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經緯:韓國瑜在哈佛與史丹佛學到的幾堂課

韋行之 2019年04月13日 07:00:00

韓國瑜這趟哈佛與史丹佛大學之旅,真正應該學到的課是正視現今美中關係的真實面。(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訪問美國東岸波士頓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的台灣研究小組,人還未到,就發生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吐槽」韓國瑜參加的根本不是演講,而只是閉門會談,韓國瑜則回應要王丹不要管台灣的事。

 

這些口水其實不重要,真正的重點是:一個剛當選台灣地方首長、但受到民氣力拱、有可能挑戰總統寶座的韓國瑜,這趟哈佛以及隨後的史丹佛大學之旅應該學到什麼?

 

韓國瑜在閉門簡報的講稿主題為「接地氣的力量:他們坐而言,我起而行」(The Power of Down to Earth: They Talk the Talk, I Walk the Walk)。作為研究兩岸與台灣的學術機構,這個主題當然引發興趣,相信費正清中心的中國通和台灣通們也會對「韓流」現象有興趣。但興趣歸興趣,這些美國學者專家也認知到韓國瑜在台灣政治中的份量,特別他是現階段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呼聲最高的人選,也是打遍台灣政壇無敵手的熱門政治明星。

 

也因為如此,包括韓國瑜之後造訪的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這兩所美國東岸和西岸頂尖研究單位的專家,更期望了解韓國瑜對於亞太局勢、美中台情勢以及兩岸關係的立場與看法。韓國瑜出訪前會見他碩士論文指導老師蘇起,蘇起給他的建議是不要談中央層次的問題,韓國瑜也自稱只是去交朋友、招商,不談敏感的事。

 

如何解釋香港的倒退

 

問題是,千里迢迢跑一趟美國東西岸,老美怎麼會只想聽「韓流」如何崛起?就像更早之前另一位總統大選黑馬、台北市長柯文哲前往華府「面試」,據說美方對其兩岸主張內容空洞感到不滿,韓國瑜無可避免地一定要碰觸敏感的兩岸議題。尤其他上個月訪問香港和澳門見了兩位特首,語出驚人「自己好像也可以選特首」。他隨後分別踏進中國駐港、澳的連絡辦公室,成了北京宣傳「一國兩制」最好的題材,更與4月9日香港「占中九子」被法院定罪之事形成極端諷剌對比。因此,他如何自圓其說他對「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言論、新聞與結社自由倒退的看法?這是他在身處美國自由派重鎮新英格蘭地區的哈佛大學要學的第一堂課。

 

第二堂課是:今年1月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談話裡,已經明確表明所謂的「九二共識」,只有北京堅持的「一個中國」,沒有國民黨宣稱的「各自表述」,習近平更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劃上等號,此舉形同閹割國民黨對「九二共識」定義的空間。

 

韓國瑜上個月在深圳會見北京國台辦主任劉結一時,非但沒有當著劉的面強調國民黨堅持的「一中各表九二共識」,還在劉結一重申習近平元月的講話重點後,呼應說他強烈支持「九二共識」,因為這是海峽兩岸的交往定海神針!

 

「九二共識」還有用嗎

 

因此,韓國瑜無法迴避的考題是,如果他有意挑戰更上層樓,還能用「九二共識」作為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基調嗎?更遑論韓國瑜曾經用「你儂我儂」、「指腹為婚」來形容兩岸關係,但美方若是問他為何北京依然持續打壓台灣外交空間、上個月底人民解放軍軍機更飛越台灣海峽中線,進行挑釁之舉?這位現階段在台灣人氣最高的市長,難道還能用「只是因為總統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識」來回答嗎?

 

第三堂課也是最重要的一堂課。去年十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重要演說,他強調川普政府認為過去20年來美國對中國的「交往政策」已經失敗,中國已不只是美國的「競爭對手」,而是「敵對對手」。打了一年多的美中貿易戰本身,也是為了遏阻中國藉由強迫外資技術移轉、不當補貼國營企業、竊取智慧財產權等作為,轉化為北京推動其「2025中國製造」計劃。尤有甚者,川普政府推動「印太戰略」,表面上說沒有排他性,實際上也係為了制衡中國的崛起。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多次閈「債務陷阱」來批判中國推行「一帶一路」,也隱含如此戰略思維。此一「更有效制衡中國」的思維,在美國政、學、商界已成為跨黨派共識。

 

甚而,韓國瑜隨後要造訪的史丹佛大學,其著名的「胡佛研究所」去年年底才發佈一份題目為「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戎」的報告。內容提到中國全面滲透、影響美國大學、研究機構、媒體、企業,建議美國政府必須有效防堵。美國對中國已全面提升警戒,而且還聯手其他國家,韓國瑜卻仍主張兩岸「你儂我儂」,根本與美國的戰略背道而馳。

 

「最愚蠢的高潮」

 

也因為中國已成為美國政治、經濟、社會、安全的威脅,美國視台灣為其「印太戰略」的重要戰略夥伴。這是現階段構築美中台三角關係最重要的現實層面。因此,哈佛與史丹佛大學的學者、專家,在聽完韓國瑜「自我感覺良好」的「韓流」分析後,肯定會測試他對上述美中關係的理解程度和因應之道。

 

韓國瑜也坦承,他在問答時間被問到許多有關兩岸關係的尖鋭問題,但他推託說這些議題都不是一位市長能夠回答。顯然他採納蘇起的建議,遇到敏感兩岸議題就採取「能躲就躲」的迴避態度,以免自曝其短,或是説出有違美國利益的答案。對韓國瑜而言,此行訪美主要目標是維持參選的熱度,出口轉內銷,同時「靜待」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處理」其他競爭者。也因此他選擇不訪問華府見美國官員,避免發生柯文哲面臨的難堪。

 

儘管如此,川普政府仍會密切觀察韓國瑜訪美相關言論。日前已經有美國保守派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撰文批評韓國瑜和柯文哲是台灣兩位「危機的親中候選人」,指出他們可能會以犠牲美國友誼為代價來討好中國,這將「最愚蠢的高潮」。由此可見美方對韓、柯兩人的不放心和不信任。

 

由此可見,韓國瑜這趟哈佛與史丹佛大學之旅,真正應該學到的課是正視現今美中關係的真實面,具體且誠實提出自己的主張。更重要的是,若韓國瑜果真有意更上一層樓,就必須修正他膚淺、短視、一廂情願的兩岸政策主張。

 

 

【延伸閱讀】

陳嘉宏專欄:韓流沒有褪色 選總統已起心動念

國際經緯:華府之行是柯文哲的學習之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