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韓國瑜質變國民黨之後

陳嘉宏 2019年03月25日 07:02:00

朱立倫當初被不次拔擢為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以及四年前總統選戰後期「換柱」,都是跳脫了黨內機制,如今面對「韓流」如法炮製,實在尷尬無比。(攝影:李智為)

吳敦義說,黨內確有徵召韓國瑜領表參加總統初選的規劃。「徵召參選」一聽就懂,「徵召領表」是什麼?卻是讓人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徵召」意味跳過初選機制,為政黨指定一個最強的候選人;「領表」則代表進入初選程序,前提在於參與者的意願。把相斥的兩機制兼而並之,說穿了就是針對韓國瑜設計、排除障礙的黃袍加身,也只有吳主席的黃金腦袋想得出來。

 

吳敦義其實也不扭捏,他說得明白:「因為韓國瑜剛當選市長,如果黨不徵召,韓怎麼好意思登記?」的確,韓國瑜才選上三個月,上任後高雄市38個行政區可能都還沒走遍、到澳門訪問卻連高雄澳門間每週有32個固定航班都搞不清楚,還以為高雄澳門沒直飛。這麼不熟高雄,如果黨不徵召他,他怎麼好意思登記?問題是,韓國瑜「不好意思」登記參加初選,那怎麼「好意思」參選總統呢?

 

但這些都不重要,因為現在韓國瑜是全台灣民調最高的人,他最強,最有可能勝選,在藍營基層瀰漫一定要拿下政權的氛圍下,這種沒有制度章法的政黨徵召模式一切都有了正當性。吳敦義當不成「王」,至少要當「造王者」,因為將來「造王者」可以發揮的空間才大著呢!至於現在還苦苦等待初選的朱立倫與王金平,如果不敢攖「韓流」之鋒,就只能啞巴吃黃連。尤其是朱立倫,當初硬生生換下現仼者,成為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以及四年前總統選戰後期「換柱」,都是跳脫了黨內既有成規,如今面對「韓流」如法炮製,實在尷尬無比。

 

韓國瑜只用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就攻下了國民黨30年無法攻克的綠色城牆,拿下高雄市長;再用不到八個月的時間,成為全台灣民調支持度最高的人,無論走到哪裡都前呼後擁、冠蓋雲集,此刻躊躇滿志的他,萌生直攻大位之心實在不令人意外。所向披靡的韓流能不能如願攻頂,還在未定之天,重要的是,它已經質變了國民黨。

 

韓國瑜這兩天密會了港澳的中聯辦主任引發軒然大波,朱立倫出面為他緩頰說,先前他出訪香港時也會見香港特首,不管在香港或是中國境內,跟中國官員見面很正常,外界不用大驚小怪。但朱立倫的話只說了一半,他自己去香港會見到香港特首,但為什麼他不去見中聯辦主任?是朱立倫見不到、中方不安排?還是當時擁有新北市長身份的他認為見面不妥,刻意迴避?

 

中聯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的代表機構,負責聯繫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協助中國管理在香港的中資機構、處理有關涉台事務及承辦中央人民政府交辦的其他事項,也就是香港一國兩制的管治單位。一般外賓到訪香港,基於對香港制度的尊重,幾乎沒人會先見特首,再見中聯辦主任,因為這代表對中共「一國兩制」的高度認可。不分藍綠的台灣政治人物過往基於對「一國兩制」的拒斥,更不會有人拿「見中聯辦主任」來說嘴,因為這絕對成為對方的宣傳樣版,一定會在台灣政治攻防裡扣分。

 

這樣的「眉角」,朱立倫、王金平等等在政壇打滾幾十年的人不可能不懂,他們選擇不說,正因為得罪不起韓粉只好噤聲。但這局勢下,韓國瑜已經重新劃定國民黨的兩岸路線,因為「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舉凡國民黨的「九二共識」、「一中原則」、「兩岸和平協議」都有了新的內涵,而當國民黨不再瞻前顧後遮遮掩掩,也同時改變台灣的兩岸座標。對共產黨而言,這實在是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因為,「韓國瑜這樣也行(看看他的高民意支持度)」,不免也抱怨,原來過去都被國民黨挾台灣民意給騙了。

 

李登輝當年推動修憲的重要理由之一是,在中共外敵的覬覦之下,台灣必須透過總統直選來凝聚「台灣共識」。但多數人沒意料到,在全球反建制浪潮與兩岸政治的共伴效應之下,才不過20年,總統直選反可能變成中共反噬台灣民主的最大破口。民主會自我消解,民主當然也可能失敗,未來該怎麼保衛台灣的民主,有識之士還有沈默的空間嗎?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