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爺爺秦桂英】心疼孫立人遭誣叛變 「都是陳誠、黃杰搞的」(下)

陳德愉 2019年04月18日 10:00:00

「我是崇拜孫立人!」秦桂英坦蕩地說,「他(孫立人)長得也漂亮,也有學問,孫立人的部下對他,那真是,那真是……。」(攝影:羅佳蓉)

「孫立人是大官,我們的距離,是很遠、很遠的。我看得到他,他看不到我。」

 

濃濃的山東鄉音,可是這幾句很大聲也很清楚,他喊著:「我是崇拜孫立人啊!」

 

「他是一個好長官,性情很溫和,給自己的部隊,吃(的)也好、穿(的)也好,凡事都先想到自己的部隊。」秦桂英的睫毛都已經掉光了,混濁的眼珠子看住我,眼皮紅紅的,裡面是模模糊糊的兩汪水。

 

 

秦桂英誇讚孫立人是性情溫和的好長官,總是把部隊擺在第一位。圖為孫立人將軍珍貴展品。(攝影:羅佳蓉)

 

 

顏值學識出眾遭眼紅 孫立人被鬥來台

 

「他(孫立人)長得也漂亮,也有學問,孫立人的部下對他,那真是,那真是……。」說到這裡,秦桂英一下子想不出適當的詞表達自己的感情,是赤膽還是忠心?一張臉急著都紅了,我想,應該是無盡的愛吧——從孫立人出事的那一天起,秦桂英在這裡等長官回家,已經整整等了64年了。

 

當年新一軍聲名遠播,孫立人功高震主,與當時的東北保安司令杜聿明不合,被其他將領孤立,1947年,他被拔去軍長職務,派到台灣來練兵。那時候秦桂英已經被分編到劉安祺將軍的隊伍,但是他聽說孫立人在台灣當防衛司令,決定留下來尋找孫立人,便沒有跟著劉安祺前往海南島。從山東青島坐船到台灣高雄,到鳳山找孫立人。(當時孫立人在鳳山練兵)。

 

 

孫立人畢業於美國維吉尼亞軍校,參考先進國家經驗,建立國軍最早的軍犬訓練隊,有「國軍軍犬之父」之稱。(秦桂英提供)
秦桂英回憶當時,孫立人的「聰明俊帥」羨煞不少人(圖),也因此遭到眼紅被拔職。(秦桂英提供、取自網路)

 

「孫立人對我說『如果你要跟我,要靠你自己的能力』,他這樣講,我就去投考了陸軍官校。」

 

陸軍官校畢業後,秦桂英在鳳山衛武營擔任少校營長。1955年,「孫立人事件」爆發,孫立人部屬郭廷亮少校被指控為匪諜,預謀叛亂,孫立人本人被以「窩藏匪諜」罪名革職軟禁。

 

 

秦桂英為《上報》展示當年抗戰榮膺的勛章。(攝影:羅佳蓉)

 

 

替將軍喊冤駁叛變 「都是陳誠、黃杰搞的」

 

這起冤獄牽連孫立人部屬300多人下獄,我問秦桂英有什麼印象?

 

97歲的他,一聽到「孫立人事件」,馬上激動起來,「我們沒有看到孫立人要叛變啊,什麼都沒有,這都是陳誠、黃杰搞的,他們說孫立人要接總統,所以要打壓他……。」,他站起身大聲吼叫著。

 

一個黃著臉樸素的中年女人從圍觀的人群裡竄出來,拍拍秦桂英的背,「你喝水啊,喝水啊。」她哄著,原來是守在旁邊的媳婦。

 

 

談及孫立人1955年捲入部屬郭廷亮少校匪諜案,秦桂英就來氣,直吼「都是陳誠、黃杰搞的」。(攝影:羅佳蓉)

 

 

追隨孫立人怒辦退役 扎根屏東轉行賣麵

 

媳婦扶著老伯伯坐下來,秦桂英開始絮絮地告訴我他的遭遇:孫立人事件發生後,秦桂英受到牽連,撤了營長職務派到新竹的新兵中心,「孫立人的部隊通通不能升官的。」秦桂英告訴我,一氣之下,他在民國50年辦了退役,又回到屏東來,在距離孫立人將軍故居不遠的市場頂下一間店面,開始賣麵條。

 

他為了追尋孫立人而來到屏東,那是他心中最美好、最燦爛的日子。孫立人不在了,但是秦桂英仍然回到這裡來。

 

後來,他結識了在同一個菜場賣菜的年輕屏東女孩,「她只有18歲,我已經40幾歲了,可是她就是要跟著我啊!」秦桂英說,父母非常反對女孩嫁給外省人。「可是我公公年輕的時候很帥啊!婆婆就是愛上了,硬要嫁給他。」旁邊的媳婦加進來說。

 

 

秦桂英因追尋孫立人而來到屏東,那是他心中最美好、最燦爛的日子。孫立人不在了,但是秦桂英仍回到這裡來。(攝影:羅佳蓉)

 

來台灣前,秦桂英已經娶親,還有2男1女三個孩子,因為戰爭而不得見面,我想,這對秦桂英來說是一件難以面對的事情。

 

「伯伯,你在台灣是怎麼結婚的?」我問。

 

「我沒有結婚!」他扁扁嘴。

 

旁邊的媳婦趕緊向我解釋,公婆有結婚照也有辦戶口,只是當年可能沒有請客,沒有傳統婚禮的熱鬧。

 

「她就住進來,我們就在一起了。」秦桂英一再強調:「我們這個家,是湊起來的。」

 

長官被軟禁、同僚四散、有家歸不得…在最低潮的時候,這個屏東女孩走進他的生命,生了兩男兩女。在屏東中央市場開了製麵店,白天夫妻一同賣麵,晚上全家人就住在店面樓上。那個曾經夢想叱咤風雲為國立功的男人,在這裡過起了小家小室的日子;他來自寒冷的北方,卻在南方落下種子,長出自己也不認識的植物了。

 

 

秦桂英扎根屏東後開始以賣麵條為生,他曾經夢想叱咤風雲為國立功,中年後卻開始過起了小家小室的日子。(攝影:羅佳蓉)

 

「很多傷心事啊!」秦桂英嘆息,接著對我碎碎念起,兒子在賣麵、女兒賣水果… 這有什麼好傷心的呢?正當我丈二金摸不著頭腦的時候,老伯伯嘆了一聲:「我那時候生氣,不讓孩子去念軍校,因為我想,我這麼愛國家為國家付出那麼多,但是國家竟然這樣對我……。」

 

「我自己生氣,結果害了孩子一輩子。」

 

原來,老伯伯的心裡還是認為「從軍報國」才是大事業啊!

 

老伯伯哀愁地回憶往事,一旁媳婦開始念叨著要他回去休息,「快回去吧!」她說。

 

「妳別管我!」秦桂英對媳婦吼。

 

「什麼我別管你,跟你健康有關我就要管你!快回去快回去!」媳婦碎碎念著。

 

 

談起從軍往事,秦桂英不禁叨叨碎念起來。(攝影:羅佳蓉)

 

太陽西沉,新住民市集即將結束,大家都開始收拾家私,伯伯的朋友們幫忙他「收攤子」,一旁秦桂英的媳婦跟我聊天,「我是從廣西嫁來的,嫁來20年了!」她突然說。

 

原來,她也是新住民,嫁來20年伺候公婆照顧小孩在市場賣麵,什麼都做。我稱讚她把公公照顧的身體很好,97歲了還可以趴趴走,她羞怯地笑起來。

 

剎那間,那些恨水難填的往事都隨著這一笑流走了。無論是孫立人將軍,還是秦桂英伯伯,他們曾被傷害、背叛,但是都有人用愛接住了他們,讓他們落在這塊土地上。一代又一代的新住民讓這塊土地更肥厚了。

 

在大夥兒連聲催促下,「明天你還可以來的。」,老伯伯終於不情願地戴上安全帽,跨上機車走了,在溫暖的南國春日裡,秦桂英的身影瞬間消失在許許多多街頭乘涼的阿公群中。回顧上篇

 

 

走過歷史恩仇,孫立人將軍和秦桂英伯伯在台灣都被「愛」接住,以新住民身分生根。(攝影:羅佳蓉)

 

 

 

【上報人物】

●【抗日爺爺秦桂英】忠守孫立人行館58年 曾隨「新一軍」征戰印泰(上)

●最難教的課是「自由」 自學媽媽陳裕琪(上)

●智障孩子更需要工作「碰撞」 機場小小兵姜秀蓮(上)

●一片鍋巴開啟西藏奇遇 傳奇沉香大師江敏吉(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