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缺乏常識與邏輯教育的中國人受假新聞傷害最大

哈奇士 2019年04月07日 07:00:00

中共在新疆大辦集中營,國內民間反對派對此事幾乎不予關注,恐穆已是中國國內最重要的政治正確之一。(湯森路透)

很難想像,十八年前的911事件發生後,中國國內一大群民族主義者為賓拉登歡呼,十八年後的今天,在紐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槍擊事件過後,中國的網路媒體又掀起了一陣狂歡浪潮,有主流網媒在對襲擊事件報導中充斥著反穆斯林言論和對槍手的支持,最緊要為新興社交媒體如微信上不少公眾號文章通篇表達反穆斯林情緒,更有甚者將其形容為西方社會的癌細胞。

 

例如一篇名為《槍手宣言書上反映了歐洲白人男子的深切焦慮》的文章,將此次襲擊描述為「英勇的報復」,流覽量很快超過了十萬次;另一篇名為「紐西蘭大屠殺不是恐怖襲擊」的帖子,詳細引用了槍手的宣言(翻譯根本不準確,充滿引導性),在大小微信群裡通過截圖進行分享傳播。當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有學者認為,中國國內社交媒體上的恐穆反穆的言論本來只來自一小部分人,但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後,這一比例大幅上升了。

 

可笑的是,與不惜製造謊言吹捧川普相似,反穆也似乎成為了中國民間反對派的主流聲音,而事實上,追捧川普和反穆與否已變成當下中國廣義上的反對派精神內戰的主導因素。從網路上留言可容易看出這兩群人高度重合。

 

反穆的所謂自由派人士大多並不直接為兇手叫好,他們通過擺出種種事例,疏於因果關係,把伊斯蘭教等同於恐怖主義,而高喊大愛包容追求多元文化價值的西方左翼人士則往往被招呼過最,為合理接受難民,多元文化,同性婚姻等進步價值辯護的人會被其二話不說地扣上「白左」「聖母」的帽子,繼而如犯有原罪似的被控以破壞了西方正統的耶教文明根基。

 

闢謠永遠不及造謠

 

當然,如果是真憑實據地批判西方自由左翼的虛偽通病尚且不可,可惜的是新興社交媒體易於令事可被扭曲人可被操縱的特性已讓人失去了原則。在今次槍擊案發生後,微信上通傳幾則反穆人士(反穆自由派及其他)愛轉發的消息新聞,一則是講槍擊案後幾天非洲某地有120名基督徒被穆斯林所殺,為何無人問津?還不是西方政治正確以致的真正歧視?

 

誰知後來被人指出此新聞來源於善於製造假新聞的gatewaypundit,講的是奈及利亞當地多年以來穆斯林遊牧族和農民之間的流血衝突;白左大佬歐巴馬當年撤兵伊拉克和阿富汗,縱容伊斯蘭國的發展壯大,不斷讓美國人民接收中東難民,參拜清真寺(其實是索菲亞大教堂),「歐巴馬曾經手按《古蘭經》宣誓」,文章最後一反問歐巴馬還不是穆斯林?更有甚者,專門翻出來所謂的佐證,意在強調日本社會之所以穩定,正是因為他們全民族排斥穆斯林群體,不給穆斯林人民上戶口,伊斯蘭教在日本被停止傳播,日本禁止進口阿拉伯語的《古蘭經》和日本大學不教授阿拉伯語和伊斯蘭語言等。當然,此等文章過後已被有心人不斷闢謠,但已影響人群是數以百萬以上計的。

 

 

在這眾多嘩眾取寵,宣洩情緒的網路時代,最糟糕莫過於以非黑即白,同質化,整體化思維看問題的氾濫,缺乏常識與邏輯教育的中國人受害尤甚。一篇講述當年羅興亞人也殺了不少佛教徒的文章就可助長如今羅興亞穆斯林受迫害是活該的言論;一份歐洲穆斯林占人口比例趨勢和隨其犯罪率上升的統計就想說明默克爾毀了歐洲,歐洲穆斯林化基督文明被退守了,殊不知歐洲穆斯林年輕一代對宗教也不是那麼熱衷。講到教義問題,幾乎來來去去流傳的都是講明20多萬字的《古蘭經》中提到寬容的只有一處,提到懲罰,火獄,順從,仇恨分別是多少多少次,原教旨主義和聖戰的概念亦被無限放大其想傳播的恐怖之處。沒有多少人想去瞭解它是什麼,不過想把它變成什麼為己宣洩罷了。

 

 

恐穆已是中國最重要政治正確之一

 

根據學者阿克巴‧阿赫美德(Akbar S. Ahmed)的著作《今日伊斯蘭:穆斯林世界導論》裡所講,「伊斯蘭基本教義」是一個不精確,飄忽不定的術語,企圖表達當代的伊斯蘭復興與重振。它是一種信念,認為伊斯蘭是一種面面俱顧的生活方式,涵蓋社會,政治與經濟。它也認為穆斯林失敗是因為他們脫離伊斯蘭正道,並被西方俗世主義和物質主義的意識形態迷惑。其實他們譴責的是西化,不是現代化。而伊斯蘭化本身的過程,即是受過訓練的穆斯林將會努力針對貪污腐化與社會不義發動「聖戰」。

 

值得一提的是,伊斯蘭三大派之一的蘇非派,是寬容,神秘的普世哲學,主張仁慈,謙卑,人主合一,能彌補現代文明的弊病,在西方世界頗有吸引力。另外,很少人會提及中世紀伊斯蘭的輝煌史,當時整個伊比利亞半島在穆斯林的統治底下渡過了繁榮昌盛的五百年,而彼時西歐其它地區則顯得粗野不文。穆斯林王朝建立了雄偉的城市跟真正國際化的大學,整個西歐的知識精英都想到這裡學習從穆斯林地區裡開發出來的最先進科學,以及被他們自己遺忘和埋沒了的古典學問。相較於中世紀歐洲的狹隘,那時的伊斯蘭西班牙地區顯然是一片寬容的綠洲。

 

如今中共在新疆大辦集中營,國內民間反對派對此事幾乎不予關注,因防火牆的隔閡導致的接收資訊不平等和種族宗教歧視者的挑動,恐穆已是中國國內最大的政治正確之一,反穆勢必下去,在穆斯林,維吾爾族和回族逐漸成為國家敵人同時,中國離現代文明亦只能越走越遠。想起如前不久中美貿易戰打得火熱時預設中共倒臺後中國就能順利轉型自由民主制度的許多牆外牆內所謂的專家,就覺可笑,一個人到底是怎樣可以一邊聲援「低端人口」,一邊恐穆反穆的?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北京傳真:「胖鳥」死去 我們如何再利用盜版了解外頭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