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反核學者也反東京奧運  不惜當壞公民

宋瑞文 2019年03月11日 07:00:00

小出裕章於演講中解釋輻射管制區的概念。(網路截圖)

如同精緻廣告所呈現的,2020東京奧運是令人期待的跨國盛事。然而,曾經來台演講的前京都大學原子爐實驗所助理教授小出裕章,在近期發表致奧委會公開信,他認為東奧分散了對福島危機的關注,眾人應仗義執言,揭露核災所帶來的被曝風險。

 

關於核災初期,核污染如何影響了人們的生活。小出裕章描述道:「撤離的程序相當逼促,人們只能帶走必須品,大部分私人物品、牲口乃至寵物都留在原地....最初他們搬到臨時避難所,然後是一間小屋,每2人一間小房間。無論如何,他們被隔離於本來社區,家庭被迫分開,很多人無法應付以致於崩潰。」



「一個社區的結構被改變了,日本文化中幸福的概念,本來與其他地方無異,現在也被撼動了。甚麼才是幸福呢?它意味很多簡單,卻不被容許的事情——例如,與家人、朋友、鄰居、情人一輩子共同生活。但在福島,避難災民的幸福戛然而止。他們完全無法料到,他們失去了本來擁有的一切。」

 

民間製作的福島核災土壤污染地圖。以車諾比標準(37000貝克/平方公尺)為界,超過用黃色來表示,而日本規定4萬貝克/平方公尺以上為管制區。(出處

 

緊急避難的災民,失去了生活的基礎,然而,受核污染威脅的人,遠遠不只如此。核災的輻射落塵,還影響到強制撤離區之外的大面積區域,污染程度已達「輻射管制區」(Radiation Control Area),也就是禁區,通常是核工程師和專業人員才能獲准進入。



依法,沒有人應該在管制區內飲食和過夜。日本政府卻容許百萬計的居民,生活在與「輻射管制區」同樣污染的地區,而不作類似管制。這有違本來的法例。儘管如此,日本政府仍以「緊急情況」為由,來合理化這一切。

 

民間組織製作的福島土壤輻射污染地圖,強調4萬貝克/平方公尺以上即為輻射管制區。

 

於是,大量居民,包括嬰孩與兒童,被迫生活在與「輻射管制區」同等污染的地區,每天面對輻射被曝的威脅。日本媒體沒有如實報導福島的污染風險和目前的真正情況。大部分日本人並沒有察覺,其實福島仍在核安全的緊急時刻。

 

小出裕章指出,奧運總是被政府作為推銷民族主義的宣傳,且政府正需要這種大型活動,分散巿民對真正危機的關注。同時媒體又創造出奧運狂熱,令反對2020奧運的人變成「壞公民」。日本公民配合政府,「好公民」會去指控「壞公民」,令後者遭到反對。

 

民間團體「拒絕2020東奧」製作的東奧危險地圖,提醒相關活動將遭遇核輻射被曝。

 

「如果我的國家把2020東京奧運,視作比拯救無辜巿民更重要的目標的話,我寧可做一個壞公民。」「奧運會的主辦國,竟然處於核安緊急狀態,這本身已荒謬。任何參與的人,一方面既要面對輻射被曝的健康風險,另一方面,其他人的沉默與否認,其實也是共犯。」

 

因為核災污染而對東京奧運有疑慮的人,除小出裕章外,還有作家廣瀨隆,與福島當地團體代表等。有抗議團體做巡迴演講,或連署抗議活動,提醒參與東奧將遭遇的被曝風險。

 

小出裕章解釋,污染達放射線管理區域的程度,禁止飲食與出入,而關東不少地方如此。

 

舉辦大型國際盛會,是許多國家提升能見度,甚至是刺激經濟的手段,然而,包括日本在內,近年也有不少批評的聲音,就像前述的反東奧行動。台灣作為爭取國際曝光的國家,不妨冷眼旁觀,在利弊之間做出周全的衡量。

 

 

※作者為專欄作家,環境資訊中心、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等專欄本文關於小出裕章公開信的編譯,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關鍵字: 東奧 反核 被曝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