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經緯:「印太戰略」隱然成型 台灣也有角色

韋行之 2019年03月16日 07:00:00

縱使受到北京壓力,台灣無法參與重要國際組織,但仍可透過台美間行之有年的GCTF,達到實質合作的功能。(湯森路透)

2018年亞太政、經、安全情勢的不確定性,延續到2019年春天。2月底在越南河內舉行的「川金二會」在驚訝聲中破局,外界擔心北韓重啟核武與飛彈挑釁;美中貿易戰且戰且走,原本預訂要在本月進行的「川習會」達成協議,也因華府與北京談判陷入僵局決定延後。

 

在台海議題方面,就在美中貿易談判緊鑼密鼓之際,美國飛彈驅逐艦與彈藥補給艦再度通過台海,這是過去8個月來的第5次;至於習近平則是在元月2日的「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談話裡,語氣強硬地重申「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原則」,還宣布要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

 

上述事件的發展當然構成媒體聚焦的題材,因為它多涉及外交政治秀和聳動性的言論。但外界忽略的是,川普政府主導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已經如鴨子划水,低調地在檯面下成型,這才是構築亞太和平與穩定的基本架構,也是包括台灣在內的各國政府必須嚴肅進行的戰略佈局。

 

川普於2017年11月首次訪問亞洲時,正式揭櫫其「印太戰略」,當時外界仍多所質疑其具體內涵。經過後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安全報告等文件的政策定調,以及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副總統彭斯分別於7月與10月在公開場合的進一步論述與宣示,終於讓此一戰略的輪廓逐步浮現。彭斯藉由去年11月訪問亞洲,出席東協與東亞峰會、「亞太經合會」等國際場合,開始展開外交上「拉幫結派」的動作,項莊舞劍、意在中國。

 

「印太戰略」正拉攏新成員

 

包括日本、印度、澳洲等「印太戰略」的另外三根支柱,表面上刻意淡化與美方的合作,避免引發中國的不滿。例如日本首相安倍去年正籌劃訪問北京之行,以改革日中關係。印度總理莫迪今年5月也將舉行政權保衛戰的國會大選。澳洲新總理莫理森也面臨國內執政困境,但前任的藤博政府任內通過「反對外國勢力干預」相關法案,也駁回中國通訊巨擘「華為」建造通往索羅門群島海底電纜的計劃。日、印、澳這三個國家在私底下早已與美國建立「印太戰略」的合作。

 

去年11月中旬,美、日、印、澳四國就在新加坡進行四邊會議(QUAD),重申在印太地區維持與強化「以規範為基礎」(rules-based order)的秩序,以確保所有成員的主權、強壯與繁榮。

 

更重要的是,華府建構「印太戰略」的同時,也積極招兵買馬,拉攏其他新成員。例如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就在去年年底的東協峰會公開表示,東協儘管奉行「外交中立主義」,但面臨美中角力加劇,恐怕很難不選邊。東協成員國與中國的依賴關係有程度差別,但也無法斷絕與美國的關連,在國家利益考量下,只能在個別議題上採取平衡戰略。

 

值得注意的是,連遠在歐洲的英國和法國,都表態要參與「印太戰略」,當然它們也都有提出各自的政策說法。例如英國政府宣示將於今年增加派駐南海與太平洋的海軍兵力,考慮與東南亞某國家合作,建立航空母艦停泊港。法國政府去年也公佈「2030亞太與大洋洲戰略」(2030 French Strategy in Asia-Oceania),宣示與要此區域內國家深化夥伴關係,在諸如安全、經濟、人口、領土主權能源科技等層面進行合作。英、法兩國過去在亞洲與大洋洲、大平洋地區皆擁有殖民屬地,隨著北京勢力的蠶食鯨吞,也必須適當介入,確保其戰略利益。

 

日本也動起來

 

日本政府最近的態度也頗令人玩味。安倍一方面試圖緩和對中關係,還邀請習近平今年訪日,但另一方面,日本政府的國防戰略卻加重對東南亞與太平洋島國的重視。日本防衛省所屬的國防研究所最近出版「2019中國安全戰略報告」,開宗明義就指控習近平推動「一帶一路」、發展「中國特色的大國外交」等舉動,引發以美國為首的周邊國家警惕。這份報告還強調,發展中國家對「一帶一路」的質疑不斷擴大,認為其缺乏透明度與經濟合理性。而北京追求其核心利益的行動正加劇與周邊各國的摩擦。

 

報告更詳列日本必須強化與東南亞、印度以及太平洋島國的戰略合作,以抗衡中國「一帶一路」的擴張。日本與部份南太平洋島國也有其歷史淵源,也深切感受到中國勢力的滲透與擴大,因而在國防戰略中明確提出制衡中國的主張。

 

如果美國主導的「印太戰略」在檯面下已逐步成型,台灣能夠扮演何種角色?又如何能夠藉由美國搭建的戰略平台,與上述其他國家強化夥伴關係?

 

包括副總統彭斯、國務卿龐培歐、「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處長酈英傑等川普政府高層官員,都先後多次在公開場合讚揚台灣,也支持台灣加入「印太戰略」。龐培歐曾指出「印太戰略」中三項核心領域:數位經濟、基礎建設與能源合作。酈英傑多次提出台灣在半導體科技領域的潛力。蔡英文政府也投入資源、成立相關的控股公司與美方互動。最近在台北舉行的亞洲宗教自由會議也是「印太戰略」在亞洲串連的重要成果之一。台灣能夠雀屏中選,也印證華府對台北的看重。

 

台灣還具有其他優勢可以擴大在「印太戰略」中與其他國家的互動。例如,台灣可以運用在南太平洋六個邦交國,與相關志同道合國家,在海洋保護、永續發展、人道援助、急難救助、醫療衛生、數位教育等範疇尋求合作機會。此一作法亦可避免與中國陷入無意義的「金錢外交」爭奪戰。

 

此外,台灣與美國行之有年的「全球合作訓練架構」(Global cooperation training framework,簡稱GCTF)過去已觸及傳染病防範、人權保障、對抗「假訊息」作戰等重要議題。未來台灣可經由美國的牽線,邀請在此區域內志同道合的國家參與。如此一來,縱使受到北京壓力,台灣無法參與重要國際組織,但仍可透過GCTF達到實質合作的功能。

 

 

【延伸閱讀】

何清漣:中美各有難題 貿易戰行將收官

國際經緯:韓柯訪美前都應該認真補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