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滲透》——剖示中共「大外宣」

裴毅然 2019年04月22日 00:01:00

「大外宣」的總政策被概括為「外宣本土化」,即利用金錢優勢招聘外籍記者編輯,前提條件是必須以「中國觀點報導新聞」。(湯森路透)

何清漣女士好像進入高產期,二0一七年十一月與先生程曉農合作捧出臺版《中國:潰而不崩》,二0一九年三月又在臺灣出版《紅色滲透》(此前已有相當積累),對中共「大外宣」進行縱橫兩個維度的全面剖析。筆者雖然熟悉中共黨史,但對「大外宣」的細節畢竟陌生,捧讀《紅色滲透》,得到不少「新聞」。如二00九年中共決定投入四百五十億人民幣搞「大外宣」,新華社北美總分社進駐紐約時報廣場,「人民網」租下曼哈頓帝國大廈三十層,連時報廣場巨型戶外液晶熒幕都姓「中共」了,日夜播放中宣部精心製作的〈中國形象〉……(P-25)

 

從書中得知:一九九九年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炸死的三名記者均為情報人員,美國媒體當時就披露他們隸屬中共安全部。(P-51)中共媒體所有外駐機構均為間諜機構,連人民大會堂記者招待會的「提問」都是精心安排的表演秀。2012年獲得四次提問機會的「提問姐」余安迪,不僅本人是一月前安插的特工,連她所屬的澳籍新聞單位都是中共的。余安迪所有提問均由「同事」提供,「我得提他們想讓我提的問題」。(P-74~75)

 

「大外宣」

 

所謂「大外宣」——中國對外宣傳大佈局,中共為維護政權在意識形態的世界性擴張,實質當然是忽悠全球視聽,要自由世界的人們相信中共真的在「三個代表」。《紅色滲透》列示毛時代「文革的外宣工作就是不計成本地對外宣傳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念」(P-40),習時代野心更大,想用金錢引導全球輿論,如要受聘外籍記者編輯接受中共新聞邏輯:「宣傳大於真相」。(P-72)

 

六四槍響,全球一片反共呼嘯。美國的中國書刊總代理(一九五0年代開始)關閉紐約第五大道門市部;德國專門發行中國圖書的「社發公司」斷絕與中國書刊的貿易關系;外文局對外合作項目紛紛擱淺,西方銷售中國書刊銷量銳減。中共承認「外宣」:負起點、逆水行舟、馬力不夠。(P-45~46)。鄧小平只好「韜光養晦」、「埋頭搞建設」。經過二十多年,用資本主義私有制延長「無產階級專政」壽命,稍稍有點錢後,近十年竟倒過來想要世界「中國化」。

 

二0一二年習氏上臺,「大外宣」折騰得更厲害。一面拆巨資打造「金盾」——網絡防火墻,隔斷國民收聽海外資訊;一面收編外媒、聘用外籍記者,新華社的觸須居然挺進曼哈頓,竟想弱化美國朝野判斷力,「奪回話語權」、「改善中共形象」。目前,「大外宣」燒錢甚巨、規模龐大,覆蓋一百八十多個國家與地區,每年以二十種文字出版兩千多種圖書、二十一種印刷期刊、二十五種網刊。(P-59)新華社海外用戶曾達一千四百五十家,每天七種語言向全世界發送上千條快訊。二0一六年新華社境外設有一百八十個分社,計劃派駐全球記者超過六千人。而法新社全球一百一十個分社、五十名特派記者。路透社一百五十個特約記者。美聯社全球七十二家分社。(P-67)

 

「大外宣」燒錢甚巨、規模龐大,覆蓋一百八十多個國家與地區,每年以二十種文字出版兩千多種圖書、二十一種印刷期刊、二十五種網刊。(美聯社)

 

「大外宣」也有與時俱進的動作,如整出「三貼近」:貼近國外受眾的思維習慣、貼近國外受眾對中國資訊的需求;貼近中國發展的實際。「大外宣」的總政策被概括為「外宣本土化」,即利用金錢優勢招聘外籍記者編輯,前提條件是必須以「中國觀點報導新聞」,竭力將「外宣」包裝成普通媒體產品,以西方受眾不易覺察的方式滲透進入。(P-58)

 

各種信息

 

《紅色滲透》梳理了從愛德格•斯諾(Edgar·Snow,1905~1972)、哈里森•福爾曼(Harrison•Forman,1904~1978)以來一批紅色老外的「制度套利者」,他們以西方制度反對派炫世,頻發驚語,利用西方自由寬容的政治制度幫助東方極權赤黨,從而博名獲利。全球赤難證明:這批紅色老外每一筆稿費都滴著赤國人民的鮮血。非常反諷,這批自己享受民主自由的人,居然竭力鼓吹赤色專制,要別國人民忍受沒有自由的紅色制度,真不知他們的道德邏輯如何對接?

 

《環球時報》居然宣稱「全世界都嫉妒我們的強大」,好像中國經濟總量的「世界第二」是人均DGP似的。(P-181)《紅色滲透》還提供了重要經濟資訊:2018年中國經濟嚴重下滑,國家統計局公佈的增長率為6.5%,而一家重要機構研究小組內部發布的數據則是1.67%。(P-220)集權政制對經濟發展的扼掐,終得實踐裁驗。所謂專政集權也能推動經濟發展的「中國特色」,終將休矣!政財收入的下行,勢必影響「大外宣」的持續力度。就如「六四」開槍,中共原形畢露,假的就是假的,偽裝必將脫落。

 

一時強弱在於力,千秋勝負在於理,依靠馬列歪說得天下的中共,不可能長命百命。美國前國務卿杜勒斯預言:希望寄託在第二代第三代身上。就算習後不出現杜勒斯預言的「第二代」「第三代」,中國仍將走向民主自由,難道中國人民會永遠忍受沒有自由的政治恐怖麼?

  

民主運動的信心

 

追溯昨天、談論今天,當然是為了明天。今天各種角力,形式各異,實質還是意志的比拼、「方向」的較力。赤俄赤華,一度那麼強大那麼不可一世,如今怎樣?還不是西風殘照、漢家陵闕?中共今天的「大外宣」,最後掙扎吧?失去國民利益內核,失去絕大多數國民的支持、失去民主自由方向,「中國特色」還有什麼價值性肉末?會有多少人接受?多少人相信?無論習共如何折騰,他們今天的「努力」,都跟毛澤東一樣,只會淪為歷史的笑料。中共常說「人民才是歷史的主人」,一個如此愚弄人民、隔斷人民與外界聯系的政黨政府,會得到人民的認可麼?何況,習氏的每一次「表演」,已經成為當今國人酒桌的時尚笑料。

 

從《紅色滲透》中,我們還能看出西方民主國家對中共的集體動作——抵制中共的間諜滲透(從北美到歐洲到澳洲);能看到中國民運「星星之火」正在燎原,讀出民主必勝的信心。

 

盡管中共劫持中國七十年,十四億國民不僅沒有正常表達的自由,而且沒有不接受赤論歪調的自由,但造假畢竟吃力,處處得遮著罩著,東掩西露。中共的「喇叭」雖大,放送的效率終究極低。很簡單,六四後海內外還有多少人相信中共?誰會傻到相信帶著政權利益的自吹自擂?一個失去公信力的政黨,依靠從民眾處刮來的金錢自我表揚,還封閉國人的資訊管道,「大外宣」力度再大,能救中共的命麼?

 

結語

 

《紅色滲透》以數據說話,持材料發聲,分析到位,邏輯清晰。尤其中共「大外宣」還是現在進行時,紅色滲透還在持續,希望瞭解這方面資訊的中外人士,估計都能從《紅色滲透》得到需要的資訊。

 

 

※作者為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