預算。基礎建設方面,也已批准970億美元的建設計劃,將數座新機場、公路網深入西藏。

 

達賴與信徒交流。(美聯社)

 

有始就有終 達賴:停止轉世也「沒關係」

 

政治上的無能為力,達賴喇嘛近年則投入探索人類的意識,也免不了面對自身轉世的問題。在2月西藏新年的一系列講道當中,達賴喇嘛暢談人工智慧永遠無法取代人心,也呼籲信徒不要拘泥教條,「佛陀告訴我們:『不要相信我對信仰的教導,而要透過徹底的研究與驗證。』所以,如果有些教導違反理性,我們就不該接受它。」

 

達賴自小對科學感興趣,天生理性的一面,也讓他開始反思身為第14世達賴「轉世活佛」到底是什麼意思。達賴受訪時說,他當年的導師覺得很奇怪,怎麼上一任的達賴很喜歡馬,但他本人卻對馬無動於衷?

 

 

達賴更表示,政治權力的轉移,或不該以轉世制度,「達賴喇嘛的制度總有個開始,也就是說,也總會有這個制度變得不合時宜的時候。要停止(轉世),沒問題,我不在意。我看那些中國共產黨的人,比我還要在意呢。」

 

中共確實在意的不得了:在1995年達賴曾指名另一重要活佛「班禪喇嘛」的轉世人選,但該人選其後遭到中國「保護監管」,至今下落未對外公開。可以想見,待現今的達賴完成此生的任務,「很可能中國政府已準備好(選擇下任達賴),」哥倫比亞大學西藏學者圖特表示,「這很荒謬。」達賴則表示,有關決定轉世事宜會「由西藏人民決定。」

 

中國官方認定的「第11世班禪」出席政協,手撫額頭。(美聯社)

 

端坐在變化萬千的局勢,達賴關注西藏問題外,也對全世界的人民表示關懷。受訪時,達賴對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表示質疑,也支持更開放的移民政策。針對歹戲拖棚的英國脫歐,達賴也不太贊同,表示自己「一直很欣賞」歐盟。

 

「西方社會,包括美國,都太過導向物質主義的生活了,」達賴向《時代》表示,「那樣的文化會造成太多的壓力、焦慮、忌妒,太多這些東西。所以我的第一要務,就是提倡內在價值的體察。」達賴呼籲,從幼稚園起就該培養孩子「照顧情緒」的能力,這是不分宗教的,「身為人,我們應該更認識自己的情緒系統,才能克服毀滅性的情緒,變得更冷靜,充實內在的平靜。」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