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們與惡的距離》溫昇豪:希望演出另一個跟瑞凡同樣經典的角色

雀雀 2019年03月25日 10:00:00

《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員溫昇豪(雀雀提供)

即將在公視、CATCHPLAY 與 HBO Asia 平台播出的台灣職人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由金鐘編劇呂蒔媛取材自台灣社會事件,號召了賈靜雯、溫昇豪、吳慷仁等台灣優秀演員共演,要角之一溫昇豪日前接受《上報》專訪,分享參與此劇拍攝的心得點滴,也展現了身為知青演員的真誠一面。

 

融合《敗犬女王》學長與《犀利人妻》瑞凡角色,游刃有餘

 

溫昇豪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所飾演的報社創辦人「劉昭國」是一個既理性又具理想性的媒體從業人員,和當初他在《敗犬女王》所飾演的學長形象不謀而合。面對這份已經深植在觀眾心中的那個暖男形象,溫昇豪表示自己私底下是個會為了群體好而去努力的人:「《與惡》是從一個無差別殺人案開始講起的故事,有時候戲拍一拍,場面變得很緊繃,情感太過飽滿需要抒發,拍攝現場就需要開點玩笑、讓氣氛稍微鬆一點,我就會開始練肖偉,舒緩現場。」但笑言自己是端看現場所需:「如果劇組氣氛狀況較輕鬆,我反而就會變成比較嚴肅的那個人」。

 

溫昇豪與賈靜雯飾演一對在無差別殺人案中痛失愛子的父母,這份巨大的家庭變故也影響了這對夫妻的婚姻狀況。劉昭國藉由投入工作度過喪子之痛,常常睡在報社沒有回家,被同事過度關懷也一度被老婆懷疑他精神出軌,難免讓觀眾聯想到溫昇豪在《犀利人妻》裡所飾演的瑞凡一角。

 

溫昇豪在《犀利人妻》裡飾演溫瑞凡一角(圖片取自IMDb)

 

對於這個走到哪裡都會被看作是「台劇至今最成功的負心漢角色」,溫昇豪苦笑回應:「最近在路上拍戲的時候,還被圍觀的人們用《犀利人妻》的瑞凡呼喚我,同事跟我說,『一個演員一輩子有演到幾個能被記住的經典角色很不容易,是很成功的事。』想想也對。但我也很希望能再演出另一個可以這麼被觀眾記這個久的角色。」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我們可以看到溫昇豪非常游刃有餘地在《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出劉昭國一角,他讓觀眾既熟悉又感到親切,是全劇中重要的療癒靈魂人物。

 

溫昇豪在《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劉昭國一角(CATCHPLAY提供)

 

台劇新嘗試,溫昇豪初看劇本幾分鐘就眼紅

 

雖然《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故事核心議題觸碰的是台灣近幾年也有發生的社會事件傷口,但劉昭國在整齣劇而言是個溫暖的存在。不諱言「劇本」與「人設」都是溫昇豪接演此劇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劇本是我近幾年來看到最好的,能接演這戲很開心,覺得台灣觀眾能有不一樣的戲劇選擇,打開不同視角。我常常覺得歐美戲劇可以辦得到,台灣應該也可以,《我們與惡的距離》搞不好可以帶動台灣觀眾的審美和價值觀的提升。這讓身為劇組一員的我感到參演很榮幸」。

 

坦言自己接戲的原則不外乎是「劇本喜不喜歡?有沒有時間?以及和劇組團隊能夠合拍嗎?」溫昇豪自覺是個理性的人,但看了《我們與惡的距離》幾分鐘眼眶就泛紅:「我很少一口氣看完整個劇本,但《我們與惡的距離》我是一開始看,就一口氣看完整本。我是個吹毛求疵的人,但看完劇本,幾乎沒找到破綻。」所以也就順理成章接演此劇。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公視提供)

 

另外,溫昇豪和導演林君陽亦是多年好友,面對這位北藝大研究所的同學林君陽,溫昇豪很佩服他在拍攝《我們與惡的距離》時的冷靜表現:「一般戲劇的敘事立場都是較為單一的,但《我們與惡的距離》很複雜,劇中人物每個人的立場都不一樣,林君陽在拍攝現場時的運籌帷幄,表現得像是個法官、外星人或上帝,他真的是很客觀地在現場調控每一個演員的。」

 

除了溫昇豪,本劇還延攬了賈靜雯、吳慷仁、周采詩、林予晞、施名帥、洪都拉斯、陳妤、曾沛慈、林哲熹、于卉喬、檢場與謝瓊煖等重量級演員共演,能在這一群戲精和新銳演員陣容中,把每個人都調度在同一水平之上,林君陽的導演功力確實不言而喻。

 

賈靜雯在《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劉昭國的妻子宋喬安(公視提供)

 

賈靜雯當老婆、網紅女孩喬喬當女兒的夢幻家庭背後

 

出現律師、醫師、記者等職業角色的《我們與惡的距離》不僅只是一齣職人劇,也是一場情感和解的公路之旅。劇中溫昇豪與賈靜雯所組成的中產記者家庭中,還有知名網紅小女孩喬喬飾演他們的女兒、以及大兒子相伴,理當是個夢幻家庭的組合。然而一切卻因為天外飛來一宗無差別殺人案,讓這個家庭痛失愛子,留下了一個小女兒,一家只剩三口,面對著過了兩年依然無法痊癒的傷口。

 

回憶當初與賈靜雯討論此劇時,兩人私底下都不敢想像自己的小孩若真的遇到這種事會怎麼樣?但他們會大聊社會觀,聊孩子的教養、彼此的工作狀況、台灣的治安,還有父母經。

 

「我們都還算是很相信台灣的治安是不錯的。像這樣的社會事件,我不確定以前是不是真的沒有?畢竟台灣媒體生態在改變,以前我們資訊較缺乏而且社會習慣隱惡揚善,大家容易有種安居樂業的社會氛圍。現在資訊發達了,事情蓋不住,有好有壞,好的是我們更全面知道整體社會狀況,壞的是可能會變得人人都神經質。但說到底,我還是我相信我自己,身為父母親,我們自己還是要負責任,把孩子照顧好。」溫昇豪舉例自己平常帶小孩若在公園內,可以容受女兒在自己視線範圍內十幾二十公尺,更遠就不行了。

 

溫昇豪(左)與賈靜雯在《我們與惡的距離》飾演一對在無差別殺人案中痛失愛子的父母(公視提供)

 

提到劇中飾演自己女兒的喬喬,溫昇豪說:「這個小朋友才五年級,卻有個老靈魂。她很理解大人世界,世故也早熟。這特質很適合她在《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演出,她飾演「天晴」本來就要有超齡早熟的表現。」喬喬所飾演的女兒角色,在劇裡有一些挑戰父母的戲份(開始想談戀愛、不理爸媽),也有各種嗆辣台詞。

 

面對這樣的戲中女兒,溫昇豪也跟賈靜雯和導演林君陽認真討論過:「我們的結論就是,這女孩因為父母沈溺在哥哥死去的傷痛裡走不出來,她小小年紀就被忽視,所以才會刻意叛逆,想要『討拍』!」這一家人必須從家庭巨變中走出來,一切並不容易。畢竟,能挽救愛的裂痕的方式,也還是愛。

 

為戲刻意瘦了幾公斤,蓄鬍、駝背,表現出受害者家屬的形象之餘,溫昇豪仍不忘提及《我們與惡的距離》的故事性才是觀影重點:「這故事劇本很好,不需要演員使用太多力氣。我再演出時不需要強加情緒,因為故事本身已經夠強了。只是演戲時的精神狀況有比較緊繃。」更強調了此劇難得著墨的加害者家屬視角:「很多事情,我們都沒有為加害者家屬想過。她們得背負家人的罪一輩子,被社會敵視。被害者雖然也痛苦,至少還會得到社會的關懷。」《我們與惡的距離》於三月底問世,用不卑不亢的戲劇姿態,與觀眾一起舔拭社會事件的傷口,或許才是當代台灣最所需要「溫暖力量」。

 

《我們與惡的距離》演員溫昇豪(雀雀提供)

 

上報生活中心特約作者雀雀
影評修行者,來自台南,本名簡盈柔。元智資傳、交大建築所畢,現為兩個孩子的媽。曾任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媒體評審、北影部落客評審、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文章暨聲影散見於台灣各媒體平台。

 

雀雀看電影粉絲專頁

雀雀看電影官網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影劇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影劇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電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