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放棄爭取香港民主」 佔中3子入獄前的最後自白

國際中心 2019年04月25日 18:25:00

佔中發起人中戴耀廷(中)與陳健民(左)被判1年4個月監禁,24日立刻入獄服刑。(照片:湯森路透,後製:李明維)

 

「不廢江河萬古流」

 

「輕薄膚淺譏笑他們的人,終必會在被歷史長河下湮沒無聞,唯獨持著正義之心,必能江河不廢流芳萬世」,在佔中9名被告進入法院前,與支持者站在這幅寫上詩聖杜甫《戲為六絕句》一句的黑色橫幅前合照,成為了他們被判刑前最後畫面。

 

只是為了爭取香港人一人一票,讓香港擁有「開放參與且實質競爭」無篩選直接選舉行政長官,最終間接引發雨傘運動,結果各人均付上了沉重的代價,有人被判處1年4個月的監禁,有人判監或失去大律師、立法會議員、教師的專業資格,一無所有成身陷囹圄的囚犯。

 

佔中九名被告在進入法院前留影。(湯森路透)

 

法官判詞中指「以為佔領可讓政府讓步是想法天真」,這個說法不單是對他們9人的懲罰,而是同時抹殺每一個在2014年參與79日佔領行動的120萬港人,將他們對真普選的希望幻滅。

 

佔領行動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三人因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行,被判16個月的監禁。其中戴朱兩人不可保釋需即時入獄。而朱耀明則被判緩刑當庭釋放。在4月9日陳建民與戴耀廷進行求情時,未有向法官呈上求情信,指不在乎會判刑多少,但惟一懇請法庭關注朱耀明健康狀況非常嚴峻,不要判他即時監禁。結果兩人如願以償,剩下朱耀明在外揮淚送別。

 

 

同是關心香港人

 

戴陳朱三人的相遇,爾後成為佔中發起人,與其說是巧合,不如說是彼此熱愛香港這遍土地,同是對香港關心的人。

 

2013年1月,正當港府啟動政改方案,與中國政府討論香港2017年選舉辦法時,《基本法》起草委會成員,一直與政府關係不俗、且2001年更獲得港府受勳,表揚他推動公民教育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的戴耀廷,在《信報》發表一篇《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的武器》文章,批評北京當局給予港人真普選的機會不大,首次將「公民抗命、佔領中環」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向港府施加政治壓力的概念讓公眾理解,此文一出,震動整個香港社會及學術界。

 

毫無社會運動經驗的戴耀廷,找上了推動民主運動數十年,曾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參與營救中國學運人士流亡海外「黃雀行動」的朱耀明牧師,以及推動在中國大陸推動公民社會多年,與中國政府關係不錯的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

 

戴耀廷(中)在2014年找上了陳健民(左)與朱耀明(右)一起籌劃佔領中環行動。(美聯社)
 

 

朱耀明表示得知戴耀廷邀請他時感到十分驚訝,擔心自己年老未能勝任,但「我的性格就是這樣,我不會不幫助有需要的人,現在戴耀廷和陳健民為公義作出這麼大犧牲,我不能讓自己的弟兄孤單上路」。至於陳健民當時跟戴耀廷完全不相熟,陳健民直言,當時覺得他是「傻人」,「佔中成功只有5%,但當年根本別無他法,哪怕只有5%,正確的事就要全力以赴去做」。而陳健民為了保護在中國與他有關的人士,毅然辭去所有在中國有關的組織及顧問職位,切割與中國的工作。「其實沒有很大的掙扎,因為香港是我長大,有感情的地方」。

 

隨著民眾的一呼百應,「佔環中環」概念開始落地開花廣泛在社會流傳,他們三人順然成為了「佔領中環」的發起人,一路與其他支持民主人士推動爭取真普選,但同時成為親中人士攻擊抹糞,大肆辱罵,指破壞社會穩定的對象。

 

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出版「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表示「中央政府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2014年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北京舉行會議,決定「831」決定,明確規定提名委員會人數須按照現時選委會四大界別1200人的同等比例,提名門檻則由提委會「過半數」支持,變成中國政府有篩選的特首選舉,對真普選訴求「落閘」。當時正籌備「佔領中環」的戴耀廷,已表示,運動階段性失敗,佔領行動最終只會變成沒有意義的「大龍凰」,但港人對中共「落閘」決定的憤怒,已遠遠超出3人可控制的範圍。



 

「佔領中環」

 

2014年9月26日深夜,黃之鋒等大學生發起重奪「公民廣場」闖入政府總部東翼前地留守。警方派出大批人員包圍,時任特首梁振英在2日後表示,將對學生採取拘捕行動,引發大批民眾在9月28日下午湧到政府總部外及周邊馬路進行「反包圍」,下午5時58分,防暴警察發射第一枚催淚彈,「佔領中環」行動不在3人的可控制的情況下爆發,當日凌晨戴耀廷在現場軟癱跪地哭泣的相片,成為了歷史的證明。

 

 

4年過去,當日民眾佔領街道的畫面早已煙消雲散事過人離,香港民主派最後否決港府提交的中國版普選方案,2017年林鄭月娥當選行政長官,一人一票的真普選期最終也沒有發生。2018年,香港政府正式控告9人在「佔領行動」中犯下多項罪名。

 

延伸閱讀:佔中運動專題

 

 

 

戴耀廷:永不放棄爭取香港民主

 

戴耀廷12月在結案陳詞時向法庭提交了對於公民抗命、爭取民主的自辯信

 

「公民抗命的行為,就是佔領中環,是運動的最後一步。進行公民抗命時,示威者會坐在馬路上,手扣手,等候警察拘捕,不作反抗。我們計劃及希望達到的佔領程度是合乎比例的。我們相信所會造成的阻礙是合理的。我相信我們已做了公民抗命中違法者所當做的,我們期望其他人也會做得到他們所當做的」。戴耀廷表示相信法治能為公民抗命提供理據。

 

戴耀廷(左)與陳健民(右)被押進監獄一刻。(美聯社)

 

「公民抗命與法治有共同的目標,就是追求公義,公民抗命能創造一個氛圍,讓其他方法可被用來達成那目標,我們有責任守護香港的法治和高度自治。我在這裹,是因我用了生命中很多的年月,直至此時此刻,去守護香港的法治,那亦是香港的高度自治不可或缺的部份。我永不會放棄,也必會繼續爭取香港的民主。」


 

「這些香港人進行公民抗命,是要喚起香港社會及世界的關注,中國政府不公義地違背了憲法的承諾,也破壞了它的憲法責任。我們所作的,是為了維護我們及所有香港人的憲法權利,包括了反對我們的行動的人;是為了要我們的主權國履行承諾;是為了爭取香港憲制進行根本改革;及為香港的未來帶來更多公義」。

 


戴耀廷在信末最後表示,「若我們真是有罪,那麼我們的罪名就是在香港這艱難的時刻仍敢於去散播希望。入獄,我不懼怕,也不羞愧。若這苦杯是不能挪開,我會無悔地飲下」。

 

陳健民:監獄無法禁錮自由的靈魂

 

而陳健民則在被告時辭去中大教席,並在判刑前一天,以《為我引路》為題投書香港《蘋果日報》,表示自己雖然自此要在獄中度過許多個晚上,但自己平靜安穩問心無愧,又時常想著中國那些嘗過牢獄之苦的朋友或是因聲援香港佔中而被中國當局拘捕的人士,成為他的意志泉源。「我一位朋友亦在北方被捕。事緣他工作單位的一些年輕人,印發單張讓民眾了解雨傘運動。有關當局認為他是幕後黑手,便把他關進看守所半年,嚴刑拷問,甚至被人電擊下體,聽到這些情況我幾乎忍不着眼淚。但讀到他在看守所寫給太太的情詩,卻感到監獄無法禁錮自由的靈魂」。

 

「在我離開中大前的『最後一課』,我說在最黑的環境才能看到星星。許多在內地公民社會的朋友常告訴我,他們在苦苦等候,卻見不到黑夜的盡頭。其實他們不知道,在逆境中他們展現的勇氣和善良,已是最耀眼的光輝。他們自己便是漆黑中的星星,不斷為他人引路」。

 

陳健民等4人24日下午1時搭乘囚車入監服刑。(湯森路透)

 

朱耀明:期望喚醒人們良知

 

朱耀明則在4月9日判決前,在法官面對親口讀出7000字的《敲鐘者言》,「雨傘運動中,我只是一個敲鐘者,希望發出警號,讓人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人們的良知,共挽狂瀾。如果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

 

 

朱耀明表示「沒有公義,便沒有和平,因為「公義的果實是平安;公義的效果是平靜和安穩,直到永遠」(以賽亞書32:17)同時,「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篇85:10)法律和秩序是任何社會不可或缺的。若法律只用作維護權貴既得利益者,不法和霸道便由制度肯定,社會道德基礎便蕩然無存,無權無勢者就成為法治制度的犧牲品。」那麼,政權只會藉國家安全的名義:以迫害、流放、任意逮捕、刑求、強逼失踪、破壞和暗殺來維持所謂「和平」。(C. René Padilla)


「雨傘運動中,我只是一個敲鐘者,希望發出警號,讓人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人們的良知,共挽狂瀾。如果我仍有氣力,必繼續在教會敲鐘,在世上敲鐘,在人心敲鐘。「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主同行。」(彌迦書6:8)


「我,朱耀明、戴耀廷和陳健民現在於被告欄宣告:

我們沒有後悔,我們沒有埋怨,

我們沒有憤怒,我們沒有遺憾。

我們沒有放棄。」

 

朱耀明牧師(中)24日提及判決不禁潸然落淚。(湯森路透)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