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女醫蔡佼瑾變身自學媽 攜3兒擁抱紫蝶谷探險開課(上)

陳德愉 2019年04月25日 10:00:00

高雄市茂林紫蝶谷裡,除了百萬個蝴蝶家庭外,還住了蔡佼瑾一家人,媽媽帶著3個孩子自學成長。(攝影:李智為)

「紫斑蝶」是台灣的國寶,每年冬天,紫斑蝶會飛過大半個台灣,棲息在溫暖的茂林紫蝶谷裡,在這裡產卵。

 

到了第2年的春天,百萬隻成蝶一起飛向北方,蝶群經過處,連國道3號都要暫時封路。「紫斑蝶遷徙」是世界知名的台灣生態奇景。

 

紫蝶谷裡,除了百萬個蝴蝶家庭外,還住了一家人,也有一個媽媽在山谷裡養小孩……

 

台灣國寶紫斑蝶,每年冬天都會飛過大半個台灣,到暖和的茂林紫蝶谷裡產卵。(攝影:李智為)

 

 

我在春天去拜訪他們,谷裡的成蝶們剛走,留下來的都是還沒長大的「蝴蝶小朋友」;數量也不少,千百隻小蝴蝶忙碌地在花叢裡左奔右奔上上下下。山谷內只有一條柏油路,路旁兩側樹叢密密地把車道封起來有如圍牆,既沒有門牌也沒有道路指標,是谷底一條無止盡的迷宮。迷宮走到一半,左邊突然大亮,樹牆斷了,一片河床毫無顧忌地坦露自己的肚子,滿滿白色小石頭延伸到山峽的盡頭,反射陽光照得人睜不開眼。

 

 

山谷內只有一條柏油路,路旁樹叢密密地把車道封起來有如圍牆。(攝影:李智為)

 

 

在這只有蝴蝶飛舞的地方,是天荒地老的靜謐,任何聲音都彷彿是從自己的腦海裡發出來的。

 

一串銀鈴的笑聲從背後響起,接著,一個長頭髮綁著馬尾的小孩兒奔出來——非常地像一隻小蝴蝶——繞著我飛舞,笑著將我帶進樹叢中。

 

有著長長馬尾的6歲小男孩,像隻小蝴蝶領著記者進入樹叢探險。(攝影:李智為)

 

 

樹叢裡有一間鐵皮屋,門前綁著兩條狗:一隻黑狗、一隻黃狗,拚命搖尾巴;還有2隻兔子、2隻貓,各自躺在地上曬太陽。一棵大樹彎腰罩住前院,讓這小房子在南台灣的烈日下不至於太炎熱。簡單的石板與大石頭、木條長椅,便組成了一個戶外客廳。

 

 

遷居紫蝶谷 孩子們天然ㄟ自學教室

 

媽媽蔡佼瑾坐在中間,全副農婦裝扮包得密不透風,只露出一張笑臉,三個分別是14、11、6歲的孩子圍在她身旁(最小的男孩,便是剛剛帶領我進來的小蝴蝶)。看到我進來,孩子們紛紛搶上來與我說話,貓咪也跳上桌子磨蹭我的手臂,一時間,又是小手又是小爪地,我得到最熱烈的歡迎。抬頭一看,爸爸王國樑從田裡回來,穿著膠鞋渾身泥巴,正向我打招呼。

 

 

蔡佼瑾親栽蔬果,招牌農婦裝雖包緊緊,但不掩開心笑顏,小黃貓看到她也來逗熱鬧。(取自亞當的園臉書)

 

「我們剛剛結束了小番茄的採收,正在培育小黃瓜苗。」蔡佼瑾指著面前一整片的苗種告訴我。

 

他們全家已經遷居紫蝶谷整整4年了,孩子們也都申請在家自學。

 

我問他們在山谷裡讀書的感想,黑黑瘦瘦的老大慢條斯理地正要開口,白白胖胖的老二馬上搶先發言:「他在家裡過得很爽啦!」

 

「可是我們財力不豐,看好者不多。」老二爽快地說。

 

蔡佼瑾夫妻育有3子,另有超卡娃伊的動物家族成員貓、狗、兔各2隻。(攝影:李智為)

 

 

簡約度日 愛和鐵皮撐起「魯賓遜之家」

 

 

「財力不豐」——我環視這簡單的魯賓遜之家:鐵皮屋裡兩張上下鋪,簡單的書桌、沙發,鍋碗瓢盆排排坐在一木板長桌上。要做飯,他們在屋外搭了一個更小的棚子,灶上架著鐵鍋,像是夜市的熱炒攤,這裡老闆娘綁上圍裙,馬上可以上灶炒菜了……。

 

蔡佼瑾的臉被太陽曬得紅咚咚的,一條條細紋在陽光下張開,在顴骨上繃得油光水滑,樂呵呵笑著,像是天生的農婦。

 

蔡佼瑾原本是台南新樓醫院的小兒科醫師。從醫院走到紫蝶谷底,中間是有著無數的悲歡離合人事無常,她的人生故事,也就像紫斑蝶。

 

 

鐵皮屋裡就只有簡單的兩張上下鋪,書桌和沙發,鍋碗瓢一字排開在木板長桌上。(攝影:李智為)

 

 

紫斑蝶以身上有閃爍著銀光的紫色斑點得名,這斑點蔡佼瑾也有。她伸出雙手給我看,手背上有著5元硬幣大小的雪白斑塊,像是一滴漂白水不小心濺到衣服上讓布料褪了一號顏色,當蔡佼瑾講話揮動手臂時,那螢光的斑點就在風裡上上下下,如同身邊的蝴蝶啪啪拍著翅膀。

 

「我曾經有很嚴重的白斑症,全身都是……,背上臉上……,最後,我不得不辭去醫師的工作。」蔡佼瑾​告訴我。

 

蔡佼瑾是台南新營人,下面還有1弟1妹,身為長姐的她從小就備受父母期待。「我是念護理系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爸爸一直認為我一定可以當醫師。」

 

大學畢業後,蔡佼瑾在台南的博仁醫院擔任院長特助及研究助理,過去從不覺得自己對醫學有興趣的她,在工作上接觸醫學研究,「我發現醫學是非常有趣的事情,然後,自己對研究是有些天分的。」

 

 

蔡佼瑾先生王國樑曾在台北擔任民意代表助理,也角逐過民進黨高雄市議員初選。(攝影:李智為)

 

 

忙追夢 驚覺「我顧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

 

那時候蔡佼瑾已經結婚了,可是父親還是支持她的醫師夢,出錢讓她去菲律賓念醫學系,回到台南,進入新樓醫院擔任小兒科醫師,一圓家族的醫師夢。

 

蔡佼瑾有醫師夢,她的先生王國樑則有政治夢;蔡佼瑾在台南當醫師,先生在台北擔任民意代表的助理,兩個人天南地北地忙著,孩子生下來就交給保母24小時照顧,長大些便送回娘家給爸媽帶。

 

「有時候我在醫院工作到一半會忍不住想,我在這裡照顧別人的小孩,可是,我的小孩卻是錢在照顧……。」

 

 

採訪當時,剛結束採收小番茄,蔡佼瑾一家正開始培育小黃瓜苗。(攝影:李智為)

 

 

從醫「壓力山大」 午餐便當成了隔天早餐

 

年老的爸媽對於要帶小小孩也有許多怨言,「我爸有一次就對我抱怨說,為了我的孩子們,他們這麼老了,還要過著這樣(育兒)的生活。」她對我苦笑。

 

抱怨歸抱怨,可是蔡佼瑾當醫師是父母的夢想,所以一家人仍然勉力地支持她往前走。醫院的工作非常忙,「我的午餐便當,就是第二天的早餐。」她回憶著。

 

2006年,先生參加民進黨高雄市議員初選,初選沒過關,可是「大失血」(花錢),她坦白地說。

 

「我當醫師,一個月有15萬元薪水可以養家,他熱衷政治四處為人助選,沒有穩定的收入。」

 

 

職業婦女要兼顧家庭實為不易,蔡佼瑾苦笑說,年邁的爸媽對於要幫忙孫也是頗有怨言。(攝影:李智為)

 

 

職業媽媽兩頭燒… 爆發白斑症才決心請辭

 

同一年她懷了老二,挺著大肚子養家、養房子、養小孩,還要負擔醫院繁重的工作。老二出生後,蔡佼瑾的壓力終於爆開,「我開始出現免疫系統的毛病。」

 

「先是手臂上出現白斑,接著愈長愈多,長到身體上、臉上都是斑點,而且斑點不斷地擴大。」

 

白斑症是免疫系統疾病,引發的原因不明,也沒有治癒的方法,最後,蔡佼瑾的白斑長到臉上,她只能辭去醫師的工作。(接續下集

 

 

【上報人物看更多】

●蔡佼瑾不做嚴師當麻吉 生命自修課先學怎麼「栽」(下)

最難教的課是「自由」 自學媽媽陳裕琪(上)

●抗日爺爺秦桂英忠守孫立人行館58年 曾隨「新一軍」征戰印泰(上)

智障孩子更需要工作「碰撞」 機場小小兵姜秀蓮(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