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福島】回憶311核災 電廠職員:原來我在險境中工作...

仇佩芬張文玠 2019年04月26日 17:50:00

木元崇宏為東京電力公司發言人,談到311福島核災事件時他指出:「直到第一核電廠出事,我才覺悟到,原來自己在這麼危險的環境工作。」(攝影:張文玠)

 

「那時我才覺悟,原來自己在這麼危險的環境工作」

 

「直到第一核電廠出事,我才覺悟到,原來自己在這麼危險的環境工作。」對著桌上攤開的圖表和照片,花了將近2個小時說明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災後除污作業,木元崇宏沒有想到會被問到這個問題:「即使發生那樣的事,你仍然支持核能發電嗎?」

 

福島第一核電廠出事當時,木元崇宏正在10多公里外的第二電廠工作;現在的他除了是東京電力公司的發言人和核電部門總經理,同時也是福島第一廢爐推進部的負責人。距離那場災害已經8年,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廢爐作業也進入移除燃料棒的關鍵階段,然而無論是東京電力、日本政府、能源學界,以及一般的日本人民,對於「核電vs安全」這個問題,依然在糾結掙扎。

 

 

311大地震當時,福島一號場的1到3號機正在運轉;大地震啟動了機組的自動停機安全裝置,隨之而來的海嘯卻導致機組電源故障,控制棒、冷卻循環系統接連毀損,反應爐熱交換系統失靈,隨之而來的高溫蒸汽大量噴發、爐內氫氣爆炸、建築本體崩塌,在接下來幾小時到幾天之內接連發生,釀成了史上第二起列為「國際核事件分級表」最嚴重的七級核電廠事故。

 

日本政府在10天之內就宣判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死刑。震災之後,東日本各地全力投入重建,唯有福島電廠週邊這塊「死寂之地」,展開了漫長的「廢爐」工作。而對東電來說,比廢爐更迫切的,還有「核災覆蓋區」內擴及水、土壤、空氣的大規模輻射除污作業。

 

震災之後,福島電廠週邊展開了漫長的大規模輻射除污作業。(攝影:張文玠)

 

 

支持日本核電 木元崇宏​:能源自主至關重要

 

木元用簡要的時間序列說明了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的發生經過,然而對於八年來的除污作業,艱深的方案原理和繁複的操作程序,卻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更別提要拿這些科學模型說服社會大眾繼續接受核電。

 

透過簡報資料,木元說明了福島一號場1到4號機的狀況。(攝影:張文玠)

 

而木元自己,對「是否支持核電」這個問題給了肯定的答案,但聽來更像是在有限選擇的當下做出的權宜思考。他認為,電力供應的穩定與否,左右著國家發展,日本做為島國,能源安全和能源自主至關重要,「身為負責國家電力供應的工作人員,我仍然認為核電技術是必須的。」

 

但木元也承認,311之後,絕大多數的人對核電都抱持懷疑,而日本政府正在努力開發各種發電方式,政府也逐步調高再生能源所佔的發電比重;要不要用核能,並不是便宜就好那樣簡單的決定,「畢竟我們做了這麼多準備,還是發生了那樣的災害」。

 

311之後,絕大多數的人對核電都抱持懷疑,而日本政府正在努力開發各種發電方式。(攝影:張文玠)
位於福島南相馬市一帶的太陽能發電板。(攝影:張文玠)

 

 

核安需是「未竟之事」 木元崇宏​:事故總在意料外

 

一邊談著日本社會對核電的疑慮,一邊在圖表上解釋著福島一廠的善後作業流程,木元說著說著卻忍不住感歎:「以前我們只想著要把反應爐建得更好,卻從來沒有想過反應爐毀掉之後該怎麼辦?」

 

木元坦承,核災事故對他和東電同事的衝擊非常大,在興建核電廠時,沒有人想過會發生海嘯、沒有人想到海嘯會導致這樣極端的狀況。對於核電存廢的爭論,「不管事前考慮得多麼週到,事故總是發生在意料之外的地方」,木元說,「這就是我們從311災害中得到最大的教訓。」

 

(攝影:張文玠)

 

 

 

 

【凝望福島專題】

●不只是奧運 2020是日本「復興的奧運」

●走在復興路上 「我們的貢獻,就是面對天災的經驗

●重生卻無法回到地震前⋯ 只盼「別再叫我們災民」

●為掃核污「風評被害」 福島農民堅持檢驗到底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