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宗HIV帶原者腎臟活體移植  重燃「被忽略一群」生存希望

麥浩禮 2019年03月29日 12:06:00

美國巴爾的摩進行了全球首宗愛滋病患者活體臀臟移植手術。(美聯社)

美國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市醫師近日完成全球史上首宗愛滋病患者活體捐贈腎臟手術,成功將一名35歲帶有愛滋病毒的女士的臀臟,移植到一位同樣感染愛滋病毒的病人,且目前沒有出現排斥問題,成為繼2013年允許愛滋者逝者能捐出大體器宮後另一個里程碑,提高苦候器官移植的病人的生存希望。

 

 

捐贈者為36歲來自亞特蘭大的瑪汀妮絲(Nina Martinez),任職公共衛生顧問,由於早年血庫尚未有常規愛滋病毒檢測,瑪汀妮絲在6周大接受輸血時不幸感染愛滋病。長大後一直對器宮捐贈很感興趣,除了希望自己善心可以改變他人的命運後,也冀抹清世人對愛滋病患者的世俗負面態度。

 

捐腎救人

 

2018年夏天,她希望將腎臟捐給她同樣有愛滋病患者的朋友,並開始詢問捐贈的可能性。雖然朋友最後等不及去世,但瑪汀妮絲沒有因而卻步,決定將腎臟捐給陌生人。手術後2天她在病床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我真的很希望大眾重新檢討愛滋病病人的定義,如果有人走出來說愛滋病人活不長,但我就是活生生證明,我已經活了35年,時間跟美國一些流行病一樣長」。

 

在28日的記者會上,瑪汀妮絲對記者表示「感覺良好」,並重申希望自己踏上第一步,令更多潛在捐贈者能完成同樣美事。

 

「由我創下這個醫學傳奇感到十分重要」,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教授塞格夫(Dorry Segev)以及操刀的醫師均稱讚瑪汀妮絲的勇氣,指出歷史性的手術是對愛滋病患者醫療照護的一大進步,並指出接受者身體恢復速度良好,意味手術成功。

 


「過去感染上愛滋病猶如判上死刑,但是現今病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並讓為愛滋病患者得到拯救他人的機會」。塞格夫為著名推動使用愛滋病患者對等移植的重要倡議者,他在早前積極推動愛滋病器官移植公平政策(HIV Organ Policy Equity,hope),終令美國政府在2013年解禁。

 

塞格夫的初心源於從醫經歷所掀動的惻忍之心,「我看見很多愛滋病患者其實有適合的器官移植,但全因他們有愛滋病,眼白白看著他們在等候名單中刪走(死亡)」。不過當局縱使解禁,全美僅有3間醫學院進行有關研究及移植手術,仍然有極大的進步空間。

 

2018年,南非約翰內斯堡金山大學進行了全球首宗愛滋病患者活體肝移植,患上愛滋病母親緊急向患上嚴重肝病,徘徊死亡邊緣且未有適合配對的兒子進行肝臟移植,雖然令兒子有可能感染風險,但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愛滋病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指出「寧願他服藥生存也不想病人死亡,直言南非醫生做了非常合理的抉擇」,而幸運地,南非方面指小孩在移植後體內共不存在愛滋病病毒。

 

與平常人捐贈風險一般

 

塞格夫表示,當瑪汀妮絲找上他時,由於活體移植是從未試過,醫師團隊略為猶疑是,捐贈者的腎臟質素,以及捐贈者在事後能否單靠一個腎臟生活,畢竟長期服用抗愛滋病藥物會造成器官一定程度受損。

 

但塞格夫強調,隨著現在對抗愛滋病的藥物更安全更有效,並引用團隊4萬名患者的腎臟情況研究,認為患者若控制病毒情況得宜,且沒有其他如高血壓影響腎臟健康的疾病,所承受的風險跟平常人是一樣。

 

美國目前有113,000正常人正在等候器官移植,但僅有3萬人能幸運成功獲得配對,正常人移植率已偏低,更不要說這些被忽略的愛滋病患者一群。根據HIV.gov網站指出,有30%的愛滋病人腎臟會出現問題。

 

根據監察移植情況的聯合國器官共享網絡(UNOS)數據顯示,自2016年起,美國已進行了116宗愛滋病逝者與接受者之間的腎臟和肝臟移植手術。

 

UNOS首席醫療官克拉森(David Klassen)博士表示,活體移植的一個問題是需評估接受移植器官會否令他們造成更大的身體傷害,畢竟愛滋病毒在患者上有不同的特性,不過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任何後續問題。

 

美國器官捐贈宗數5年雖然持續上升,但仍有為數不少的人在苦等續命(UNOS圖片)。

 

塞格夫希望未來這種情況推廣到其他醫院上,「從另一方面想,成千上萬的愛滋病人將成為潛在腎臟捐贈者,器官是很寶貴的,多一個有效捐贈者就少一個等候者,對那些名列在等候名單的愛滋病患者絕對有幫助」。
 

關鍵字: HIV 愛滋病 器官移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