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2.0】獨裁強人紛倒台 敘利亞阿塞德獨坐烽火至今屹立不搖

吳洛瑩 2019年04月18日 07:01:00

蘇丹前總統巴席爾2018年底訪問敘利亞,與敘國總統阿塞德會面。(美聯社)

阿拉伯之春第2季正在上演,非洲阿爾及利亞和蘇丹就處於風暴核心。

 

先前幾位獨裁強人主角包括埃及統治埃及近30年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還有領導利比亞42年的「狂人」格達費( Muammar Gaddafi)都相繼倒台,唯國家深陷8年的毀滅性內戰的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ssad),至今仍「屹立不搖」。

 

 

近日掌權20年的阿爾及利亞總統包特夫里卡(Abdelaziz Bouteflika),和稱霸30年的蘇丹總統巴席爾(Omar al-Bashir)接連因國內長年民不聊生、政治貪腐,激怒人民起義,拉開「阿拉伯之春第2季」的序幕,2名霸主終被推翻。阿塞德也成了最後一名阿拉伯世界的獨裁者。

 

2011年革命之後 留下失序的阿拉伯世界

 

2010年北非突尼西亞一名青年為抗議政府執法不公而引火自焚,也點燃了之後延燒埃及、利比亞和中東國家的「阿拉伯之春」,但流血革命並未來想像之中的民主轉型,除了突尼西亞算得上革命成功之外,其大大部分國家反而陷入另一團混亂,有的是落入軍閥割據的局面,也有助長極端主義崛起的例子。

 

而內戰即將邁入第9年的敘利亞呢?雖然大片國土和人民都遭到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肆虐,但是現年53歲總統阿塞德似乎比以往任何時都來得更有自信,總統寶座也坐得更穩。但敘利亞內戰仍為結束,人民的日子水深火熱或許仍不足以形容。

 

 

《美聯社》報導,比對過去幾張阿拉伯峰會(Arab summits)的領袖合照,除了阿塞德依然江山穩固之外,發現其中多數領導人都已下台。還有一張攝於2018年12月蘇丹總統訪巴席爾問大馬士革的照片,他與阿塞德並肩而走,諷刺的是那成了他最後一趟出訪。

 

多數曾經歷阿拉伯之春的國家之中,代表舊秩序的老面孔一個個被移除,但躲在他們身後的統治菁英階層仍留在原地,隨之而來的是失序與混亂,就像這次引爆另一場非洲政盪的蘇丹和阿爾及利亞。

 

2008年仍在位的獨裁領袖,在後來的阿拉伯之春中紛紛倒台,阿塞德(左二)是這張照片中唯一仍在位的領導人。(美聯社)

 

「少數統治多數」 穩固阿塞德政權

 

而在敘利亞阿塞德和他的核心決策圈,仍是大權在握並靠此挺過了混亂的8年內戰。即使艱鉅挑戰等在前方,敘國西北方動亂仍為解決、頹敗經濟也暫時無法挺立而起,但或許就是這種百廢待舉、百業待興的復原需要,幫助阿塞德可以再掌權好幾年。

 

報導分析,阿塞德就是藉由各種特殊的因素結合才得以「存活」至今,原因之一是他以少數統治多數的宗教身份。阿塞德家族信奉什葉派中一支少數教派阿拉維派,對他形成忠堅的支持擁護,以延續且鞏固人口不到敘國2成的阿拉維派統治8成國民信奉遜尼教派的優勢。

 

 

「少數統治多數」也幫助他的支持度延伸到敘國其他屬於少數的族群,以及中高階級的遜尼派,都認為阿塞德在伊斯蘭激進組織崛起的情況之下,可以是一股穩定的力量。

 

雖然在敘國內戰初期敘國國內反政府勢力強大,但是軍方和維安單位都沒有出現明顯意見分歧,加上民兵組織人數穩定成長也成為阿塞德陣營的重要力量。即使在他執政之下,敘國政府失去大量領土,大片人民的家園變成流血殺戮的戰場,阿塞德仍然維持政權核心。

 

 

獲伊朗、俄羅斯堅定支持 阿塞德「愈挫愈勇」

 

也或許,阿塞德最大的籌碼是敘利亞作為地中海和阿拉伯世界的中界的關鍵位置,這點引起俄羅斯和伊朗出手干預敘國內戰,並雙雙注入重要的軍事和政治援助支持阿塞德政權,讓他在內戰中處於有利位置。

 

俄羅斯總理普京和敘利亞總統阿塞德。(美聯社)

 

伊朗和俄國兩位盟友的堅定支持,與美國的雜亂無章的反對態度形成鮮明對比,內戰像是讓阿塞德如虎添翼,與其他阿拉伯國家領導人面對反對勢力挑戰後氣勢削減的情況天差地遠。

 

同時在盟友的幫助之下,阿塞德也收復了對幾個關鍵地方的控制權,國際社會似乎可以接受他繼續統治,至少在2021年敘國總統選前之前情況是這樣。

 

海灣阿拉伯國家經過多年的抵制,也重新開啟與敘利亞的關係。近幾個月,伊拉克、黎巴嫩和約旦代表團訪問敘國,各方討論重啟與敘國貿易往來、恢復商業協議並釋放囚犯等議題。雖然阿拉伯聯盟國家目前還未同意恢復敘利亞的會員資格,但是這個問題8年以來首次在3月的峰會上被討論。

 

 

誰能解決民不聊生的困頓?

 

接下來的阿塞德是否能繼續穩固政權?報導指出,未來情勢的走向大致受到阿塞德政府如何解決內戰後,生活水準持續探底的民生問題,能否化解百姓不滿、能否繼續獲得俄伊支持,都是影響阿塞德命運的關鍵問題。

 

敘國經濟在烽火連天的8年還有持續加緊的美國制裁之中,已是一灘爛泥,根據聯合國調查,約有1/8的敘國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之下,有1170萬敘國人民需要援助,1800萬仍留在國內的人民中有近65%的人無家可歸,另有逾500萬人在內戰期間逃出敘利亞。

 

今年冬天,首都大馬士革、港口城市拉塔基亞(Latakia)和內戰前的第一大城阿勒坡(Aleppo)的天然氣和燃料嚴重短缺,當局本周就實施限量供氣。再加上謠傳油價即將上漲,導致排隊加油的數百輛車延伸到加油站之外好幾公里。

 

 

再不滿也無力抗議的敘國人民

 

雖然石油部長已出面否認油價會上漲的消息,也稱謠言比政治戰爭更可怕,但是還是凸顯敘國政府無力處理民生需求,然而,雖然聯阿塞德的基本盤都已出現批評情緒,但是這些不滿不太可能引發另一波抗議浪潮。

 

活在空襲、轟炸甚至化武攻擊8年之久的陰影之下,到目前為止,大多數的敘利亞人民都選擇忍下來,再多的不滿也要避免再度陷入另一場無盡悲劇。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