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初選人對台灣的態度

楊光舜 2019年03月25日 07:02:00

在2009年擔任副總統前,拜登已經有了36年的國會經歷,是當時國會第四資深的議員。(湯森路透)

美國作為台灣最重要的盟邦,其政治領袖的對台政策對美台關係發展影響甚鉅。目前執政的共和黨內,現任的川普(Donald Trump)總統尚未遭遇太多其他同黨同志在黨內初選的挑戰。然而雖然距離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尚有超過一年半的時間,但作為在野黨的民主黨已經有超過15位有志競逐初選提名的候選人。目前各家民調中,主要以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前德州眾議員歐羅克(Beto O’Rourke)、以及麻州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暫居領先。當我們回顧這五位政治人物的從政經歷會發現,除了拜登有著十分完整的外交事務歷練,其他初選候選人更多的是著重其國內事務政見,對台灣議題也少有表態。而拜登對台灣事務的熟悉,也不盡然意味著對台灣全然的支持。

 

 

拜登:務實主義的建制派領袖

 

今日我們對拜登的印象主要是是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的副總統,然而拜登實則是當今民主黨內輩份極高的大老級人物。拜登今年77歲,但成名甚早,1973年就以31歲之姿成為德拉瓦州參議員,是美國歷史上第六年輕的參議員。在2009年擔任副總統前,拜登已經有了36年的國會經歷,是當時國會第四資深的議員。拜登在1988年及2008年都參選過民主黨總統初選,可見其競逐大位的企圖心。

 

長年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資歷,也使得拜登成為國會議員乃至歐巴馬總統外交事務上的重要諮詢對象。這似乎也成為近代美國歷史上的一項慣例,就是美國副總統雖然沒有實權,但通常有處理軍事或外交事務的經驗。例如雷根(Ronald Reagan)的副總統老布希(George H. W. Bush)過去就曾是美國駐中國聯絡處主任,老布希的副總統奎爾(Dan Quayle)有參議員軍事委員會資歷,柯林頓(Bill Clinton)的副總統高爾(Al Gore)在國會也曾在軍事、國土安全及情報等事務委員會問政,小布希(George W. Bush)的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曾任國防部長。

 

長年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資歷,也使得拜登成為國會議員乃至歐巴馬總統外交事務上的重要諮詢對象。(湯森路透)

 

儘管有著長久的處理外交事務的經歷,然而我們似乎很難找到某個一以貫之的價值體系來界定拜登。其外交決策更多的是基於當下局勢所作出最大化美國國家利益的務實主義思維。有時拜登支持美國基於自由國際主義的意識型態,對其他區域的動盪進行軍事干預。例如拜登曾在1990年代支持美國介入南斯拉夫內戰、2000年代進攻伊拉克、2010年代介入利比亞內戰。然而有時拜登也反對美國軍事介入區域外衝突,例如他曾反對美國在1991年參與波斯灣戰爭,以及在2007年反對美國在伊拉克增兵。

 

在1979年民主黨總統卡特(Jimmy Carter)主政期間,拜登就曾投票贊成通過《台灣關係法》,以強化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然而在1999年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漢姆斯(Jesse Helms)提出《台灣安全加強法》,以深化美台軍事交流時,拜登則大力在國會杯葛《台安法》的通過。拜登當時認為,《台灣關係法》就已經足以規範美國對台灣安全承諾,《台安法》明確規定出售給台灣的先進武器,只會激化兩岸局勢。此一態度甚至得到了當時的資深友台參議員甘迺迪(Ted Kennedy)的尊重。拜登更曾明確不支持台灣獨立,認為台獨不符合美國的「一中政策」,並破壞區域穩定。拜登更曾認為一中政策的內涵包括了「台灣不是獨立國家」,而美國應該對台灣明確表示不支持台獨的立場。作為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拜登還曾為文糾正小布希對台灣議題的言論,認為美國有「協助台灣自衛」的責任,但沒有「守衛台灣」的義務。

 

桑德斯:左派老年

 

如果說拜登是美國傳統建制派政治人物的代表,那麼近年人氣居高不下的桑德斯可說是帶起了民主黨內非典型左派政治的浪潮。美國政治的一大特色,是缺乏如歐洲國家那樣的強大左派或社會主義政治陣營。就算是民主黨執政時期,經常也採取推動對外貿易、避免增稅的政策。這點從柯林頓在就任總統前反對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但在任期內卻全力推動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可以看得出來。然而出身佛蒙特州的桑德斯,長年以無黨籍身份參政,推動「民主社會主義」政綱。在2016年參與民主黨黨內初選,就批判社會財富過度集中於1%的富人,要求課徵富人稅、推動全民健保及免費高等教育等社會福利政策、重視勞動權及環境權。雖然最後在民主黨初選敗於前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但在美國政界已然帶起了一股左派政治浪潮。擁有高人氣的紐約新科眾議員卡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提出推展綠能產業以及由國家管制產品流動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就獲得桑德斯強力背書。另一位意欲爭取民主黨總統提名的台裔企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提出全民基本薪資及全民健保的政綱,也被戲稱為是「亞裔伯尼」(Asian Bernie)。

 

桑德斯原則上支持反對對外介入,減少軍事開支以支撐國內社會福利開銷的政策。(美聯社)

 

相對於拜登在外交事務的完整履歷,桑德斯在外交政策上著墨不多,這也使得他與台灣議題沒有太多交集。桑德斯原則上支持反對對外介入,減少軍事開支以支撐國內社會福利開銷的政策。在2016年總統初選中,桑德斯即主張美國自中東撤軍。這也使得他在對台軍售(如出售飛彈防禦系統及F-16戰機)的法案中投下了反對票。然而桑德斯也盛讚台灣的全民健保政策,是美國可以借鏡的榜樣。2014年桑德斯就曾邀請台灣前衛生署長葉金川到美國國會作證。在2017年川普訪中前夕,桑德斯也簽署聯署信,要求川普遵守《台灣關係法》,延續美台的緊密關係與交流。

 

賀錦麗、歐羅克與華倫:崛起新秀

 

除了拜登與桑德斯兩位政壇老將,民調緊追在後的是賀錦麗、歐羅克與華倫三位政壇新秀。少數族裔,曾任加州司法部長的賀錦麗,2017年才就任加州參議員,大力支持大麻合法化、健保、以及放寬移民政策的《追夢人法案》(Development, Relief, and Education for Alien Minors Act, DREAM Act)。前德州眾議員歐羅克2013進入國會,同樣支持大麻合法化、移民政策改革、健保、槍支管制等自由派政策。雖然在2018年參議員選舉中挑戰現任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失利,但歐羅克的高人氣成為他參與總統初選的資本。學者出身的華倫,在2013年出任麻州參議員之前,常年推動消費者權益保護,倡議成立「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並由歐巴馬任命為該部門的特別顧問。華倫在2016年即有成為希拉蕊競選搭檔的呼聲,而此一總統級的聲望也延續至今。

 

曾任加州司法部長的賀錦麗,2017年才就任加州參議員,大力支持大麻合法化、健保、以及放寬移民政策的《追夢人法案》(湯森路透)

 

雖然在2018年參議員選舉中挑戰現任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失利,但歐羅克的高人氣成為他參與總統初選的資本。(湯森路透)

 

這三位議員在國會資歷較短,與台灣淵源也較淺。他們對台灣相關法案幾乎沒有提案或聯署的動作,也很少直接或單獨針對台灣相關議題表態。舉例而言,在川普當選總統後,曾於1996年代表共和黨競選總統的國會資深議員道爾(Bob Dole)接受台灣方面資金,協助遊說促成川普與蔡英文通話。當時歐羅克就曾在推特上批判此事,認為應限制此種遊說活動。但這並不意味著歐羅克反對美台關係的改善。在川普上任以後,歐羅克就曾質疑川普維繫與盟友關係以及穩定世界秩序的決心。在提到中國與南海周邊各國的緊張情勢時,歐羅克就呼籲要支持台灣在內的盟友,才有利盟友與美國的利益。而華倫對台灣的支持則多表現在與其他議會同僚的聯名信,除了曾與桑德斯聯名要求川普遵守《台灣關係法》,也曾在2014年簽署紀念《台灣關係法》立法35週年的聯名信。

 

結語

 

隨著美國與中國在經濟、軍事、及政治等領域對立形勢的升高,在美國政界隱然形成了一股友台勢力。這樣的友台勢力不只存在於共和黨掌控的行政部門,也在於兩黨分佔多數的國會兩院。近年來諸如《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倡議法案》以及提升對台軍事交流的各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都得到不分黨派的支持。然而從上述回顧可以發現,目前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民調領先者中,除了拜登有著較為完整的外交歷練與對台政策思維,其他四位候選人與台灣淵源都不深。而拜登務實主義的外交哲學,使得他一方面支持守護台灣,卻也不支持台灣片面採取改變兩岸現狀的動作。然而這些過去的經歷只能提供我們這些政治人物大致的外交思維。過去主張的看法現在有可能改變。而過去較少觸及台灣議題的候選人,相信隨著選戰進入白熱化階段,而兩岸形勢在美中台關係不斷演變下,到時都得闡明其對台立場。

 

※作者為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博士生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