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蔡賴僵局如何解 阿扁或許是鑰匙

林青弘 2019年04月24日 00:00:00

作者認為,不解決赦免阿扁的現實壓力,蔡賴的對撞與比武,已經箭在弦上。(合成畫面)

民進黨中執會願意以多數共識,延長「協調」的期程,除了緩解賴蔡之間的對峙高漲,也把總統提名的「火車對撞」成功制止。為了黨內團結一致,這也是一種「突襲」,程序上的突襲,對於賴清德雖然不盡公平,但是為了黨的團結與整體利益,必須如此處置。
 

民調對於各個可能的總統候選人,現下所能展現的調查結果,在欠缺政策理性思辨下,只能反射受訪者的情緒性認知,未必等同充分理性思考後的抉擇。藍營總統民調的可能人物有郭韓朱王等四人,綠營則有蔡賴二人,各以藍綠基本盤的態勢來說,綜合各家不同民調,可以相信綠盤輸藍盤大約5至10%,也就是藍綠皆可投的搖擺盤勢,至少四成左右。這是排除柯P或有力的第三勢力之後,目前民調所顯示的選情氛圍。無論蔡或賴,第一個應該有的覺醒,就是2020年大選,絕對不是2016年的順風順水。
 

蔡賴應該有的第二個覺醒,就是阿扁的問題如何解決。明年111大選之後,如果綠營贏得總統大選但無立法院過半數席次,修訂《赦免法》的難度提高,必須政黨妥協,有些法案勢必「交易」。只要總統能勝選,阿扁的赦免難關一定可以獲得解套。但是,只要藍營取得總統勝選,無論立法院席次由誰過半取得主導權,阿扁的赦免將是遙遙無期。「赦免權」是總統依《憲法》所專享的職權,立法院不可能在現行憲政體制下代位赦免。直言之,阿扁可以自私自利,但若真要解決赦免問題,唯有贏得總統方有可能。
 

再者,蔡賴應有的第三個覺醒,就是中國與共產黨的積極滲透與趁機分化,目的在於阻止民進黨取得2020年總統與立委的雙重勝選。國民黨的總統提名辦法隨著韓國瑜的重大聲明,很快會有進步性與快速性的進展。吳敦義主席的布局能夠成功,主因之一就是韓國瑜沒有豁免初選的特權。回想2007年的當下,馬英九尊重初選機制而無訴求徵召的政治運作,韓國瑜甫當選市長不久,在刻意的媒體炒作與政治算計下,豈能將國民黨當成「國瑜黨」而任由韓粉擺布?
 

郭台銘趁勢而起,已經把徵召轉為初選,韓流主導國民黨的不正常現象,終於有所反制與糾正。民進黨與蔡賴都深知中國中意的總統候選人無論是郭或韓或柯,中國絕對不可能支持蔡或賴。即使蔡總統與民進黨獲得美國政府支持,美國不玩中共那般的滲透與分化,相對中國勢力介入台灣大選,如何期待美中兩股力量能夠互相當沖抵減?道德勸說比不過工具手段,美國只能道德勸說,中國卻是工具手段紛紛出招。蔡賴面對外部威脅,應該覺醒逆風逆水的大選困境。
 

綠營決定總統提名人之後,民調的拚搏戰可以深度開啟。只要確定提名誰參選總統,就無須理會初選失敗者後來的民調是否超越總統候選人。國民黨如果確定總統候選人,就無須理會其他初選落選者未來民調是否超越已勝出的提名人。韓國瑜能夠被徵召參加初選,對國民黨就是一種保險。蔡賴既然已經登記初選,兩人必須一較高下,也是制度使然,不能避免。這是預防嗣後民調被故意操弄而分化內部團結的防火牆,也是黨內初選制度的預設好處。
 

蔡賴相爭能否避免走到「一桃殺蔡賴」的危機處境?就政治實務而言,蔡總統必須面對獨派與扁系的不滿,為何可以犧牲自己與綠營的支持度去填補或抵消改革所引起的不滿,卻同時不願意積極處理阿扁的赦免問題?講個大白話,同樣會得罪人與減少支持度,為何蔡總統不願意為阿扁的赦免做出更多的努力與實踐?



有個「政治交易」必須如實呈現,那就是蔡賴相爭的鑰匙,如果握在阿扁手上,蔡總統願不願意具體承諾,無論明年111大選結果為何,都願意在111與520之間,完成赦免阿扁的所有程序與作為?就算只能做到已定罪的案件予以赦免,總比什麼都沒有還要好。環顧民進黨當下狀況,能夠平撫獨派與扁系的要脅,看來只有阿扁而已。如果阿扁能夠「勸進」賴清德,蔡總統也應該反思阿扁「勸退」賴清德的政治可能。
 

蔡總統被民進黨內的深綠份子,視為血統不純正的黨員。臉書與網路平台的放話與風聲,一再支解民進黨的團結與綠營支持者的向心力。如果賴清德的挑戰,是不可預期的突襲,在此突襲的背後,是否代表阿扁累積的不滿怨懟?阿扁善於政治操作,蔡總統為了大局著想,面對獨派與扁系已經挑起的初選衝突,如何妥協與進步?不解決赦免阿扁的現實壓力,蔡賴的對撞與比武,已經箭在弦上。從阿扁問題下手,或許是蔡賴初選僵局的另一扇門。

 

※作者為自由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