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你願不願意 新冷戰的時代已臨

黃樂祈 2019年03月17日 07:00:00

新冷戰的時代已臨。希冀中美儘快和好繼而「雙贏」,異想天開。(湯森路透)

「倚勢則寧人、勢窮則力屈,這是自然規律。這條規律不是我們制訂的。當我們掌權時我們變得這樣,而以後的得勢者也將像我們一樣。」

 

——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

 

美國前鴿派「撥亂反正」

 

早陣子路經香港的誠品,看到一隅全都擺放中美關係的書籍,其中一本由麥田出版社翻譯,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2049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祕密戰略》(2015),不消幾日近乎搶購一空,有見及此便趕快在博客來下訂,結果也要多等一週才有餘貨。其受歡迎的程度,不證自明。

 

這本使作者在2015年榮獲中央情報局(CIA)局長傑出貢獻獎的著作,出版時正值習近平如日方中、中國大肆宣揚一帶一路和製造2025的日子。作為昔日大力支持中美交好的「前鴿派」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打倒昨日的自己」,指出北京政府長久以來都在密謀取代美國成為霸王。今日回首這個「舊」觀點,誠然感到有點「乏味」,畢竟當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國擺明想做國際老大。特別在華人社會成長的朋友,應不會對「原來中國想超越美國」之想法感到極奇意外。不過處境有異,成長於西方世界的作者在幾年前承認自己過去一直錯判中國的野心,在美國政、學界宛如半個未卜先知。是以,當上年年末32名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學者(包括一些原來的鴿派學者)發表聯合報告,警告中國政府的滲透勢力對美國威脅日益嚴重,白邦瑞可能會老懷安慰,自己的提醒終於在國內得到愈來愈多知音。

 

白邦瑞長年為美國政府工作(書中作者曾提及自己作過間諜),筆者認為他對中國的野心分析的確到位,但所謂各為其主,他對中國的不滿和對美國的讚美還是需要讀者謹慎過濾。英國古典學家鮑拉(Maurice Bowra, 1898 ~ 1971)就說過:

 

「雅典提供一個指標性的反駁,顯示民主制度並不好戰或不渴望建立帝業,只是樂觀的幻想。」

 

白邦瑞似乎不認同中國稱美國為「霸王」的說法,但誠然這純屬角度問題,如果找個中、南美洲或墨西哥人來查問,可以想像贊成中國者居多。書中也舉了不少美國上世紀於中蘇交惡後對北京各方面支援的例子,以證中國忘恩負義。筆者無意否定美國確實對現代中國發展有諸多貢獻,但相關舉動部分源於美國欲打擊前蘇聯的戰略,而非全然無私的捐獻。

 

自由主義容易令人忽視現實

 

說到底,美中交惡和冷戰時美蘇對陣的情況一樣,就是兩個帝國之爭。「中國夢」和「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其實如出一轍,只是現在美國的對手不同而已。正如美國國際關係學者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其名著《大國政治的悲劇》(麥田,2014)回顧美國建國後成為大國的歷程,反問:

 

「我們憑甚麼要求中國不模仿美國已經立下的典範?中國人比美國人更循規蹈矩?比美國人更宅心仁厚?更不受民族主義情感羈絆?更不在乎國家興亡?這都說不通。」

 

承認自由主義的樂觀與現實運作迥然不同,才能看通中美當下種種角力的端倪。(湯森路透)

 

承認自由主義的樂觀與現實運作迥然不同,或許才能看通中美當下種種角力的端倪。亦所以,精通中文的白邦瑞在書中多次引用中原典故,譬如借力使力、小不忍則亂大謀、避重就輕等,其實都非現代中國獨有,而是古今中外通用的「外交語言」。例如一戰結束後,美國就透過冠冕堂皇的「十四項建議」(fourteen points)之公海自由、取消貿易障礙、縮減軍備、解決殖民地問題、民族自決等倡議來打擊大英帝國的勢力,為實現「美利堅治世」(Pax America)做好準備 更多神野正史著,藍嘉楹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衝擊》(新北:楓樹林,2016),頁293至302。。又如書中屢提中國的技術間諜行為,其實在工業革命的年代於歐洲並不陌生,甚至連白邦瑞也承認美國有過這種「黑歷史」。相對猶在對美國民主高歌頌德的白邦瑞,提倡攻勢現實主義(offensive realism),對國際關係不存幻想的米爾斯海默還是比較高明。

 

一旦弄清楚「國際象棋」的殘酷,專長於政治外交的美國作家卡普蘭(Robert Kaplan)之提點就顯得非常明智:「抑制幻想,治國有望。」 更多杜默譯,《戰之華》(台北:時報,2002)頁63。當美國愈來愈多鴿派從自由主義「歸順」到現實主義,不再對「中美有共同利益」、「中國自由化對美國有利」等煙霧抱有希望,加上商人川普上台,就形成了美國鷹派開始重新主導政經格局的基石。難怪美國對中國開展貿易戰未幾,白邦瑞強調多年利用美國而壯大自己的「中國百年馬拉松計劃」就開始急速崩潰,中國今年2月的出口量比上年同期下跌20.7%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實例。假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所言「中美雙方在匯率的關鍵問題上達成共識,不搞競爭性貶值」屬實,而美國在這方面又不讓中國瞞天過海的話,基本上就是上世紀美國以《廣場協議》銳意打擊日圓、壓制日本出口的翻版,對中國經濟之重創,可想而知。

 

當然,政治話語權不單和經濟分不開,大國的爭鬥亦不可能離開軍事。白邦瑞的諫言對過分輕視中國軍力的人來說,誠有重要的參考價值。他指,五角大樓曾進行廿多次模擬南海兵棋推演,發現中國一旦使用不對稱的策略,就很大機會反敗為勝,因而推動了歐巴馬在任內採納「亞洲再平衡」的政策。不對稱者,除了彈道導彈,解放軍用的水雷、成本不高的神風敢死隊式老舊戰鬥機炸彈、戰術雷射武器等,其威力足以消滅美國海軍的每一支航空母艦戰鬥群。此外,白邦瑞也以為美軍弱點在於過分依賴太空衛星,很容易讓已有癱瘓衛星技術甚或反衛星飛彈的中國所壓抑。

 

美國夢醒,中國反撲

 

不過,這本書畢竟出版於四年前,事至今日,發展看來已有所不同。近日弄至日本洛場紙貴的《2020年「習近平」の終焉》,作者為前NHK駐美國總局長,現職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首席研究員的日高義樹,在華府的人脈極為豐富,於新書跟進了美軍處理中國威脅而制定的新體制。除了針對個別區域如南海的「美國海軍2025」計劃,美軍亦於上年10月起在關島作出能迅速摧毀中國重要軍事據點的部署等。另一方面,美國海軍似乎也承認過分依賴衛星的缺點,因而開發了極低頻(ELF)的通訊技術。可見美國近幾年並無坐以待斃,而是以中國作為假想敵,不斷改良武器和調整策略。

 

政治話語權不單和經濟分不開,大國的爭鬥亦不可能離開軍事。(湯森路透)

 

然而,就算美國對中國不再如以往「溫和」,中國也非毫無反擊機會。雖然近期傳出德國擬與華為簽訂反間諜協議可能是假新聞,但根據皮尤研究中心今個月初公開一項調查報告,德國人對美國的觀感並不好,表示德美關係不好者由2017年的56%急增至上年的73%。意大利欲參與一帶一路亦為歐盟帶來一股暗湧。就算美國在北約的角色以致它具威脅歐盟「使用華為就不會分享情報」的空間,美國和盟友的關係並不見得滴水不漏,北京當然會進行離間。另一方面,中國當然會繼續支持未「棄暗投明」的美國鴿派,以及持續如白邦瑞所說,向國際社不斷會呼喊「我們仍須時間改革」以爭取欺敵的招數。美國顯然佔優,但中國肯定會不住掙扎。

 

無論我們願不願意,新冷戰的時代已臨。希冀中美儘快和好繼而「雙贏」,異想天開。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時代論壇》觀點版作者

 

關鍵字: 新冷戰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