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專欄:「占中」還是成功的 只是實現方式非當初想像

鄭立 2019年04月29日 07:00:00

如果說要打破香港民主運動必死的悶局,帶來新的希望,開啟新的時代,占領中環是成功的。(美聯社)

在香港被中國吞拼後, 民主化就停止。 香港只有徒具其形的選舉, 並非一人一票的普選, 隨著舊有民主運動的領導者司徒華在 2011 年去世後, 香港的民主運動已失去方向, 基本上已經癱瘓。 雖然沒有很明顯的跡像, 但沒有進展其實意味著走向慢性的死亡。若維持現況下去,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會無疾而終。

 

對此憂慮的一些人,想要模仿美國的「占領華爾街」,發動「占領中環」社會運動。他們的用意,是模仿西方的「公民抗命」,以「違法但合道德」的行為,去製造對社會的衝擊,爭取香港實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香港人理論上應有的選舉權,提名權和投票權。

 

期望北京政府能實現十多年前對香港的承諾,讓香港在 2017 年普選特首,並在不久後實現立法會的普選。

 

這是公開聲稱的目標,但是可以合理的推斷,他還有一個重要的副作用。就是以震憾療法的方式,重新刺激起社會的良知,並刺激起香港民主運動的生命力,不然的話,香港的民主運動並不是因為被政府打壓而滅亡,而是死於衰老。

 

最終他間接的引發了雨傘革命,嚴格來說,雨傘革命並不是占領中環,而是占領中環的副作用。占領中環運動衍生的社運,引發了警方使用催淚彈鎮壓,而這個鎮壓波及了很多沒參與占領中環,只是看熱鬧的市民, 而引爆了市民的反抗,導致了多個地點長達數十日的占領。以及日後導致大量警方傷亡的魚蛋革命。

 

不論政府突然的高調鎮壓,以及雨傘革命,皆是黑天鵝事件。故此占領中環的主事者們,對此其實並無準備,大量對於占領中環沒有興趣,也從不參加社運,甚至根本一直都是支持建制派的市民,因為想反抗政府,亂入了那個本來屬於社運界與學界的社會運動。他們走進場內卻不是想參與占領中環。自然地,占領中環的主持人們也無法控制這些人的行為,整件事走向了一個誰都不能控制的失控狀態。

 

雨傘革命是粗野無序的,參與者們不想也沒興趣達成占領中環所夢想的「違法而不道德」的精密社運, 完全打擾了占領中環的計劃。之後占領中環的主事者們, 雖然盡力的按照他們的藍圖進行, 但是因為偏離計劃而亂了陣腳, 去到最後審判的時候, 原本公民抗命是打算以審判去完成「違法達義」給社會訊息與道德感召的部份,產生了很大的矛盾,當控罪跟想像不一樣的時候, 借法庭去進行政治演說就難以實行。

 

占領中環運動當初的計劃,因為雨傘革命的爆發,執行不到也沒有達成目標, 最終在他們被關的時候,社會沒有產生多少的回響。而民主運動也沒有被激活,民主派的形勢比之前更為惡劣。當初想要的東西似乎全部都向著相反的方向前進。

 

可是占領中環是否真的沒有成果,全然失敗?這也不能蓋棺定論,占領中環有很多意料之外的成果。包括雨傘革命,泛本土派的誕生,梁天琦的傳奇,以及由魚蛋革命開始的抗爭升級,香港的民主偽裝完全瓦解,以及香港獨立聲音的興起。

 

如果說要打破香港民主運動必死的悶局,帶來新的希望,開啟新的時代,占領中環是成功的。只是他實現的方式跟想像的不一樣,這些東西,沒有一樣是占領中環主事者計劃中的,也沒有一樣是他們想要的後果,甚至不少是他們厭惡或抗拒的。就像是想要求男丁的夫妻, 生下了女孩;想種出蘋果,卻種出了菠蘿一樣尷尬。

 

占領中環引致了政府鎮壓,政府鎮壓引致了雨傘革命,雨傘革命派生出魚蛋革命,魚蛋革命導致了香港人失去了平等選舉權,這是一個蝴蝶效應。

 

無論如何,舊的時代結束,香港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一切都是副作用與意外。

 

關鍵字: 占中 香港 民主 普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