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給韓國瑜市長的公開信

吾爾開希 2019年04月16日 00:00:00

作者提醒韓國瑜作為台灣經過民主洗禮的重要政治人物,應該捍衛台灣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與尊嚴。(本報資料照片)

韓市長:

 

此次你去美國訪問,交流學習,辛苦了。我在臉書上提到王丹與王淺秋之間的互嗆時,也是這樣表達,「韓國瑜是台灣最新出爐的民選直轄市長,向哈佛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表達有意願交流,人家當然是會歡迎的 ,也是好事,韓市長利用這個機會多向國際學術社會介紹台灣現狀,也趁機向他們請益,我樂觀其成啊!」

 

提升台灣的能見度,是對台灣的國家安全做出的直接貢獻,而這樣的事情,王丹與我在各種國際場合已經做了二三十年。

 

然而對於此次參訪是你先提出還是哈佛大學主動邀請,是受邀去演講還是閉門交流,王丹與王淺秋局長之間爆發了爭論,我根據哈佛大學對外說明,提出了我的看法,對於你說出讓王丹“少管台灣的事”更是覺得無法接受,也表達了我的批評。

 

您提到世界知名的民運人士「淪為綠營的打手,淪為台獨打手」,您用了「靈魂黑掉」這種說法,前不久您也曾說出過「台獨比梅毒可怕」這種令人驚訝的說法,從您的潛詞用句,可以感受得到您對台獨的深惡痛絕。我理解出自黃復興黨部的人的這種情感,也正因此,想要寫這封公開信,與您討論。

 

黃復興黨部以及很多以中華民國為情感依歸的人,當年因為聽到台獨人士高喊“中國豬滾回去”而憤恨難消,我相信這也是你對台獨痛恨的原因。作為軍人子弟,您確信外省人雖然來到台灣的時間不過兩三代,卻為保衛台灣付出了血的代價,絕不應該受到這樣的歧視。

 

台灣的主人是原住民,後來的人們,無論是四百年前,七十年前,還是像我一樣二十多年前,都是客人,我們這裡的主人心胸寬廣地接受了後來的客人,客人慢慢成為主人,今天,我們都是這個國家的主人。

 

我對您的批評的一篇臉書評論,被湧進來的很多人留下幾百條留言,理性討論的幾乎絕無僅有,而謾罵者卻比比皆是,說是網路霸凌一點也不過分。對此,我倒真沒多在意,這三十年來,我們面對的非理性乃至於蓄意的惡毒的攻擊從未停止,我早就能夠泰然處之了。這些謾罵者,有不少是中國的五毛,與他們打交道多年的我一眼就可看出來,所以更是不齒,但謾罵者之中也有不少是您的粉絲,我對您的批評嚴厲,傷到您的粉絲的心,他們的情緒我可以理解,更何況台灣是有言論自由的國家啊。

 

然而,我還是要說,這些謾罵之中說讓我滾回中國的言論的最讓我覺得刺耳。韓市長,我是台灣人,持中華民國護照身份證的台灣人,繳稅、服兵役、投票的台灣人,台灣的未來也要一起面對的台灣人,所以我是百分之百有資格評論台灣事務的政治評論人。您同意吧?

 

滾回中國去,這句話,您聽著是不是也很刺耳?

 

王丹不是台灣人,所以沒資格評論台灣事務?這是您的立場嗎?任何沒有台灣身份證的人都沒資格評論台灣事務嗎?那些願意在國際場合幫我們發聲的國際朋友們,也沒資格嗎?批評台灣的呢?

 

我所在的國際非政府組織《無國界記者組織》日前強烈批判聯合國不給台灣記者採訪權,這是出於對言論自由捍衛的立場,基於同樣的立場,無國界記者組織對於台灣國防部長聲稱要取消不友善的記者採訪權也曾給予嚴厲批判。您會覺得我們這個總部在巴黎的國際組織,有沒有資格批評台灣?

 

您的粉絲要我滾回中國的言論,與您所說的王丹沒有資格評論台灣,與當年台獨所說的「中國豬滾回去」是同樣的邏輯,您可以接受嗎?

 

再說說台獨,其實我不是台獨,我是華獨。我主張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同一個國家。台灣的台獨立場也分為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新台獨和反對中華民國的老台獨,有激進的,有溫和的。尤其不該否認,今天台灣的民主自由的成就與幾十年來很多主張台獨的人與威權體制衝撞抗爭息息相關。

 

王丹對此議題也許有跟我並不相同的主張,但我二人的主張都是經過審慎思考,獨立作出,並願意為之負責的。還有,我們對您的批評,跟我們的統獨立場無關。

 

但是,中國的五毛黨常常會用我們淪為民進黨打手這個說法來攻擊我們,通常我也就一笑置之,因為他們無力與我們的立場本身進行辯論,只好丟出一個他們認定的敵人——民進黨,然後說我們的立場跟民進黨一致,所以我們就是敵人。這種邏輯連國中二年級都不如,您卻用同樣的“淪為綠營打手”說法評論王丹,非常令人失望。

 

您說台獨危險,我想請問您,為什麼?如果答案是台獨可能引起戰爭所以危險,那麼,更危險的不應該是會發動這戰爭的共產黨嗎?還是您認為共產黨在台灣人主張獨立的時候發動戰爭是正義的,是可以接受的?

 

黃復興出身的人痛恨台獨,我理解,但是,黃復興出身的人,至少你們的父祖輩也曾經同樣或更加痛恨共產黨,不是嗎?

 

我和王丹這些年來對於台灣事務的評論都是出於我們自己的良知,我們的價值觀以及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尊嚴的初衷,這些年對國民黨的批判,主要是基於國民黨似乎忘記了對台灣最大的威脅正是來自共產黨,這封信,我希望提醒您作為台灣經過民主洗禮的重要政治人物,一起捍衛這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與尊嚴。

 

※作者為維吾爾人、無國界記者組織榮譽董事/落籍台灣中國民運人士。本文經授權,摘自作者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