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賓拉登(下)】藏身伊朗伺機而起 哈姆札挾父仇為恐攻新霸主

吳洛瑩 2019年03月28日 07:02:00

賓拉登之子哈扎姆(Hamza bin Laden)。(美聯社)

發動九一一恐攻就像是賓拉登自己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反恐戰爭隨著美國小布希總統一聲令下緊接而來,讓他的妻小也必須跟著基地組職(al-Qaida)殘餘勢力一起「亡命天涯」。

 

學者專家後來根據擊殺賓拉登美國海豹步隊的情資分析,賓拉登之子哈扎姆(Hamza bin Laden)隨著母親薩巴爾(Khairiah Sabar)躲過烽火、輾轉流亡到伊朗並被藏在一個安全之處。

 

沉寂多時的基地組織為何還有機會東山再起,要從這頭「基地未來當家獅王」哈扎姆,流亡伊朗的故事說起。

 

 

從伊朗與基地組織的愛恨情仇說起

 

基地組織與伊朗的關係一向詭譎混沌。德黑蘭當局作為中東地區最主要的什葉派政府,與遜尼派的基地組織份子相互對立、彼此視對方為異端。

 

然而根據美國九一一事件調查委員會調查,賓拉登流亡蘇丹期間,與伊朗的關係有所進展,因而後來讓基地份子到黎巴嫩接受真主黨(Hezbollah)的軍事訓練,而真主黨正是伊朗為輸出革命思想於1985年一手創立的什葉派組織,至今雙方關係仍是密不可分。

 

美方手中握有一份長達19頁的文件,是在擊殺賓拉登後取得,內容揭露,伊朗當時允許基地組織成員入境,而且部會在護照上留下出入境印章,或是也可以在伊國駐巴基斯坦的領事館取得簽證,藉此幫助基地組織的沙國(遜尼派大國)成員免於被國家懷疑行蹤。文件裡還提到,賓拉登等人也持續與伊朗情報單位聯繫。

 

 

德黑蘭秘密藏匿基地份子 反目後全數囚禁

 

據悉,伊朗不僅讓基地組織赴黎巴嫩真主黨大本營接受訓練,還提供「金錢、武器以及一切所需」,回報他們在沙國打擊美國利益之舉。這份資料與九一一調查委員會的結論相符,因為經調查顯示,當時有8名劫機者抵美之前曾經過伊朗。但是卻「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伊朗政府或是真主黨事先知道他們預謀的行動,就是後來發生的九一一恐怖攻擊。」

 

為何紐約世貿雙塔一夕倒塌、震驚全球之後,包括賓拉登妻小在內的基地成員,竟可以立即入境伊朗,這一點令人看不清伊朗與基地之間的關係。時任的伊朗總統卡塔米(Mohamed Khatami)與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皆譴責發動九一一恐攻,後來伊朗甚至幫助美軍入侵阿富汗。

 

 

但隨著時間往後推移,2002年1月,美國總統布希痛批伊朗與北韓和伊拉克是「邪惡軸心國」(Axis of Evil)。2年之後、美國在伊拉克戰爭中推翻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伊朗情報單位已無法估計境內有多少基地份子,於是後來所有被找到的基地成員都被逮捕,拘押在軍事基地。

 

寫信給賓拉登 稱立志投身聖戰士

 

或許就是在這段流亡伊朗期間的「養精蓄銳」,讓鋒頭被伊斯蘭國(IS)壓過而沉潛已久的基地組織,有機會再次坐大。

 

薩巴爾請求基地的高級成員,將當時是青少年的哈姆札帶在身旁。被拘押的日子裡,他寫信給父親賓拉登,文中提到自己在研讀伊斯蘭神學書籍,同時對於無法成為一名到投身戰事的聖戰士感到沮喪。

 

賓拉登約有20多名子女,哈姆札是被他視為接班人的愛子。(美聯社)

 

這些「家書」後來被擊殺賓拉登的美軍找到。哈姆札在信中告訴父親:「聖戰士們在取得長期勝利的地方,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我仍停滯在這個位置、被鐵鍊腳鐐所拘禁。」哈姆札說:「我很害怕,我剩下的青壯年歲月都被囚禁在這個鐵牢之內。」

 

因遭伊朗拘禁 哈姆札躲過美軍追捕

 

這些他亟欲掙脫的枷鎖,卻保住了他和當時同被關押的成員。當時在布希和歐巴馬主政之下,美軍的槍手渺準了中東地區的武裝份子。哈姆札同父異母的兄弟薩德(Saad)的下場就是血淋淋的案例,他2009年雖然成功從伊朗的拘禁之中脫逃,但隨即將到美軍擊斃。

 

美國國務院前反恐官員、現為研究基地組織學者的培根(Tricia Bacon)就說:「被關在伊朗的期間,或是救了哈姆札。那裡或許就是之後能讓他們東山再起的最佳藏身處了。」

 

哈姆札在父親賓拉登發動九一一之後,與母親和基地組織成員流亡伊朗。圖為德黑蘭。(美聯社)

 

藏身伊朗結婚生子

 

但是這些枷鎖最終讓他和其他基地組織成員保持安全,因為布希和後來的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在無人機襲擊行動中瞄準了中東地區的武裝分子。哈姆扎的同父異母兄弟薩阿德逃脫了伊朗的監禁,並將其交給了巴基斯坦,但在2009年被美國罷工立即殺害。

 

哈姆札在伊朗期間還娶了911恐怖攻擊劫機者阿塔(Mohammed Atta)的女兒。2人育有1子1女,並已哈姆扎父母之名命名為:奧薩瑪(Osama)和卡莉哈(Khairiah)。

 

 

他寫信告訴賓拉登:「真主創造了他們來服侍你。」

 

父母遭美軍海豹部隊擊斃 哈姆札再度消失

 

與此之際,這些基地組織成員被關在伊朗的風聲傳開。哈姆札其中一個10多歲的妹妹逃離伊朗的監禁,向沙國駐德黑蘭大使館求救。而時任伊朗外長則說馬努切赫(Manouchehr Mottaki)「一問三不知」、稱:「我們不知道這個人是怎麼去大使館,也不知道她怎麼會入境伊朗。」

 

除了妹妹,還有另一個兄弟哈立德(Khalid bin Laden)透過網路寫信給伊朗最高領導人,曾自己的兄弟姊妹都遭到「毆打和鎮壓」。


 

賓拉登死前藏匿於巴基死坦北部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一處民宅。(美聯社)

 

機會終於來了。被監禁多年,基地成員果真伺機再起。哈姆札於2010年離開伊朗大牢。一封家書內寫到,賓拉登本來想把兒子送往卡達,但哈姆札堅持要去巴基斯坦接受軍事訓練。母親薩巴爾獲得自由後,則立即奔赴巴國北部阿伯塔巴德(Abbottabad),丈夫賓拉登正是藏匿於此。

 

2011年5月2日,就是兩人的忌日。

 

美軍海豹部隊一舉擊斃九一一恐攻主謀。父母雙亡後,哈姆札呢?再度消失了。

 

「一頭長成自基地的獅子」 即將成為恐攻之王?

 

直到2015年8月,哈札姆才再度現「聲」。一段影片中,他被現任基地領袖札瓦希里(Ayman al- Zawahiri)介紹為「一頭長成自基地的獅子」(a lion from the den of al-Qaida),兒時的童聲,低沉許多。

 

他說:「美國和其盟友最害怕的就是,我們把戰場從喀布爾、巴格達和加薩走廊帶到華盛頓、紐約、巴黎和特拉維夫,對全美國人和猶太人造成威脅。」哈姆札數次透過影片號召全球穆斯林青年,為父親報仇,甚至說出「我們都是奧薩瑪」(We Are All Osama)。

 

 

他的演講風格與父親相似,都會引用宗教經典與詩詞。相比IS的血腥斬首影片,形成強烈對比。長年研究哈姆札的牛津大學學者肯德爾(Kendall)說,他不是靠血氣與膽識,「哈姆札的演講更具文學性和教育性」。

 

雖然目前基地組織領袖仍是札瓦希里,但各種跡象引發外界擔憂,哈姆札正步步邁向領導之位。美軍在敘利亞剿滅IS的行動已進入尾聲,那些殘喘對抗的聖戰士,並非代表恐怖主義即將畫下句點,而是突顯出還有一個從未消失的恐怖力量,正蓄勢再起,是來自為父報仇的哈姆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