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姜秀蓮】「不罷工女孩」也渴愛… 恩師急下禁孕令(下)

陳德愉 2019年04月06日 10:00:00

目前任職桃園機場的姜秀蓮,其實也曾因結交男友,為愛不顧一切離開。(攝影:陳沛妤)

本來「機場清潔員」這個工作是準備給姜秀蓮的妹妹的,就這樣,吳梅音帶了兩個女孩到桃園機場,兩姊妹都進入機場工作。不過,妹妹很快就不想做了,「她就每天靠北。」秀蓮簡潔有力地說。

 

「她不喜歡菸味,又怕髒不想掃廁所。」

 

「掃廁所」、「打掃吸菸室」是一個重要的門檻,這是許多人不願意做的工作,可是秀蓮卻非常認真地做這件事。

 

「她也曾經離開過。」吳梅音告訴我。

 

 

怕寂寞戀上臉友… 私奔誤淪血汗工

 

秀蓮是一個開朗外向的女孩,渴望與這個社會互動,可是,她能夠互動的對象是非常有限的,只要和她開始談話,很快地就會發現她與一般人不同,所以她是很寂寞的。

 

「我就在臉書上交朋友。」秀蓮告訴我。

 

只要沒有工作的時間,秀蓮幾乎都在上臉書、交朋友,「交男朋友。」她喜孜孜地告訴我。

 

除了工作,秀蓮能互動的對象非常有限,因此一有空就上臉書交朋友,排遣寂寞。(攝影:陳沛妤)

 

就在她到桃園機場工作1年多後,一位她在臉書上認識的男孩問她「要不要去台北」?

 

單純的秀蓮就這樣和男孩走了,兩個人跑到台北去,在一家便當店找到洗碗的工作。可是便當店老闆看他們好欺負,給他們很低的薪水,洗1個月的碗才領1萬多元,做了1年多,兩個人受不了又回到桃園,秀蓮帶著男朋友來見吳梅音。

 

「我一看,原來她的男朋友也是智障者啊,」吳梅音搖搖頭:「結果我把2個人都送去機場當清潔員。」

 

吳梅音說,他們到外面工作,都被剝削,「秀蓮在金門給人洗車,洗1天領150元,就連去便利商店工作,別人1小時130元,她卻領65元。」

 

「在桃園機場工作,起碼一切都照《勞基法》。還有我照顧他們。」吳梅音嘆氣。

 

一路看著秀蓮在人生路上跌撞,老師吳梅音不捨地說,在機場工作起碼都照《勞基法》,還有她照顧。(攝影:陳沛妤)

 

這樣的女孩,很容易愛上一樣的男孩,因為有共同的話語、共同的喜好,雖然身體是大人了,但是他們一起生活在一個孩童的世界裡。有了穩定的收入後,兩人便搬出各自的家庭租房子同居,徹底地過著兩個兒童的快樂生活。

 

 

赤子般小情小愛 分手得靠「老師」調停

 

我問秀蓮和男朋友都去哪裡玩?

 

湯姆龍啊!」她害羞地說。

 

那些給兒童玩的遊戲場,就是他們最喜愛的地方,每次領到薪水,兩個人就大吃大喝,然後跑去兒童遊戲場,換了大把代幣痛快地玩。

 

他們甚至還一起養了一隻貓,像小孩子養動物那樣,當作夥伴一同生活。

 

秀蓮雖然外向樂觀,但內心仍是需要充滿戀愛泡泡的女孩。(攝影:陳沛妤)

 

不過,他們的戀情也如同孩子,住在一起不久,秀蓮就覺得不行了。

 

「他會問東問西,會管我,態度又不好。」秀蓮抱怨,然後,這時候她又在臉書上認識了一個「新男朋友」,於是秀蓮想要分手。

 

兩個孩子為了「分手」鬧得不可開交,最後只好請吳梅音出來協調。

 

 

小倆口沒金錢觀念 薪水全敗在湯姆龍

 

首先是錢的問題,秀蓮將薪資戶頭的提款卡交給男友管,等到兩人要分手了,秀蓮才發現戶頭裡竟然都沒錢了。兩人的分手糾紛鬧到家長都參與,秀蓮的爸爸揚言要告男孩,把男孩的存摺拿來一看,這才發現男孩的戶頭也只剩下3千元。

 

「我只好把他們都找來,將他們1個月的花費一筆一筆列出,」吳梅音無奈地說:「他們真的就是吃大餐、玩湯姆龍玩掉的啊!」

 

智能障礙的孩子既沒有看電影,也沒有玩線上遊戲,就是遊戲場、美食、養寵物。但是他們很專注地在這幾件事情上,又沒有金錢觀念,每個月的薪水就這樣花光了。

 

「後來我要求秀蓮一定要住家裡,而且薪水都要給爸爸管理。」吳梅音說。

 

經過老師不斷地叮囑,秀蓮已有「懷孕」將影響工作與生活的警覺。(攝影:陳沛妤)

 

另一個重要的事情是,「我每次見到秀蓮就會一再提醒她,」吳梅音嚴肅地說:「千萬不能懷孕。」

 

關於這件事情,因為秀蓮有親身經驗,所以她會很聽老師的話。但是,她的想法也與一般成年女性不同。

 

「懷孕會很不方便,」秀蓮回答老師:「就不能在這裡繼續工作了。」

 

然後開始口沫橫飛地說起她工作的種種。

 

她是一個著急又求好的員工,「我要去收垃圾……,還有廚餘,所以我很趕……,推著車一直跑……。」怕講不清楚,秀蓮急得揮動雙手:「阿姨腳受傷,都是我不好。」

 

原來,她們這一組在一家一家餐廳收垃圾時,因為秀蓮急著在時間內完成,車子推得太快,年紀大的清潔阿姨一下子跟不上,扭到腳了。

 

儼然是機場清潔工小隊長的姜秀蓮,還會教新人如何以簡易英文回答旅客問題。(姜秀蓮提供)

 

但她實在是最認真的員工,「有個弟弟(也是智障者)在清潔吸菸室時一直抱怨,督導就打電話給我,要我去跟他談一談……。」

 

 

職場做出成績 已是獨當一面「學姊」

 

接著,秀蓮眉毛一揚,兩隻手掌交握,顯現出一個「前輩」的威風:「我就馬上跑下去,對他說、對他說,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對阿姨講話呢?這是你的工作啊!」

 

她還幫忙教導新進的身心障礙清潔工,「我們有時候會遇到旅客問問題,有時還有外國人。」秀蓮很得意地搖晃著頭:「我就跟他們講英文。」

 

「我會教弟弟(新進員工),怎麼回答問題。」

 

她經常練習幾個常用的英文單字:「像廁所啦……,toilet……。」

 

秀蓮是身心障礙者的就業模範,「工作」使她成為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姜秀蓮不因智力障礙設限,反而自食其力掙錢貼補家用。(攝影:陳沛妤)

 

「早上,我給我媽媽5千塊,她給我1千塊。」秀蓮告訴我,她的意思是,現在每次領到錢,就拿給媽媽,媽媽再給她零用錢——她已經是家中重要的經濟支柱。

 

一個人被信賴、被尊敬的能力,從來就與智力無關。

 

「喜歡工作嗎?」我問。

 

秀蓮拚命地對我點頭:「喜歡、喜歡!」,陽光穿透玻璃窗籠罩著這個美麗的女孩,她仰頭哈哈大笑起來。回顧上集

 

 

【上報人物看更多】

●智障孩子更需要工作「碰撞」 機場小小兵姜秀蓮(上)

●生下「美好」缺憾 董娘余玉蟬撐起唐寶寶就業教室(上)

●一片鍋巴開啟西藏奇遇 傳奇沉香大師江敏吉(上)

●科技宅謝綸創辦「電獺少女」 夢幻戰情室大直擊(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