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一個冰島素人參政的優良示範

冼翰宇 2019年04月20日 00:00:00

格納爾當年選上雷克雅維克市長後,並未成天想著如何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或是迷戀權力,變得像自己瞧不起的那些政客。(維基百科)

烏克蘭總統大選在今年3月31日展開首輪投票,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雖然順利擠進將在4月21日舉行的第二輪投票,但票數實在不好看,僅領先排名第三的候選人不到3個百分點,得票數更幾乎只有排名第一的一半。更糗的是,以第一名進入第二輪的,還是個完全沒有政治經驗的喜劇明星。

 

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是烏克蘭家喻戶曉的演員,他出演的電視劇《人民公僕》在當地熱播,第一季的平均收視率就創下10%的佳績,在18至54歲的族群中更佔有近三成的收視,而戲裡的澤倫斯基正是飾演一名意外當選總統的政治素人。過去演員在感情上「假戲真做」時有所聞,但做總統又是另一回事了。

 

幾乎所有政治素人的崛起,都能見到類似的發展軌跡:選民對當前政治環境不滿、傳統政治人物無法回應人民需求。從英國公投脫歐、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到全球各地的民粹政黨興起,這一股反菁英、反建制的浪潮短期內似乎還沒有緩和的跡象。

 

政治素人固然存在許多不確定性,但也不能完全忽略其能為僵化的社會注入活力的可能。早在2010年,位在北歐的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就選出了一位諧星市長,跌破許多人的眼鏡。被公認是「全球最酷市長」的格納爾(Jón Gnarr),投入政治前的職業是諧星,妻子與素有「冰島精靈」之稱的歌手碧玉(Björk)還是閨蜜,可見他在文化圈的好人緣。

 

2009年,格納爾和一群政治實務工作的邊緣人——有搖滾樂手、家庭主婦和是建築師等——組成了一個以嘲諷執政當局的無能為職志的政黨:「最棒黨」(Besti flokkurinn),黨歌〈就是最棒的〉(Simply the Best)則找來美國歌手Tina Turner擔綱製作,最棒黨的每一個動作都少不了話題。隔年最棒黨在僅有15席的雷克雅維克市議會一舉拿下6席,成為首都的最大黨,格納爾也順利成為市長。

 

這幾年「素人參政」早已不新奇,但是除了標榜沒有傳統政客的包袱,迎合對政治日益絕望乃至趨於無感的選民外,難道這些另類候選人真的都像台灣人所看到的,只能靠口號或大話來吸引目光嗎?

 

諧星出身的格納爾就任市長後,對「首都市長」這個身份是相當認真的。與其讓幽默流於口語的表達呈現,他選擇把他的創意融入在更大的政治行動上。包括多次「反串」參與同志大遊行,甚至在2012年的遊行花車上以「暴動小貓」(Pussy Riot),這個經常以行動抗議俄羅斯政府的女性主義龐克樂團經典扮相現身,聲援她們所遭遇的政治性審判。

 

格納爾對自由、人權等基本價值的信仰,也使得他和其他乘著民粹浪潮而起的政治人物,存有顯著的差異。格納爾就任市長的同一年,北京市委書記劉淇訪問雷克雅維克,格納爾不留情面地對劉淇表示,希望他向中國共產黨高層傳達釋放劉曉波的訊息。這當然引來劉淇的不滿,質疑憑什麼干預他國內政——無論這樣的抱怨從中國官員口中說出是何其諷刺。

 

格納爾的立場很清楚,冰島作為一個民主國家,不歡迎忽視人權的國家代表,所以要讓他們知道,想成為一個受歡迎的客人,恐怕得先照顧一下自己國家的人權。

 

絕大多數的素人參政,都主張要翻轉政壇的陋習,但有多少人真的能在自己被這個大染缸染黑前,完成選民的期盼?格納爾從一開始就只打算做一任,2014年卸下市長的職務後,獲得由藝術家小野洋子成立的「藍儂小野和平獎」(LennonOno Grant for Peace)。洋子女士的丈夫正是那位高唱愛與和平的披頭四成員——約翰藍儂。

 

格納爾其實早已為日後有意從政的素人們,示範了如何留下漂亮的身影。他並未成天想著如何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或是隨著權力在握的時間越久,變得越像當初瞧不起的那些政客。最重要的是,他的所作所為都是他真心相信的,而不是為了迎合任何人,不論是聲援LGBT或是捍衛人權價值。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改變所處社會的政治文化,以及選民看待政治的眼光。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東吳大學政治學系畢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