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台灣低薪是國恥 中國的996制更是

李華 2019年05月04日 07:00:00

馬雲曾說道:「如果你來阿里巴巴工作,每天應該能工作12小時。否則你來阿里巴巴幹什麽呢?我們不需要每天只想工作8小時的人。」(湯森路透)

最近一段時間,「996工作制」在中國引發了熱烈討論。它指的「從早上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周工作6天」,目前已經成爲不少中國公司的常態。

 

有編程員在交流平台GitHub上發起了「996.ICU」的倡議活動,表達他們對996工作制的不滿。縮寫中的996指這一剝削性的工作制度,而ICU則是急救病房。表達的含義是長期的996工作制會給人的生命安全帶來嚴重威脅。

 

而阿里巴巴、京東、華爲這樣的知名科技類企業,卻一直將966工作制視作理所當然。阿里巴巴公司的總裁馬雲就爲996作了辯護,他認爲996應該被員工視爲福分和榮譽。馬雲還在內網交流中寫道:「如果你來阿里巴巴工作,每天應該能工作12小時。否則你來阿里巴巴幹什麽呢?我們不需要每天只想工作8小時的人。」

 

馬雲的觀點並沒有得到多少人的認同,相反批評的聲浪一面倒。以往中國年輕人口中可親可敬的「馬雲爸爸」瞬間變成了面目可憎的「巴依老爺 」。

 

還有像華爲這樣崇尚「狼性文化」的企業,將加班與績效和未來晉升挂鈎,鼓勵員工爲企業付出更多,經常有員工因爲過勞被送進ICU,再也沒有醒過來。

 

當然,一些企業家從自身利益出發,爲996辯護或者鼓勵年輕人奮鬥都在情理之中。但是按照中國《勞動法》,雇員每周工作時間上限爲40小時,每月加班總時長不超過36小時。「996工作制」明顯違反了中國的法律,爲何這些企業家還能如此理直氣壯?中國官媒難道隔靴搔癢批評幾句就可以敷衍了事?

 

前不久,一位法國議員自曝工資還不如中國人,月薪才1200歐,被一些中國人指責爲「辱華」。其實人家說的就是實情,只不過一些死要面子的中國人感受到了恥辱。

 

近些年,台灣的最低薪資一直止步不前,年輕人低薪、過勞的現象也很普遍,台灣的政治人物尚且能夠認清形勢,用「低薪是國恥」來知恥而後勇。

 

今天的中國不僅低薪、過勞,還有996這樣一種剝削制度在以工農聯盟的社會主義國家存在,難道不是莫大諷刺嗎?如果996不是國恥,什麽才算國恥呢?

 

 

不要讓966磨滅了年輕人的意志

 

8小時工作制自從19世紀末以來,逐漸成爲國際社会的共識。1922年5月1日,中國第一次全國勞動大會在廣州通過了「八小時工作制案」。8小時工作制根據人的正常體能、精力制定,有一定的科學性。

 

但是近些年來,八小時工作制也面臨一些挑戰。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不少國家的工會組織呼籲縮短工時,歐美發達國家的法定假日和公共假期越來越長,與此同時薪資還能保持穩定增長。中國近些年,也有一些政協委員或人大代表提議實行「四天半工作制」和「四天工作制」,但是這些提案並沒有進入政府的決策範圍。不少人感慨:「8小時工作制都沒有好好落實,還奢望什麽四天工作制。」

 

這的確是今天中國殘酷的現實,八小時工作制對不少人來說都是奢望。隨著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加大,企業的生存競爭也日趨激烈,中國的勞動力市場一方面是供大于求,很多人找不到工作,另一方面企业又找不到條件匹配的工人,而造成用工荒。

 

中國的企業家最理想的員工其實和機器人無異,希望他們24小時都能爲其工作,支付的卻是十分低廉的報酬,中國的員工好像魯迅筆下的那只牛,吃的是草,擠出的是牛奶和血。這樣的剝削手法放在十年以前,還能讓不少爲生計奔波的人俯首甘爲孺子牛,但是今天越來越多的農二代打工者不再那麽逆來順受,他們有時甚至用一種自由散漫的態度來對抗這種不公。

 

日本的NHK電視台曾經拍攝過一部叫做《三和人才市場, 中國日結百元青年》的紀錄片。拍攝的地點是在深圳的三和人才市場,鏡頭關注了在中國人數越來越龐大的日結百元青年,他們因爲討厭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超時工作和漫長的結薪時間,選擇了「打一天工,拿一天錢,然後快速用完」的生活方式。盡管他們有時淪落街頭,吃了上頓沒下頓,依然無奈地享受這種及時行樂的生活方式,他們沒有什麽理想和未來,曾經的棱角和意志早已被殘酷的現實磨平。

 

他們在不少人眼中是好吃懶做、遊手好閑的一群人,筆者反而覺得他們是在用一種消極的態度來反抗不公平的社會現實。他們看到自己的祖輩和父輩曾經爲了家庭的生計淪爲血汗工廠的奴工,前半生雖然掙了幾個錢,但是後半生卻落下了一身疾病,花光了積蓄去醫治。這樣血淋淋的事實擺在眼前,怎能不讓他們對996工作制望而卻步呢?

 

在中國,拖薪、欠薪、扣薪的現象非常普遍,有些農民工辛辛苦苦幹了大半年,最後卻因爲開發商資金鏈斷裂,連工資都拿不到。加上中國實行月薪制,剛出社會的年輕人本來就沒有太多積蓄,而大城市的生活成本很高,生活拮据的他們希望找日結百元的工作也在情理之中。

 

在歐美等發達國家,普遍實行周薪制,這不僅可以讓人們手頭的流動資金更充裕,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消費和經濟。而中國如今的月薪制度明顯不適應當前的經濟發展水平,改革刻不容緩。

 

不要讓「996.ICU」停留在口號

 

這次中國程序員發起了「996.ICU」倡議活動,獲得了海內外的巨大反響。而中國官方對此卻用了兩面手法,一方面,官媒稱過度加班是對雇員的剝削而且具有潛在的危害性;另一方面,「996.ICU」的倡議網站卻被各種中國浏覽器禁止訪問。

 

很顯然,中國政府並不希望社會上彌漫著反對「996工作制」的氣氛,更不願意看到大面積的罷工甚至群體性事件。

 

曾經工農聯盟是中共的親密戰友,而今天商賈權貴早已成爲其同路人。中國的地方政府爲了招商引資,千方百計籠絡商人,允諾各種好處。鹽城化工廠大爆炸在事發前,各種安全隱患已經頻發,但是地方政府依然爲其保駕護航,完全漠視人民的生命安全。 全國層面來看,阿裏巴巴、京東、華爲這樣的大型企業,早已和高層權貴集團建立了盤根錯結的關系,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當馬雲、劉強東、任正非這樣的商業巨鳄端坐在「全國兩會」的殿堂,也只會空談理想、奮鬥與榮譽,不談現實、生計與人權。

 

在歐美發達國家,壓榨員工的企業沒有生存空間。首先,法律不允許這樣的行為,如果有存在的話,會受到重罰。其次,員工的維權意識強,他們不會容忍被壓榨。再者, 消費者也不會為這樣的血汗產品和服務買單。

 

以澳洲爲例,政府成立了專門的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的機構-公平工作委員會(Fair Work Commission),只要媒體披露或勞工舉報了工作中的剝削現象,公平工作委員會都會認真處理,除了要求雇主補償勞動者的損失,還會對其罰以巨款。

 

反觀老大帝國,雖然有各種勞動法律和法規,但是沒能保護好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形同虛設。966工作制經過輿論發酵,引發了公衆的關注,但是相關的執法部門並沒有跟進懲處那些違規的企業。

 

其實這也容易理解,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以來靠的就是所謂的人口紅利,更直白點講就是通過壓榨員工來形成原始的積累。中國政府對此也是心知肚明,有時自己也幹起了壓榨員工的勾當。

 

中國遠銷世界各地的廉價服裝衣帽,經常被發現藏有監獄工人的求救信,揭露了他們在監獄工廠遭受的非人道待遇,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沒有工資不說,經常食不果腹。這些都引起了國際人權組織的關注,也讓國際社會看到了中國政府是如何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權。

 

當年美國落實八小時工作制並不是因爲資本家良心發現,而是靠著工人一次次走上街頭抗議和大規模罷工才爭取到。今天中國抵制996工作制,也不能寄托企業家和政府大發善心, 資本主義國家尚且有相對獨立的工會組織維護工人權益,但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工會卻像企業的橡皮圖章。

 

2018年7月,中國發生了佳士工人維權事件,引發了海內外對中國血汗勞工的關注。佳士科技位於深圳坪山的工廠工作條件惡劣,工資、社會保險和住房基金也被削減、拖欠,還設立了名目嚴苛的罰款。有時作業時間表也會未經諮詢遭到更改,還有超時加班的情形。工人稱該公司對待他們像奴隸一樣。佳士科技的部分員工爭取組織工會,卻遭公司解聘,在衝突中還被當地警方抓捕。隨後一些學生參與聲援,不是被逮捕就是被消失。

 

當年中共打江山,正是靠著煽動工人造反來給國民黨制造麻煩,時過境遷,原來的同志加戰友成了心腹大患,印證了「狡兔死,走狗烹」。

 

今天的中國不是什麽資本主義,也不是什麽社會主義,它更像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匆忙結合産下的怪物,它雖然有著社會主義的軀殼,卻有著比資本主義更邪惡的靈魂。

 

兩個人打架輸了,不過是個人之恥;一座圓明園毀了,不過是一個政權之恥;一個國家的人民如果都像螻蟻般活著,難道還不是國恥嗎?

 

※作者為一個無可救藥的自由主義者,曾經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旅居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996制 工時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