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為敵】戰地人性用VR親眼看見  我們與戰爭的距離並不遠

吳洛瑩 2019年04月24日 07:01:00

圖為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青年在邊境抗議以色列侵佔土地。(湯森路透)

我們與戰爭的距離有多遠?

 

對於承平之下的芸芸眾生來說,「戰爭」,很幸運地只是一個遙遠而危險的名詞。

 

「戰地影像,如果沒辦法幫助人們改變對於自己所引發的武裝衝突、暴力還有痛苦的看法,這有何意義呢?如果沒有改變任何人的想法、也無法帶來和平,戰地影像的用意何在?」深入戰地15 年的突尼西亞籍的比利時攝影師加里法(Karim Ben Khelifa)心中有疑惑。

 

他自1998年起有近20年時間帶著鏡頭深入戰地,親自收攝改變世界的阿富汗戰爭、以巴之間的千年恩怨、非洲大戰的剛果內戰。

 

 

2014年,加里法和法國虛擬實境(VR)團隊「CAMERA LUCIDA」合作,耗時4年把開發「The Enemy」(暫譯:敵人),以全球3個最危險衝突區域為原型,包括薩爾瓦多的馬拉斯(Maras)的世仇幫派對立、剛果(Congo)內戰以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千年恩怨。

 

 

現任法國「Lucid Realities」虛擬實境開發公司執行長(CEO)的潔莉(Chloé Jarry)、當時是「敵人」計畫的製作人,日前接受《上報》電話專訪表示,藉由VR可以讓不可能的事化為可能。只要戴上VR頭套,使用者就可以與交戰各方見面,親耳聽聽立場相衝突的雙方說明自己堅持不下的原因。

 

 

看見戰爭之中的人性

 

潔莉投身跨媒體製作逾10年,她說當初被加里法製作「敵人」VR互動式體驗的構想感動,雖然未曾赴烽火最前線,但自己曾經走訪過劃分兩韓的「板門店」邊界,並發現雙方相隔那樣相近的距離,但因立場相異導致無法進一步暢談了解彼此。

 

而加里法想把平面影像升級為VR體驗其實是源自於身於攝影師的強列挫折感,即使穿梭戰地10年,但是他仍然認為自己不夠了解戰爭。他在一段影片中提到一段經歷,關於他告訴以色列的朋友他要去加薩走廊採訪時,聽聞的人紛紛勸告:「那裡的人很激進,千萬要小心」。

 

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加里法結束一周加薩訪問要回到以色列時,巴勒斯坦友人也告訴他「務必小心」。這段對話讓他發現,即使立場不一樣,人們的盼望、夢想與夢魘事實上並無太大差異。老死也不相往來的敵對狀態,才是導致衝突代代相傳永遠無解的主因嗎?

 

 

VR技術某種程度正彌補了遺憾、解開被現實限制的時空。很多時候,外界甚至忘了活在戰地的人們,處於劍拔弩張的緊繃狀態時,更是有情感的血肉之軀。

 

潔莉說:「給使有戰爭,人們也會做夢、也會有日常生活的需要。」她說透過VR互動式體驗,讓使用者親自與戰士面對面,讓「敵人們」說出自己的夢想、對衝突的觀點,但並非要給出一個是非對錯的標準答案,更重要的是:看見人性。

 

 

跨越現實框架   從理解走向和解  

 

她表示,對很多生長於戰地衝突之中的人來說,即便尚未為親眼見過「敵人」,但來到世界上的那一刻起就有了敵人。而那只是一個連「敵人到底是誰,誰是我的敵人」都無法回答的年紀。

 

如果有機會,終身活在加薩走廊巨大牢籠的巴勒斯坦青年,會不會想親耳聽聽高牆彼端的以色列猶太人,到底在想什麼?多拉A夢有任意門,那麼是否有一個新科技,市井小民也能化身戰地和事佬,為水火不容的交戰雙方,製造和平了解彼此的良機?

 

「敵人」互動體驗的設計,讓使用者看見所謂無情烽火、或是化成灰都要勢不兩立的恩怨,背後也是喜怒哀樂、愛恨嗔癡的人性堆疊而成,外界透過更多理解,人類或許就朝著和解愈來愈近,與戰爭的距離也真能愈來愈遠。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敵人 以巴衝突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