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走的青春】印度小新娘悲歌 台灣贈牛助少女躲童婚

吳洛瑩 2019年04月02日 07:01:00

印度一名16歲童婚新娘。 (湯森路透)

「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特別是對於還不滿18歲就被綁死在婚姻框架之下的少女來說。

 

過早結婚、成為母親不等於提早走入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平凡幸福,而是掉入一攤混亂的人生泥淖,尼泊爾和印度就是境內童婚現象普遍的兩個國家。

 

印度與尼泊爾世界展望會會長湯瑪斯(Cherian Thomas)與吉頓(Janes Ginting)3月底來台訪問,此行重要目的之一即感謝台灣資助人對於改善兩地童婚所做的努力,他們也同時接受《上報》的專訪,談談兩國對於打擊童婚的作法。

 

印度世展會會長湯姆斯(右)。(攝影:鄭宇騏)

 

尼泊爾世展會會長吉頓。(攝影:鄭宇騏)

 

尼泊爾世展會兒童業務部主任卡琳(左)。(攝影:鄭宇騏)

 

「童婚」其實是為了保護婦女?

 

為何剝奪孩子童年、威脅生命健康的「陋習」不斷上演、社會體系如何偷走了上千萬少女的花樣年華?

 

「以前實行提早結婚其實是為了保護婦女。」印度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會長湯瑪斯告訴《上報》,造成童婚盛行的主因並非僅是貧窮,從歷史背景來看,在過去戰爭衝突不斷的時代,「婚姻」可以保護處於弱勢的婦女遠離帝國征服者的性暴力,那時年輕、「未婚」又貌美的女性最容易成為受害目標,因此「提早結婚」成了當時可以抵擋性侵的盾牌。

 

隨著時間演進,「貧窮」變成童婚問題的主要推手,但問題背後的紋理脈絡是複雜的文化經濟因素。女兒終究要出嫁、回報的經濟價值少,但兒子卻是一種保護、可以防老,這是印度和尼泊爾社會根深蒂固的觀念,湯瑪斯比喻這種想法就像是認為「養女兒是在幫鄰居家澆花」,因此當貧窮襲來、資源有限,只好讓女孩及早出嫁、經濟負擔提早結束。

 

印度世界展望會會長湯姆斯(左)與資深主任Sadhan Pramanik(右)來台出席3月30日的活動。(世展會提供)

 

愈早嫁女   嫁妝愈少

 

再者,湯瑪斯指出在印、尼兩國社會中,女方必須支付嫁妝給親家,因此女孩愈早出嫁,原生家庭所需負擔的嫁粧愈少,反之亦然。

 

 

但嫁妝制度卻又助長了另一個變了調的「媒妁之言」。

 

湯瑪斯說,為了不讓財產外流,因此不少印度家庭從小就把女兒「許配給」母親家族中的男性長輩親戚,例如舅舅。如此一來,嫁妝可以順理成章的留在「娘家」。

 

同時,正因為這些「舅舅新郎」的年紀都常都等不了「小新娘」長大成人,童婚的魔爪才不斷伸向女孩抓住那些貧窮的,也撕裂那些富足的,各種種姓階層之下,都有一些血淋琳的案例。

 

印度童婚比例大幅下降

 

幸好,這些現在聽起來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童婚理由有消退趨勢,貧窮則繼續牽動悲劇發生。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The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Unicef)2018年的資料顯示,印度女孩18歲前結婚的比例為南亞之冠,好消息是,過去10年之內,已從47%下降至27%左右。

 

迷信充斥   「牽手會懷孕」家長促早婚

 

但尼泊爾的少女仍在奮戰。

 

這個「聖母峰」腳下的內陸國童婚比例仍高達近40%,除了有不少和印度相似的社會文化因素,助長童婚之外,當地許多位處高山之間的鄉村,因為與外界資訊接觸少,導致毫無根據的迷信扼殺了本應無憂的童年。

 

 

尼泊爾世展會兒童業務部主任卡琳(Pratigya Khaling Rai)表示,自己服務的個案少女,認為跟男生牽了手就可能懷孕,因此自願結婚,或是對結婚抱持了美好幻想,認為這是一個可以脫離原生家庭貧窮困境的途徑,卻不知過早結婚、「小孩生小孩」,不僅無法脫貧,小媽媽更需承擔分娩時身體尚未成熟而帶來的致命風險。

 

草根性組織即時通報力阻童婚

 

如何終止童婚發生,責任從來都不只在任何一方身上。健全的社會網絡需要政府、非政府社會機構,或是左鄰右舍共同編織。湯瑪斯指出,印度固然有一部「好的」禁止童婚法令,但究竟要如何落實執行才是重點。

 

印度與尼泊爾世展會分別在當地各設有36個、11個行政區服務,透過在各地區設立兒童保護委員會、協助建立青年社團等單位,並對家長、學校老師、執法人員,以及具有影響力的宗教領袖倡議、傳遞終止童婚的重要性,也建立通報機制,一旦地區兒童保護委員會獲報童婚,即時傳喚女童家人、力阻童婚發生。

 

尼泊爾世展會會長吉頓(中)及兒童業務部主任卡琳(右)。(世展會提供)

 

台灣資助一頭牛   印度少女躲過童婚安排

 

被童婚輾壓的心靈,是社會文化背景遭到扭曲後的產物,需要各方一層層堆疊出修補後的安全網,遠在太平洋這端的台灣也能為此盡份心力。

 

住在印度比哈爾邦(Bihar)鄉村的比尼塔(Binita)原先也被父母安排18歲以前結婚,好減少家中養女的經濟負擔,獲得來自台灣世展會的資助獲得一頭乳牛,並學習豢養牲畜的技能,每個月可以靠著賣牛奶賺取92美元。

 

解除了童婚的枷鎖,少女終於擁有可以做夢的權利,比尼塔說:「我想實現當老師的夢想」。

 

世界展望會「資助兒童計畫」

 

2018年,台灣世界展望會與16萬名資助人透過「資助兒童計畫」幫助了國內近5萬名弱勢兒童獲得穩定的教育支持與培力發展,在全球34個國家、85個計畫區服務近24萬8000名貧童及家庭、社區。

 

3月30日下午,台灣世界展望會特地邀請了來自馬利、宏都拉斯、瓜地馬拉、印度、寮國、尼泊爾等世界展望會的會長及工作人員,與近200位長期關懷兒童的資助人及捐款人見面,分享透過水資源暨衛生、教育、糧食保障、兒童保護等方案,幫助各地家庭脫離貧困、讓孩子有實現夢想的權利。

 

台灣世界展望會會長王偉華表示,世展會將繼續努力以科技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讓國內外貧童擁有轉變生命的契機。

 

關鍵字: 世界展望會 童婚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