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傳真:《國際橋牌社》開鏡-「蘇志誠喝酒嗎」?

呂佳穎 2019年03月14日 07:00:00

台版紙牌屋《國際橋牌社》將在今年10月問世。(圖片光點處是扮演李登輝的楊烈/圖片取自《國際橋牌社》臉書)

那天和友人台版紙牌屋《國際橋牌社》的製作人汪怡昕有約,才到他公司門口,就看他一人獨自坐在院子裡沈思。

 

「老汪…」,一聽到有人叫,汪怡昕理所當然地抬頭。

 

那是張看起來頗為疲累的臉,儘管如此,上頭卻鑲著雙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副你奈我何的神氣。我都還沒走近,汪怡昕就扯開嗓門喊「3月15號要開鏡了...」,語氣盡是興奮。原來他急call我來,是為了分享這個喜悅!

 

走近一點,看到桌上有瓶花生已經打開,汪怡昕就拿著花生米一顆接一顆的吃著。「這熱量很高ㄟ」,我說。「總比抽菸好吧...」,汪怡昕沒好氣的回。

 

沒多久,花生米已經快被吃掉大半罐,《國際橋牌社》從準備到開拍花了汪怡昕快四年!從去年曝光到現在,汪怡昕和監製馮賢賢,都努力的募款找資金談合作,如今離第一季八千萬的資金僅管還是有缺口,但是很多事已經慢慢步上軌道,包括已經談妥了Netflix的上架,今年十月《國際橋牌社》將會在Netflix的節目選單上。

 

「妳也來點吧...」,汪怡昕抓起一把花生米,要我分享他的壓力。接過那把陪老友釋放壓力的花生米後,一個頭戴棒球帽的男子,從地下室走上來,他衝著汪怡昕劈頭就問「蘇志誠喝酒嗎」?

 

這個蘇志誠是那個在李登輝時代,可以呼風喚雨的蘇志誠嗎?這年頭怎麼會有人對蘇志誠有興趣?

 

導演李志薔劈頭就問《國際橋牌社》的製作人汪怡昕,「蘇志誠喝酒嗎」?(圖片取自Youtube/東森新聞)

 

正當我心裡閃過一堆問題時,汪怡昕說「這是導演,李志薔」、「他在樓下跟演員做功課,在揣摩角色的心理狀態和行為舉止」。

 

李志薔和大家印象中一臉酷樣,或是不修邊幅的導演形象很不一樣 ; 戴著無框眼鏡的他,常穿著有領的Polo衫,看起來就像在捷運上看到的50出頭歲的尋常男子那樣,一講話更是流露出斯文氣息,很客氣,很禮貌。

 

「別被他外表騙了...」,汪怡昕這麼說。「我就快要起瘋啊啦...」,李志薔這麼說。兩個加起來超過100歲的男人,在那互相抬槓著。

 

汪怡昕是《國際橋牌社》的製作人,但他很久沒做戲了。除了公司的例行節目、廣告、簡介業務之外,近幾年開始在做不賺錢的案子,像是講述軍中人權的「孤軍」、228系列「微光」少了一個之後,是個年近半百,但台灣魂大爆發的大叔。

 

李志薔是《國際橋牌社》的導演,但他以前就已拒拍偶像劇聞名,也就是他不是拍商業片起家的導演,那斯文外表下,有著挺倔強的靈魂。李志薔會願意執掌《國際橋牌社》這部面向國際的商業片,全是因為汪怡昕那句「說一個讓外國人聽得懂的故事」,這句話是希望也不是希望,更精準的說法是,就是一定要做到的事。這話觸動了李志薔的心,進而願意放掉自己心中「商業很容易要出賣理想」的掙扎,好好把自己國家的故事說給全世界聽。

 

至於,李志薔為什麼會說自己快要「發瘋」?

 

這是因為要一直在虛擬的戲劇元素和歷史間不斷地穿梭,這裡不夠有戲,這裡又太過了,中間的拿捏全沒有章法可依循,因為根本沒人在台灣拍過「政治劇」。因此只能找那個年代的參與者(記者、政治人物、黨工、外交官...)一個一個地做功課,不斷的修正再修正。說來你絕對不信,《國際橋牌社》的劇本,目前已經修過8次了!?「那還會再修嗎?」汪怡昕和李志薔聽了都聳聳肩說「天知道...」,反正只要戲好看,又能完美呈現台灣追求民主化的過程,改再多次都沒關係。

 

只是每修一次,就要「重新」跟劇組人員溝通協調...。溝通這件事,是最累人的,每個人都有本位主義。汪怡昕說如果導演不是看似斯文,骨子裡卻很有理想的李志薔來執掌的話,團隊應該不知道要重組幾回了。「他很會聽,然後去說服...」,一般來說導演都是「赤牙牙」的,比較少會去「溝通和調整腳步的」,汪怡昕說找到李志薔,算是平常有燒好香啦!

 

「早知道...」李志薔自從職掌《國際橋牌社》的導演筒後,就很常以這三個字當做發語詞。他說這不是抱怨,或是發牢騷,而是一種願意改變、修正的開放心態。因為有時別人的建議,劇組曾經閃過,但是只是閃過而已,沒有付諸實行,當別人提出來時,就有那種「早知道」的驚呼,百分百的做中學、學中做,但是最後一定要呈現出「完美」,要觀眾目不轉睛的看下去。

 

在那個充滿騷動的90年代,台灣人從上到下都是生氣勃勃的。

 

《國際橋牌社》以大量歷史研究作為基底 ;「情愛」、「權鬥」則作為調味料,描繪出六個台灣解嚴時代的年輕人,在政治工作場域中,第一手目睹歷史發展,卻也牽扯出理想和愛情間的糾葛而無法自拔,這是宿命?這是必然?總之那是一連串讓人拍案叫絕的故事!

 

「要開鏡了...」,李志薔接著說「那是另一種壓力的開始」,但是他說他相信會越來越好。然後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對汪怡昕說:「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蘇志誠喝不喝酒...」,汪怡昕回說「好啦,我快去問,問完跟你說」。

 

和劇中人物相關的真實人生和性格,都要有所掌握,這是為了揣摩姿態,不能走鐘。但是又要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很有戲,《國際橋牌社》難就難在這,但是Netflix已經要播了,衝著這點,汪怡昕和李志薔異口同聲的說「拚了啦」,不能丟台灣人的臉!

 

就在十月,全世界都會看到《國際橋牌社》台灣第一齣的政治劇,讓所有人了解當年台灣追求民主化,在國際間如何和盟友合縱連橫的故事,這不是最好的國家行銷是什麼?

 

霎那間,桌上的那瓶花生,已經快見底。汪怡昕咧著嘴笑說「呵呵,把壓力吃掉了」,他期盼大家一起跟著《國際橋牌社》穿越時空,重新領略歷史,然後說聲「台劇怎麼這麼好看」!

 

《國際橋牌社》以大量歷史研究作為基底 ,描繪出台灣解嚴時代六個年輕人的故事。(圖片取自《國際橋牌社》臉書)

 

※作者為台灣媒體人

 

【延伸閱讀】

華府傳真:相信我 台版紙牌屋「國際橋牌社」一定會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