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最難教的課是「自由」 自學媽媽陳裕琪(上)

陳德愉 2019年04月13日 10:00:00

陳裕琪(左)現為台北、台中、高雄、雲林、金門、台南六縣市的「非學校」型態,以及台北、高雄、雲林這三個縣市的「學校型態」自學審議委員。(攝影:張文玠)

現在想要在家自學並不困難,只要家長提出申請,經過各地方政府的自學審議委員會通過,孩子便可以在家自學。家長們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將孩子帶離學校,審查過上千個申請案的自學審議委員陳裕琪,告訴我一個讓她印象深刻的場景:

 

「那個男孩原本在全人中學(位於苗栗的實驗學校)就讀,後來離開全人,自己申請在家自學,他送來的方案只有兩張紙,上面寫著他預備以『打獵、捕魚、農耕』、『爭取原住民權益』,作為自己的學習內容。」

 

「面談的那一天,他告訴我,他是從凱道抗議現場來的,他正在幫助原住民抗爭。我告訴他,你這樣只有兩張紙是不會通過的,他說,他就是要來挑戰我們…於是,我跑去凱道與他面談。」

 

「他的父母都是公教人員,媽媽是老師,談起這個孩子都快要哭了,弟弟已經上大學,看得出來很瞧不起哥哥。媽媽說,她真的不瞭解這個孩子,但是還是希望我們通過,讓孩子有張高中文憑。」

 

「第二年申請面談時,他又來了,滿臉鬍鬚,衣服更加襤褸,他告訴我,他正在幫助馬躍比吼,已經在凱道上住了一年了…興高采烈地說明他這一年的見聞。當他站起來轉身離去時,我才看到他的褲子上開著大洞,露出半隻大腿。

 

就在此時,一個穿著精緻的小公主走進來,與他擦身而過。小公主身旁是一位華貴的婦人,貴婦侃侃而談著女兒是音樂天才,現在的學校教育無法配合她的學習,所以他們決定在家自學,她的家庭非常富有,請了各種家教,教學計劃非常完整…談到最後我只能對女孩說,「妳要多休息,不要太辛苦了…」

 

「這就是自學的現場。」陳裕琪雙手一攤。

 

陳裕琪是自學審議委員,審查過上千個申請案。(攝影:張文玠)

 

 

全台最忙審議委員 見證10年自學潮爆發

 

陳裕琪現在擔任台北、台中、高雄、雲林、金門、台南六縣市的「非學校」型態,以及台北、高雄、雲林這三個縣市的「學校型態」自學審議委員,一年審查超過兩百件案子,是全台灣審查量最大的審議委員。

 

「我擔任審議委員的十年,就是台灣自學大爆發的十年。」陳裕琪告訴我:「106年,有4786名孩子在家自學。」

 

陳裕琪自己,就是自學家庭的媽媽,是她的孩子帶著她走上這條實驗教育的道路。「我的貴人就是我的孩子,」陳裕琪說:「他們,使我成為更好的人。」

 

我和陳裕琪約在她家附近的咖啡廳,她坐在最深處,和一個大男孩對坐,兩人面前都端著電腦,各自凝神專注地工作。一個容貌俊秀的男孩子抬起頭,笑瞇瞇地向我打招呼,他是陳裕琪的二兒子張博霖,國中時在家自學,現在已經是個大學生了。

 

看得出來,他非常習慣與媽媽一同工作、讀書,因為,母子倆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孩子長大了,媽媽也長大了。

 

陳裕琪自己就是自學家庭的媽媽,是她的孩子帶著她走上這條實驗教育的道路。「我的貴人就是我的孩子。」(攝影:張文玠)

 

 

唐鳳媽一句話點醒她 陳裕琪親帶孩子「逃學」

 

我和陳裕琪聊天,她的短髮齊肩脂粉未施,家常穿著格子襯衫,消瘦的臉頰上最引人注意的是一對表情豐富的大眼睛,那是一對經常和孩子們講話的眼睛。

 

「我家老大讀國中時給我很大的震撼。」她回憶著,經常,在一個稀鬆平常的午後,正在讀書的孩子會突然暴怒起來,開始大罵自己「根本不能接受這些內容,卻做了老師要他做的事」,然後不停地告訴陳裕琪「他快瘋了」。

 

陳裕琪嚇到了,「我只能對他說,『你不想去上學就不要去了』。」

 

老大成績好,所以和老師還有「談判籌碼」,老二的問題更加嚴重,「老二是個功課中等的孩子,他在學校發生困難了,沒有人會重視。」陳裕琪回憶。

 

「我打電話給李雅卿(唐鳳的媽媽,台灣自主教育聯盟創辦人),向她訴苦,說我孩子的種種狀況,她回答我『妳可以不要這樣(這種學習方式)』。」

 

李雅卿的一句話讓陳裕琪愣住,「對啊!我可以有別的作法啊!」她眼睛睜大看著我:

 

「我讓我的孩子逃學了,而且是我帶著他逃的!」

 

李雅卿的一句話讓陳裕琪愣住,更開啟她離職全心投入「自學媽媽」的契機。(攝影:張文玠)

 

這個決定引起家庭風暴,先生擔心孩子一旦自學「國中自學難道高中也要自學嗎」,「將來大學怎麼辦呢」,寫了一封長信阻止陳裕琪做這件事。

 

「我只好也寫了一封長信回答他,」陳裕琪告訴我,那封「回信」的內容是:「你所害怕的事情,我也一樣害怕,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情如果現在我不做,將來一定會後悔…」

 

於是,父母抱著一條忐忑的心,讓老二回家自學了,原本在主婦聯盟擔任秘書長的陳裕琪,離開工作成為專職的「自學媽媽」。透過主婦聯盟的介紹,她與其他兩個家庭組成三個孩子的「共學團」,請老師教數學、中文、社會,她自己教自然科。

 

 

沒了校園高牆 最難的是教孩子「自由」

 

我問她,自己教孩子,難嗎?

 

陳裕琪瞪大眼看著我:「其實,對自學媽媽來說,學科並不是最難的。」

 

最難的,是去教孩子「自由」。

 

「沒有自由是容易的,有自由是不容易的;因為,當你的時間被限制,你只要去咒罵這些限制就好,但是,當你有了自由之後,去學習它,卻需要花很多的功夫。」

 

一開始當然規劃了許多課程,但是很快地,陳裕琪就發現是行不通的。

 

「我看到他(老二)每天早上從床上移到電視機前,然後一直看電視,看到快吐了,再移去電腦前,開始玩遊戲,玩到他累了,再移去床上…」

 

她瞪大雙眼,用兩隻手掌比出一個會移動的方塊,就在她的眼睛下面移過來,再移過去…

 

「我看得很抓狂,就會罵他,於是我們的關係變得很差。」

 

陳裕琪與二兒子張博霖關係極好,但博霖國中階段剛開始在家自學時,母子倆一度關係陷入緊張。(攝影:張文玠)

 

「這就是我家的『自學第一期工程』,他在學習自由,我也在學習自由,然後我們倆痛苦地磨合。」

 

那個「會動的方塊」,是自己的孩子,而這就是對父母最難的挑戰:忍耐著「不對自己的孩子出手」。

 

看著孩子散漫在家,陳裕琪急得團團轉,「我會對他大吼『我不是你家裡的老師』!」她對我苦笑。

 

「我不斷問自己,我究竟是媽媽,還是老師?」(下集待續

 

 

【上報人物】
●社運流氓翻轉實驗教育 搶救背後的親子問題(下)
●智障孩子更需要工作「碰撞」 機場小小兵姜秀蓮(上)
●一片鍋巴開啟西藏奇遇 傳奇沉香大師江敏吉(上)
●科技宅創辦「電獺少女」 夢幻戰情室大直擊(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