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第三次峰會勢在必行

南方 2019年03月15日 00:02:00

不管是為了繼續推進美國眼中的「全面無核化」,還是圖謀推進其在印太的更大戰略,川普政府都不會放鬆對朝外交攻勢。(湯森路透)

第二次「川金會」無果而終,美國總統川普斷然決定終止談判,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亦是意興闌珊地提前歸國。

 

最新消息指,在新的首腦會晤中遭遇挫敗的朝鮮,重新開始恢復一處位於東倉裡的遠端導彈發射基地。

 

在河內舉行的「川金會」,跟第一次相比,不僅深具地緣政治色彩,象徵意味更為濃厚,而且其歷史意義可能將隨著國際局勢和大國關係的演變,變得愈益突出。

 

美國提議並經朝鮮同意,確定越南為舉行第二次高峰會的地點,既是看中其地理位置適中、且與各自國家均保持良好關係,又是由於其可資借鑒的經濟改革成就、與兩國關係的發展前景特別是獨特而顯著的地緣戰略價值。

 

越南和朝鮮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政治制度、價值觀、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與美國的戰爭歷史。

 

因此,依靠積極融入國際社會、推行革新開放逐漸富裕起來的越南,被美國當作向朝鮮展示的一個活生生的榜樣。

 

川普政府想讓平壤知道,只要它願意作出改變,就能像越南那樣得到其支持,快速發展經濟,並可能與其建立有意義的關係,開展地緣戰略合作。

 

川普正在下一局「大棋」,中國是首當其衝的目標。在其擔任總統的第一年,就罕見地確定了美中關係基調,並調整國家安全戰略,明確將中國定義為其戰略對手,決意與中國開展戰略競爭,並為此啟動了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首次公開系統闡述「印太」概念,即是在越南峴港舉行的APEC峰會上。

 

無獨有偶,當川普政府展望「川金會」在何處進行之時,再度將目光轉向了中南半島關鍵國家越南,其中蘊含了深刻的地緣和戰略考量。

 

可以認為,在美國的政策規劃中,希望越南成為未來其在亞洲實施印太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實現這一目標,將成為美國完成在該地區政策部署的關鍵一環。

 

在美國的政策規劃中,希望越南成為未來其在亞洲實施印太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湯森路透)

 

就新一輪無核化而言,朝鮮同意施行全面無核化後,美國向其提供支持,幫助其恢復和發展經濟,是川普政府鼓勵金正恩政權完全棄核的重要策略。

 

川普政府深一層的意圖可能是,向朝鮮領導人表明,美國能夠忘記戰爭仇恨,與共產主義國家和平共處、改善關係、積極發展更高層次的關係,並且能夠履行承諾,促進其經濟發展。只要金正恩下定政治決心,兩國就能跨越歷史鴻溝,邁向一個更積極的未來。

 

同時,川普可能也在暗示,朝鮮可以與美國發展類似於美越那樣的逐步超越建設性範疇、更具戰略性的關係。

 

與共產主義國家發展建設性的、甚至戰略性的關係,並鼓勵其融入自由國際體系、通過經濟自由促進政治自由,是美國的公開政策。

 

與此同時,美國不準備在不具備條件情況下強制有關國家實現政治跨越。它很有耐心。但在未來,它不會拋棄這一基本政策,相反,會始終堅持以和平方式促進有關國家的政治轉型。

 

中國被視為偏離了其方向,不僅強化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威權主義體制,而且被認為有意重塑現存國際秩序和地緣生態,改寫國際規則,進而挑戰美國的全球戰略利益。

 

為在與中國的戰略競爭甚至對抗中取得優勢,美國需要擴大、完善並強化其在印太地區的盟友與夥伴體系,實施一項持久的「大戰略」,而印太戰略正是其關鍵支撐。

 

美國前國務卿蒂勒森曾說過,美印是分別處於印度-太平洋東西兩端的民主燈塔,是天然的盟友,在印太戰略的頂層設計中,印度扮演關鍵支柱角色。

 

但在遼闊的印太地區,美國還需要更堅實的盟友與夥伴體系,支撐其在地區的戰略圖景。在中南半島,可能重點爭取越南,而在東北亞,說服朝鮮,則至關重要。

 

因此,以美國在印太的「大戰略」為背景,美國在地區推進任何政策,與中國開展戰略競爭,都將是重要考量因素。在朝鮮半島新一輪無核化過程中,如何構建美朝新型關係尤其是軍事安全夥伴關係,自始至終都是川普政府推動對朝談判的重要工作內容。用白宮官員的話說,在朝鮮問題上,川普期待一份「大交易」。

 

在這份大交易裡,兩國在軍事安全領域開展地緣戰略合作、使朝鮮成為在東北亞與韓國一起支撐「印太戰略」支點是關鍵環節。

 

從這個意義上講,美朝領導人在越南會見的挫敗,直接影響了川普政府構建印太戰略框架體系的外交努力。

 

不管是為了繼續推進美國眼中的「全面無核化」,還是圖謀推進其在印太的更大戰略,川普政府都不會放鬆對朝外交攻勢。

 

另一方面,在國內飽受政治攻擊的川普,如若在推進對朝策略中失敗,將對連任造成難以估量的影響,因此,從政治需要而言,他也渴望取得一場勝利。

 

而從朝鮮方面說,如若其維持過往的核強硬政策,就不可避免地受到更大強度的制裁和施壓,使其瀕於崩潰的經濟社會狀況「雪上加霜」,因此也不會輕易退出外交轉圜帶來的良性態勢,美朝都有強烈的動機和意願繼續和平談判進程。

 

可以預見,在經過新的磨合後,兩國很快將重啟事務級談判,並為新的首腦會晤作出鋪墊,儘管由於第二次「川金會」的挫折,下一次必定將會更加審慎。

 

※作者為中國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