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台灣輸以色列輸在不切實際 不想變強

藍弋丰 2019年04月19日 07:00:00

以色列有身為弱者每天被出賣的歷史,因此知道弱肉強食是真理,弱國唯一的辦法是自立自強,不要當弱者。(攝影:李隆揆)

柯文哲訪以色列時,30位各國市長一起被以色列總理納唐雅胡放鴿子,因為納唐雅胡緊急飛往俄羅斯與普丁商討大事,當時,有識之士就能預測:只靠俄羅斯保住一線生機的敘利亞,恐怕要「喪權辱國」了,到底會損失什麼?3月底答案揭曉,原來是「割地」,以色列自1967年六日戰爭占領後實質統治至今,但卻不被法理承認的戈蘭高地,川普大方送上大禮: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納唐雅胡讚美川普是杜魯門、居魯士大帝。

 

不過,川普不過是做個順水人情,戈蘭高地顯然在納唐雅胡見普丁商討大計時,就已經被俄羅斯當成「架上的商品」出賣了。

 

以色列近年來可說是全世界最春風得意的國家,一面包圍蠶食分割巴勒斯坦領土,種種違反人權的行為,只得到阿拉伯國家小小聲的口頭反對;70年來不被承認耶路撒冷為首都,得到川普大動作把使館遷到耶路撒冷的實質承認,多國跟進,俄羅斯更早在川普之前就承認。如今連戈蘭高地的承認也到手,以色列該要的都要到了,現在只剩下最後的目標:繼續包圍蠶食策略,日日進逼,緩緩將巴勒斯坦從地球上實質抹除,最終徹底將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都納入,也總有一天會取得強權的實質承認。

 

這,這符合國際法嗎?當然不合,聯合國對川普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表達反對意見,俄羅斯也假惺惺的由外長表達此舉違反國際法,曾遭以色列軍事入侵的敘利亞鄰國黎巴嫩則由國營通訊社發表反對聲明,土耳其也一樣批評違反國際法,敘利亞本身則扭扭捏捏的,竟然是由國家通訊社引用未具名外交人士來譴責川普,慘遭割地,連大聲反抗都不敢。

 

善用世界賽局改變

 

以色列善用了世界賽局改變的國際形勢,從中取得最大利益,當美國集中心力於大包圍中國的大賽局之中,對中東並不想耗費太大心力,美國大包圍中國的核心戰略之一是「聯俄制中」,俄羅斯也早就對緊鄰的中國感到芒刺在背,對遠東區域遭到中國人滲透極為戒慎恐懼,雙方一拍即合,美俄雙方都不希望在中東與合作對象造成不必要的衝突,這讓以色列有了絕大的國際活動空間,透過情報、軍事力量的優勢,以色列在中東亂局中,有時惟恐天下不亂,有時縱橫擺闔,川普看似對以色列「有求必應」的背後,其實是以色列早就與沙烏地阿拉伯結盟,並與俄羅斯早有默契,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全靠俄羅斯維持,才能從瀕臨滅亡的情況下復甦,以色列與俄羅斯談好什麼條件,敘利亞也只能照單全收。

 

許多人認為,以色列能如此風光,甚至「鴨霸」,是因為美國猶太人在政治、金融、媒體領域位居要津,讓美國簡直成了以色列的「貓奴」,但是,最初並非如此。

 

在以色列還沒誕生以前,猶太復國運動正在推展的時候,猶太人在美國的地位遠遠不是現在的狀況,當時創建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胡佛,跟全球多數國家政府一樣,把當時多數為底層階級的赴美猶太人當成是麻煩,竟然把猶太人打為共產主義者,以此為理由大肆逮捕驅逐出境,當時其實也不只美國如此,胡佛的行動已經算是比較「人道」,因為在其他國家,小規模屠殺與迫害早就層出不窮,這也是當初以色列「國父」西奧多·赫茨爾(Theodor Herzl)之所以要沉痛呼籲所有猶太人必須挺身而出建國的原因:若沒有自己國家,在全世界四處遭到追殺迫害,終將無處可逃,無可生存。

 

當時的猶太人別說有今日以色列的影響力,根本被當成拖油瓶,世界各國無一支持,只有英國勉強提出讓猶太人定居烏干達的想法,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列強瓜分鄂圖曼土耳其,巴勒斯坦成為英國託管地區,讓猶太人有了一線希望,以巴勒斯坦地區為建國目標,逐漸有移民移入,但是,最初猶太建國主義連絕大多數的猶太人都不支持,直到二戰前夕,中東歐排猶情勢越來越嚴重,以及希特勒在德國當權後明顯敵視猶太人,才陸續有較多猶太人遷居巴勒斯坦,與其說是復國,不如說是逃難的成分較多。

 

以色列善用了世界賽局改變的國際形勢,從中取得最大利益。(攝影:李隆揆)

 

弱者沒人權

 

在當時,猶太人別說是國際強權的寵兒,根本是被出賣的對象。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德、義軸心國想要鼓動泛阿拉伯民族主義,拉攏阿拉伯人來對抗英國,英國認為,不能讓阿拉伯人倒戈,而猶太人再怎樣,反正也只能力挺英國,不然難道要去給希特勒殺害?於是在巴勒斯坦政策上偏向阿拉伯人,當時因為大量猶太人移入巴勒斯坦造成極多衝突,阿拉伯人對猶太人非常不滿,英國為了安撫,限制猶太人遷入,自1944年後若阿拉伯人不同意則完全禁止猶太人移入。

 

當時猶太人已經在德國遭受嚴重迫害,各國又宣布不再接納猶太人,巴勒斯坦已經是最終的逃命之處,英國卻連這道最後大門都要關上,形同讓大批猶太人在德國等死,猶太人毫無政治經濟軍事力量,一點籌碼都沒有,只能任由英國擺布,眼睜睜的看著同胞數以百萬計的慘死。國際戰略需求下,弱者的人權,沒有任何人會重視,猶太人以慘遭大屠殺,親身體驗了這個無情的現實。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猶太人面臨的情勢並沒有就此好轉,後來我們所知的美國大力支持以色列,那是以色列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實力之後。一開始,美國的態度,如同後來杜魯門總統所形容:「(羅斯福總統)原來那麼多漂亮的承諾,都是花言巧語。」

 

杜魯門才是真正開始有心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總統,這也是納唐雅胡把川普比擬為杜魯門的原因,但是,即使是杜魯門,最初也只是口惠居多,甚至雖然以色列建國時杜魯門予以實質承認,但他根本上並不真心支持猶太建國,杜魯門認為那是英國的問題,美國沒有義務要為了解決英國捅出的漏子出錢出兵,而且當時全球正在進入冷戰,歐洲亞洲都必須重建,已經夠讓他頭痛了。

 

英國也只想把燙手山芋丟了,老牌國家的手段更細膩,計畫靠著提出聯合國干預,來柔性測試美國出兵的決心,不過弄巧成拙,聯合國竟然提出了分治為領土交雜的兩個國家的天真想法,而蘇聯竟然也支持,蘇聯繼承帝俄的大戰略,要四面尋求出海口,一旦英國撤離巴勒斯坦,蘇聯勢力就有可藉由巴勒斯坦進入地中海的可能性,於是在這樣的爾虞我詐之下,明明史達林本人反猶,蘇聯卻承認以色列獨立。

 

美國則是陷入兩難,就在聯合國宣布之前,國務院還在想推動反對以色列建國,使得猶太團體認為被杜魯門出賣而大肆批評,杜魯門氣得不接見猶太團體代表,最後經過猶太親信的苦苦哀求,才轉圜並答應美國立場不變,但是,在這些口惠以外,杜魯門在實質的政策上對以色列相當不利,對以色列實施武器禁運。

 

在冷戰秩序中取得一席之地

 

分治建國雖然出乎英國意料之外,但英國打蛇隨棍上,趁機宣布撤軍,全身而退,至於猶太人?他們再度被拋棄,放任自生自滅,而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的衝突日日加劇,於是一建國就打起可歌可泣的第一次中東戰爭,也就是以色列建國戰爭,此時不僅沒有所謂大量美械支援,美國還對巴勒斯坦實施武器禁運,反而是蘇聯為了獲利,自捷克銷售二戰戰後多餘的軍事物資給猶太人。

 

當時的以色列雖然積極招募全球猶太人挺身捍衛自己的國家,也有不少人響應號召,但以色列軍力也不過從最初的不到3萬人成長到1949年初的11.5萬人,坦克車僅僅1輛,空軍僅能從捷克斯洛伐克購買了25架Avia S-199螺旋槳戰機充數,在這麼克難的情況下,以色列空軍僅以十幾架取得空優,參加過二戰的猶太老兵,在巷戰中用輕武器抵擋敘利亞裝甲部隊,以色列處於軍力絕對劣勢下,遭鄰國包圍攻擊,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重創了對手。

 

當以色列堅苦卓絕的奮戰求生,國際大局開始對以色列有利,埃及興起後鼓吹阿拉伯民族主義,因此想要奪下「殖民象徵」蘇伊士運河,英法為了維護自身的權益,與以色列結盟,打響第二次中東戰爭,也就是蘇伊士運河戰爭,戰後在美蘇干預下,英法完全退出了中東,而中東從此也就成為美蘇直接角力的角力場,美國急於尋求中東的戰略支點,以色列在兩次戰爭中,證明自己能征善戰,這才在冷戰秩序中取得了一席之地。

 

第三次中東戰爭,也就是六日戰爭,此時以色列才有我們熟知的大量美械軍援,而阿拉伯聯軍則有蘇聯撐腰,戰爭發起的原因之一,正是因為戈蘭高地,敘利亞藉由此一戰略高地可輕易向以色列發動砲擊,1967年4月,敘利亞又從戈蘭高地向以色列開火,衝突越來越升溫,到6月引發戰爭,以色列先取得空優,再往南殲滅埃及部隊占領整個西奈半島,之後擊潰約旦占領心腹之患約旦河西岸,埃及、約旦求和後,以色列轉向敘利亞對國土最大的威脅,也就是戈蘭高地,自此佔領至今。

 

以色列佔領戈蘭高地超過半個世紀,過去雖然一直實質控制,卻從未被承認,如今看似輕易取得大禮,其實是運籌帷幄多年的結果,所憑藉的,並非國際法與國際法庭,更非人權,或是任何多元價值,而是真金白銀的經濟力量與真槍實彈的國防力量,並具備全世界最優越的情報能力與國家戰略,從耶路撒冷,到戈蘭高地,一步步確實的達成目標。

 

以色列在兩次戰爭中,證明自己能征善戰,這才在冷戰秩序中取得了一席之地。(攝影:李隆揆)

 

台灣為何不能

 

以色列小黨林立,政治非常混亂,以色列人愛國嗎?2004年一項調查顯示,6成以色列人覺得以色列人「醜陋」,怎樣醜陋呢?包括沒公德心、投機主義、雙重標準、不懂反省、自以為是、物慾過高、貪婪、盲目崇拜美國文化,咦?這聽起來不就是台灣人對自己的看法嗎,大概就像台灣人覺得台灣是「鬼島」一樣的意思;而只有3成以色列人覺得以色列人愛國。所以政治清明與否,民族性或社會文化,精神勝利愛國主義,都不是以色列成功的原因。

 

以色列真正成功的原因,在於他們經歷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身為弱者每天被出賣的歷史,知道不要妄想國際法或是國際強權會保護弱者,弱肉強食是真理,唯一的辦法是自立自強,不要當弱者。如今許多人常說以色列超強,美國超挺以色列,台灣辦不到,但是,以色列剛建國時,軍事經濟力量、美國支持程度,可是遠遠弱於如今的台灣,周邊戰略形勢的凶險程度則遠超過台灣,以阿之間可沒有台灣海峽。以色列能辦到,台灣為何不能?台灣若不能,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不切實際,只想喊爽,不想變強,如此而已。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