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全民調決定總統提名人的謬誤

主筆室 2019年04月12日 07:02:00

國、民兩黨同時因為「該不該提名現階段民調最高者」為總統參選人,不約而同在總統初選提名過程陷入泥淖。(湯森路透)

就在民進黨更動總統初選期程之際,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被逼著表態:「沒有意願參選總統」。一般咸認,吳敦義當然「有意願」參選總統,但他民調過低,只好退而求其次當個「造王者」,這項表態也被認為是國民黨直接徵召韓國瑜的利多。如果民進黨更動初選期程是「不顧程序正義,違背民主創黨精神」,那國民黨跳過初選直接徵召,又該揹上什麼樣的罵名?

 

其實,民主國家的政黨在整個政治體系裡的工作是「利益的匯集」,它主要的任務時時刻刻蒐羅民意,在選舉時推出最強的候選人贏得選舉,進而實現自己的理念。政黨要透過徵召、黨員投票或民調來推出自己的提名人,都是它的家務事,外人很難置喙;所以抨擊國民黨直接徵召韓國瑜是違反民主,斥責民進黨更動初選時程是違背創黨精神、「乾脆戒嚴算了」,除了累積相罵本,實在意義不大。

 

有趣的是,國、民兩黨因為「該不該提名現階段民調最高者」為總統參選人,不約而同在總統初選提名過程陷入泥淖。但事實上,這套以全民調決定政黨總統提名人的制度,有幾項立即可見的問題:

 

一、什麼叫「全民調」?要對比或互比?母體怎麼採樣(要排除競爭政黨的支持者嗎?要不要加入手機民調?比例多少?)樣本數多少?容許多大的誤差?種種因素,差之毫釐,繆以千里。

 

二、如何排除來自競爭政黨或不穩定選民的策略性回答?這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四年前的洪秀柱事件,當時在洪秀柱成為國民黨初選唯一一位登記者後,泛綠支持者口耳相傳一致支持洪秀柱以通過國民黨內的「防磚條款」,若干民調甚至出現她微幅勝過當時如日中天的蔡英文,直到初選通過後民調急降,也導致最後的「換柱風波」。民進黨市議員高嘉瑜昨天批評民進黨初選延期後,不再有臉批評當初國民黨換柱,這說法顯然有誤;民進黨當初從未批評「換柱」,而是樂見「換柱」,因為這是國民黨當時自亂陣腳,終至一敗塗地的關鍵因素。

 

三、現階段的民調高,絕不代表九個月之後真正大選時民調高,否則民調就可以決定總統當選人了,何必再選?所以,即便不計選舉過程不可測的變因,政黨主事者對於提名人在競選過程可能遭受的攻擊,當然得預先綢繆。

 

準此,國、民兩黨目前總統民調最高的兩名參選人韓國瑜與賴清德,在面臨大選時已可預見有不同程度的問題。

 

國民黨目前想徵召韓國瑜的理由在於他當選高雄市長只有三個多月,所以韓「不好意思」自己跳下來參選,只好透過徵召為他排除障礙。不過,國民黨中央不容同黨籍候選人在初選時檢驗韓,民進黨在大選時有可能放過這個可見的瑕疵嗎?更何況,民進黨現在亟於在兩岸統獨議題上與國民黨對陣,相對於朱立倫與王金平,誰會是民進黨現階段的「天菜對手」?那些現在把韓國瑜捧上天的深藍韓粉,其實應該冷靜思考。

 

賴清德挑戰蔡英文的最大爭議在於他將換下也想連任的的同黨籍總統,這形同否定所屬執政黨的政績,在大選時一定會出現後座力。民進黨延後了初選期程,但引信還在;設若賴清德在兩個月後的民調以誤差範圍微幅勝出,民進黨還要不要臨陣更換主帥?這種微幅的差距抵得過換下現任總統的成本嗎?蔡英文及其支持者會心服嗎?如果屆時內亂不止又該如何打仗?

 

政黨當然有權以它自己屬意的方式推出它自認最強的總統參選人,不過,這套全世界幾乎絕無僅有的全民調初選,卻因為藍綠兩黨各自出現非典型參選人(一位是剛上任未久的地方首長、一位是挑戰現任總統的前閣揆),而使得它的瑕疵放大了好幾倍,甚而可能扭曲大選結果,侵蝕民主政治的正常運作,有識者未來豈能不引以為鑑。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