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自由主義:賴清德的致命缺點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19年04月17日 00:01:00

賴清德的人生充滿了逆境,靠著他過人的毅力走到今天這一步,但他總是讓人覺得孤傲。(攝影:李智為)

美國建國先賢裡,只有兩個真正是貧苦出身,漢彌爾頓和富蘭克林。這兩人從小就在社會打滾,漢彌爾頓後來在富商的資助上,到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前身唸法律,在革命戰爭中立下戰功而出人頭地。富蘭克林則是從學徒開始,一路打拚,後來開印刷廠致富,發達後,潛心投入科學和政治,「獨立宣言」起草、「對英和約」簽定、「制憲會議」參與,這些建國初期的重要事件,富蘭克林無役不與,他還成為美國務實精神的代表人物。

 

出身清寒而能成就大事,本身的毅力和努力,絕對超過一般人,那種想要出頭的渴望,可以讓他們在別人累到不行的時候,仍舊能伏首案頭,寫出一個狀子、擬出一個書稿,或是多跑幾百哩路也要把事辦好。而貧苦的經驗,也讓他們對社會低下階層能夠「人飢己飢」地感同身受,所以漢彌爾頓和富蘭克林都是有名的慈善家,因為他們幫的不只是別人,而更是成千上百的自己。

 

也因為經歷過這樣的社會階層流動,漢彌爾頓和富蘭克林都對人性有驚人的洞見。法國大革命將興之際,漢彌爾頓時任美國首任財長,他就預見了法國大革命的浪漫精神,終會因理念純粹和人性不相容而導致恐怖衝突,他從沒到法國,僅從報紙書信得知法國事態,就能有如此深刻的觀察,那是對人性有透徹的了解才辦得到。而這種對人性的了解,反映在富蘭克林身上,就是他對民主的堅信,他相信普羅大眾的集體智慧,一定勝過菁英政客的由上到下領導,所以他從殖民地議會時期,就領軍對抗隨時想要在人民身上加稅的領地總督,可以說是第一代的民粹政治家。

 

漢彌爾頓和富蘭克林,人生成就驚人,但他們身上沒有「人定勝天」後的苦情,而是充滿感謝上天的滿足快樂。然而他們豁達的背後,也許也是了解憑著自己不圓滿的性格、不起眼的出身,能夠青史留名,就已經相當足夠了。他們性格哪裡不圓滿呢? 兩人在道德上,也許相當守信重然諾,也許不貪不騙,但他們都好色,對婚姻不忠貞。漢彌爾頓偷情偷到被詐財,最後還要寫個「告全國同胞書」來解釋自己的背德,而越描越黑,終究壞了他選總統的任何可能性。富蘭克林拋下妻子,遠赴大西洋對岸,在英法兩地,到處與女人眉來眼去、搞七捻三,一去就是十幾年,最後還讓妻子獨自老去。人非聖賢,就算開國而稱聖封神,終究也還是人。

 

政治事業不是宗教事業,純一的道德至上,並不適宜。也許宗教的開宗立派,需要無瑕的聖人領軍,但政治領袖,還是有點人性的缺陷比較好。因為從自身的不完美,他們可以懂得人性的不完美,而在政策的構想、推行上,他們就比較不會頑固不知變通的埋頭猛幹,而懂得妥協,懂得條條大路通羅馬的政治意境。尤其是民主政治,沒有獨裁君王的一言九鼎,妥協的藝術更是重要。凡事都要靠別人才能完成的民主政治,不懂妥協,就是死路一條。漢彌爾頓和富蘭克林都很懂妥協,漢彌爾頓為了解決聯邦政府財政問題,為了讓聯邦公債可以發行,硬是把紐約的首都地位給賣掉,才換來麥迪遜的眾院投票同意。富蘭克林在英國遊說殖民地利益,一直到革命前夕,都還在尋求英美和平共存的方案,這是他事事求圓融的態度所致。他在制憲會議上,更是那個把最後「參議院按州選,眾議院按人口選」的歷史性妥協方案提上檯面的重要人物。

 

不能妥協,就是賴清德的致命缺點。

 

賴清德的人生充滿了逆境,靠著他過人的毅力走到今天這一步,但他總是讓人覺得孤傲。雖然看遍人間冷暖,但他沒有漢彌爾頓和富蘭克林的豁達,他完美的性格、無缺的道德,給了他無比的驕傲。「我憑著努力,我不用玷污我的靈魂,我一樣成為人上人」,所以他看輕世上所有人,瞧不起所有為了辦事而折腰的人,不屑那些手髒心黑卻和他平起平坐的人。

 

作者認為,賴清德的孤傲,讓他能在內心和自己曾任過行政院長的蔡政權完全切割,沒有背叛的感覺。(攝影:李智為)

 

這種孤傲,最好的例子,就是和李全教的硬幹。為了抗議李全教買票當選議長,賴清德說不進議會,就不進議會,完全不管市長備詢是法定責任,硬是熬到李全教被訴下台。也許有人對他的正直不阿,拍手叫好,但我看了卻是頭痛不已。民進黨在台南的一黨獨大,擁有超過半數的議員,主事的市長,不想辦法先固票拿下議長,放任同黨被收買,事後再來震怒,再來對抗,那不是正直不阿,那是自命清高、怠忽職守。

 

也因為有這樣的孤傲,他才能在內心和自己曾任過行政院長的蔡政權完全切割,沒有背叛的感覺。因為他的歷史使命感在國家領導人,他降尊紓貴來承擔了一下行政院長的工作,做不好那是蔡英文的責任,是她的團隊、她的政策配不上他的緣故。他沒有背叛,他只是適時適地的承擔重責大任而已。

 

漢彌爾頓和富蘭克林的滄桑過往,換來他們對世事的洞察,但賴清德的半生努力,卻是加深了他的清高自持。賴清德的「功德說」不是失言,而是他自我修養的理念。但民主政治的領袖,不是功德會的上人。賴清德的孤高,放在總統的位子上,遲早會出事。因為他的不願把手弄髒,寧願指控別人,也不要調和妥協,令不出總統府事小,讓他拿著總統職權,因憤一意孤行事大。「務實的台獨工作者」,當了總統又不務實的時候,事情就大條了。

 

台灣在2020年選後,馬上面對的是美中貿易戰的攤牌和美國總統大選,這些事關國家未來的挑戰,要有一個有理念、有堅持的總統,這點也許賴清德可以辦得到,但這個總統也要有一個可以信賴、指揮得動的幕僚小組,還要有在立法院可以配合行事的立院黨團。孤高苦情的賴清德,絕對不適合在這個時機,擔任台灣總統,因為他討厭天下所有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