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陳裕琪】社運流氓翻轉實驗教育 搶救背後親子問題(下)

陳德愉 2019年04月13日 10:01:00

在一次又一次的磨合中,陳裕琪確認自己的信念,她告訴我:「最後,我很確定,我是媽媽,不是老師。」(攝影:張文玠)

在一次又一次的磨合中,陳裕琪確認自己的信念,她告訴我:「最後,我很確定,我是媽媽,不是老師。」

 

「每個人都有自主學習的能力,我只是孩子許多學習對象中的一個而已。」

 

老二在家自學兩年半,國三時,他主動告訴媽媽,想要回到學校。學校曾經使他受傷,如今他認為自己已經長好肌肉,能夠去面對學校生活了。

 

孩子的自學結束,陳裕琪的「自學人生」卻從此開展。

 

 

親歷教育現場引爆社運魂 「家長們最無助」

 

「我本來是個流氓!」她憋著笑,小聲地說。

 

陳裕琪念大學時主動到主婦聯盟擔任義工,畢業後繼續擔任專職投入環保運動,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要求「嚴懲社運流氓」,陳裕琪當時就被列入「環保流氓」中。

 

這位呼嘯街頭的社運工作者,結婚生子後成為「一個專職寵孩子的媽媽」,在柴米油鹽洗衣打掃裡,低頭專注地看著自己的孩子,收起了自己的翅膀。可是,也是孩子把她帶出家門,帶進實驗教育領域。從此,陳裕琪的「社運魂」大爆發,成為第一線的自學審議委員,行走全台灣,看遍所有實驗教育的現場

 

站在第一線看到的,是真實活著的一個個家庭、一個個孩子。

 

陳裕琪說:「其實,很多時候需要幫忙的不只是孩子,父母也需要幫忙。」

 

然後,她細細地告訴我,她這十年來遇見的那些「需要幫助的父母們」,冰山一角…

 

陳裕琪擔任自學審議委員,十年來遇見不少「需要幫助的父母們」。(陳裕琪提供)

 

 

唬爛造假樣樣來... 自學慘變「合法逃學」

 

有個爸爸來申請自學,他對陳裕琪說,孩子有重度憂鬱症鬧著要自殺,不能去學校上學,後來,陳裕琪請媽媽來面談,媽媽一來就哭,哭著說孩子在家給全家人帶來很大的壓力,媽媽自己已經鬧自殺好幾回了。

 

還有一次,一個媽媽為戶籍在台北的孩子申請自學,陳裕琪看到媽媽的居住地與工作地都在桃園,便問說這樣兩地跑,媽媽是很難照顧的,是不是把孩子也遷到桃園去呢。

 

媽媽一直不肯,閃爍其辭,最後陳裕琪只好把孩子原來就讀學校的教務主任找來,這個主任才含糊地說,孩子在台北唸書時就經常請假不來上學,「應該是不想被找到」,陳裕琪單刀直入地問:「媽媽是在躲債嗎?」,媽媽這才承認為孩子申請自學,是要帶著孩子出門躲債。

 

陳裕琪曾遇到債務纏身的媽媽,為了躲債謊稱女兒罹患憂鬱症以申請自學。(攝影:張文玠)

 

一個陸配來為孩子申請自學,計畫書寫得洋洋灑灑,媽媽也講得頭頭是道,陳裕琪聽著聽著,突然問她,計畫中寫的教材,媽媽打算怎麼教呢?

 

這個媽媽一聽到問題就語塞了,脹紅著臉說不出話來,陳裕琪不假思索地立刻衝口而出:「妳究竟是要把孩子帶去哪裡?」

 

這位陸配媽媽沒有回答,轉身離開面談室,她的面談時間是早上十點,下午五點面談時間截止,陳裕琪要離開會場時,媽媽從柱子後閃身出來,哭哭啼啼地拉住陳裕琪說:「求求妳一定要讓我通過,不然我回去會被先生打的。」

 

陳裕琪震驚地問她:「孩子究竟送去哪裡了?」這個媽媽哭著回答,她也不知道,孩子要送去深山裡,那裡還有許多的孩子…

 

一個在銀行業擔任高階主管的爸爸,來為兒子申請在家自學,父親是台大畢業的菁英,孩子目前在北市一所明星公立高中就讀,但是父親準備自己教孩子。自學計畫寫得非常好,可是面談過程中,陳裕琪發現孩子始終不發一語,便很客氣地請父親先離開。等到父親一走,陳裕琪問那個孩子「你想要在家自學嗎?」,孩子直接回答:「請妳千萬不要讓計畫過。」

 

原來,父親嫌孩子太懶散,公立學校不夠嚴格,打算自己在家「打出優等生」。

 

陳裕琪前往高雄自學學生實地家訪。(陳裕琪提供)

 

 

帶他們學中玩 陳裕琪:父母別將個人榮辱連結小孩

 

陳裕琪坦承,僅僅依靠書面審查,是很難確認實際的自學狀況的,「國家既然已經把教育權交給父母,那麼,更重要的是事後的訪視。」她直言。

 

除了四處奔波審查自學申請案,陳裕琪現在也是親朋好友間的「親子問題解決之鑰」:學校適應不良的、書讀不好的、與父母關係惡劣的,各種問題都送到她這兒來。

 

「常有朋友送孩子到我家來住,」她坦言:「或者是孩子放學後來我家讀書的。」

 

除了四處奔波審查自學申請案,陳裕琪現在也是親朋好友間的「親子問題解決之鑰」。(陳裕琪提供)

 

種種家庭難題到陳裕琪面前似乎都能迎刃而解,我問她,最不能忍受的狀況是什麼?

 

「我最不能忍受的,是『賣小孩』的父母!」她大聲地回答我。

 

「有許多父母,榮辱都來自他們的孩子,把孩子成長過程中的小成就,當作是自己的成就。」

 

「我們要了解,他是他(孩子),你是你(父母),父母一定要清楚——孩子成長過程中的小成就是與他(孩子)有關,不是跟你(父母)有關。」

 

接著,陳裕琪壓低聲音對我說:「其實,那些放學後送來我家讀書的孩子,我都帶他們去玩——」

 

「我救了多少小孩…」她微笑著,對我擠擠眼,那對與孩子談話的眼睛便閃啊閃個不停。(上集回顧

 

 

 

【上報人物】

●最難教的課是「自由」 自學媽媽陳裕琪(上)​

●智障孩子更需要工作「碰撞」 機場小小兵姜秀蓮(上)

●一片鍋巴開啟西藏奇遇 傳奇沉香大師江敏吉(上)

●科技宅創辦「電獺少女」 夢幻戰情室大直擊(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