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擊敗歐盟高官 政治素人卡普托娃當選斯洛伐克首名女總統

高詣軒 2019年03月31日 15:15:00

卡普托娃(圖左)將成斯洛伐克首名女性總統,她和女兒艾瑪(圖右)前往投票所。(美聯社)

斯洛伐克總統大選結果出爐,幾乎沒有政治經驗的45歲律師卡普托娃(Zuzana Čaputová),在30日的第二輪投票中,擊敗民粹路線執政黨支持的候選人、歐盟執委會副主席塞夫柯維奇(Maros Sefcovic),將成為斯洛伐克第一名女性總統。

 

 

雖然斯國總統職權上屬為「象徵性職位」,行政權仍屬總理,但她的勝選或許也顯示斯國民心思變。以約58%得票率勝過對手42%票數的卡普托娃,先前以從事律師知名,曾針對一起非法掩埋場案件不懈纏鬥14年。此外,斯洛伐克國內的同性婚姻與收養仍未合法化,卡普托娃的自由派立場也令她力挺LGBTQ+族群。

 

記者謀殺案促她參選 主打「善惡大戰」對抗貪汙

 

卡普托娃將本次選舉定調為「善惡之戰」。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卡普托娃隸屬無國會席次的小黨「斯洛伐克進步」(Progressive Slovakia),還是離婚後2個孩子的媽,本次出馬角逐大位,其中一項啟發點正是2018年調查記者庫契埃(Jan Kuciak)疑遭政治謀殺的事件。

 

 

卡普托娃所說的庫契埃,當年為網媒「Aktuality.sk」記者,正在追查斯洛伐克房地產界的逃漏稅及詐欺問題,調查對象牽涉部分執政黨「方向黨」(Smer)人士。警方懷疑庫契埃死因與其調查報導工作高度關連,時任總理費科(Robert Fico)最後還因此被迫下台。

 

在這場「善惡之爭」當中,卡普托娃雖然順應著國內民眾對貪腐的強烈不滿,卻拒絕向對手進行人身攻擊,強調要將品德帶回斯洛伐克烏煙瘴氣的政治環境裡。卡普托娃的勝出,也給了國內在野勢力「變天」的希望,讓他們可以相信近年國族主義、民粹運動的浪潮,已經不再所向無敵。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引述卡普托娃勝選後向群眾表示,雖然過去在政治圈裡,公平與正義是弱勢的存在,但是她的勝出顯示堅持公平正義將會帶來優勢,「我們以為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壁壘是不可打破的,但我們做到了。」這項結果出爐後,對手塞夫柯維奇也表示會致上花籃,為斯國第一名女總統獻上應得的祝福。

 

 

對抗當地惡質掩埋場14年 獲頒「環保諾貝爾」

 

卡普托娃的參選動機部分來自2018年記者庫契埃之死。當年從事反貪調查的庫契埃,與未婚妻一同遭雇用來的殺手擊殺,消息一出,引發斯國民眾強烈怒火,隨後更有數萬人上街抗議,可說是約30年前促進斯國脫離共產統治的「天鵝絨革命」以來,該國最大的抗議活動。當時,卡普托娃就在抗爭民眾之列。

 

斯洛伐克總統候選人:(上)卡普托娃、(下)歐盟執委會副主席塞夫柯維奇。(湯森路透、美聯社)

 

抗爭民眾認為,執政黨利用反對移民、反對歐盟等主張挑起的民粹,只不過是自身貪腐的遮羞布。卡普托娃隨後決定加入新銳的自由派政黨「斯洛伐克進步」,追求幾項簡單的訴求:維護有品的公共生活、並提高政府透明度等。但是卡普托娃也不會固守特定政黨。據《紐約時報》,她已表示若當選就會脫黨,顯示她不願領導這個新的政治機器。

 

 

有著2個10多歲女兒的卡普托娃,現居斯國西部的小鎮佩濟諾克(Pezinok),在成為國家元首之前,她就以環保鬥士知名。時間回到1999年,卡普托娃加入對抗在佩濟諾克的掩埋場的行列,要讓那些以廢棄物汙染小鎮的人士負起責任。經過14年的抗爭後,卡普托娃終於獲得勝利。

 

卡普托娃(圖左)和兩名女兒參與第一輪投票。(湯森路透)

 

《紐約時報》引述卡普托娃表示,對抗當地掩埋場的經驗,讓見識到官僚作業的做法,也了解到體制如何遭到濫用。在抗爭過程中,卡普托娃也學會了應對人身攻擊的辦法,這也是往後她作為候選人必備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卡普托娃了解到:不公義的事情是可以扭轉的,她自稱是「樂觀主義者」,相信改變可以發生。

 

2016年時,卡普托娃更因在佩濟諾克的環境抗爭,在舊金山獲頒有「綠色諾貝爾獎」之稱的高曼環境獎(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卡普托娃表示,這是「勇敢的一課」,表示該案件「是與政治與經濟權力的驕傲與粗野相逢的激烈經驗」,更是「與邪惡相遇的經驗。」

 

 

2極端候選人共獲25% 斯國仍有平行世界

 

善惡之爭的概念,也沿用到卡普托娃的競選理念中:「讓我們一起對抗邪惡」是卡普托娃的競選標語。至於何謂「邪惡」?據《紐約時報》,在一次訪談中,她表示所謂「邪惡」不指涉個人,指的是人的行為。

 

卡普托娃初期競選廣告中,也可以看見她在咖啡廳場景裡,面對一名面色不善的男子對她說:「所以,我們達成交易了嗎?」,卡普托娃則堅定回絕:「不」。該廣告頗具效果,因為廣告中的「惡男」角色明顯影射一名叫科茨納(Marian Kocner)的商人,他被認涉及記者庫契埃命案,也與佩濟諾克的掩埋場有牽連。

 

 
 
 
 
 
 
 
 
 
 
 
 
 
 
 

Zuzana Čaputová(@zuzana_caputova)分享的貼文 張貼

 

但卡普托娃的對手則持續操作民粹議題,重施吸引死忠選民的伎倆,包括稱呼移民是強暴犯、稱同性戀者危害傳統家庭等,反猶太的陰謀論也在國內流傳著。據《紐約時報》,一名有法西斯色彩的候選人,以及另一名主張反北約(anti-NATO)的法官,兩人合計在第一輪投票中囊括約25%的票數,也提醒著斯國內部仍存在許多平行世界。

 

然而卡普托娃並不害怕正面對決,也不願在爭議議題上遮掩,包括支持同性戀權益,最終仍能獲得勝利。《紐約時報》引述政治分析師列斯可(Marian Lesko)表示,雖然要重建民眾對體制的信任仍有一段路,但仍可抱持希望:「我從不記得過去有人主打(卡普托娃)這種議程還能勝出的。」

 

總統蔡英文也在推特上祝賀卡普托娃當選,表示她的勝利再次證明女性克服困境、實現理想抱負的能力,並說盼在未來能與卡普托娃合作守護共同價值:公開透明與人權議題等。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