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一加一是大於二或小於一-蔡賴配大解析

林濁水 2019年04月30日 00:02:00

蔡賴配會不會一加一大於二或是不幸的是一加一小於一,評估的關鍵依據便在於兩人在共同擁有的泛綠群眾之外的中間選民或淺藍中有沒有各自擁有,但是又不相重疊的吸引力。(攝影:李智為)

一、2008,2016選舉:人氣王總統候選人+ 地方實力立委 = 一加一大於二

 

一加一大於二雖然邏輯上不通,在政治現實上郤真的發生過,典型的就是國民黨的2008和民進黨2016的總統立委選舉。

 

2005年地方選舉民進黨大敗,只剩下7席縣市長後,一方面國民黨在重建了強固的地方勢力;另一方面,民眾對民進黨的高度失望,提供了馬英九聲望急速飛升的空間。從2005到2008年總統選舉前的一長段時間,馬英九是全台灣政壇的人氣王,民意滿意度高輒達到80%程度,最低時也有50%,全台灣沒有人可以望其頂背。

 

於是在2008年的立委和總統選舉,各地擁有堅強地方基礎的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和人氣王的總統候選人馬英九互相加持,在選舉中國民黨立委候選人,毫無例外的,選舉看板上都把自己的相片和馬英九並列,並訴求馬英九一票,XXX一票,展現了一加一大於二的加乘氣勢,結果國民黨的總統和立委選舉都贏得非常不像話:總統獲得了從1996年總統直選以來最高得票率的58.5%選票。而立委,和民進黨比,更以69席比27席狂勝。

 

2008國民黨總統立委大演一加一大於二的戯,風水輪流轉,到了2016,民進黨乘2014地方選舉大勝之威,把2008國民黨一加一大於二的劇本拿過來,由自己當主角,立委候選人,一個個爭著和蔡英文一加一同框,就像2008國民黨立委爭著和馬英九一加一同框一樣地盛大地演出,這次大勝的是民進黨。

 

二、 一加一小於一經典演出:馬英九團結牌,粉碎陳以真市長夢

 

一加一大於二固然不合邏輯,但是符合2008國民黨選舉和2016民進黨選舉的政治現實。

 

一加一小於二和一加一大於二一樣不合邏輯,而一加一小於一就更不用說了;只是在現實上一加一小於二卻也屢見不鮮。最經典的例子是2014地方選舉中國民黨陳以真敗選的例子。

 

2008國民黨立委爭著和馬英九一加一同框;不料2014,歷經太陽花運動衝擊後的馬英九成了國民黨縣市長候選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票房毒藥,沒有人願意和他一加一,選舉時選舉,濁水溪以南國民黨選情一片愁雲慘霧,這時,嘉義市陳以真是唯一被看好的國民黨候選人,選情一路領先,甚至在封關民調前還是優勢,但最後選舉結果出爐卻輸了。

 

開票當晚,電視播出了開票結果,標題下的是「『投藍挺馬』奏效,凃奇招讓陳以真敗選」」

 

網路截圖。

 

陳以真轉勝為敗的故事是這樣的。為了突破選情低迷不振的困境,凃醒哲使出了一個絕招,在陳以真的看牌旁邊掛上「投給陳以真就是支持馬英九的看版」,他發現掛了後自己民調逐漸趕上,便到處掛上同様的大看板,陳以真不勝其擾,於是希望馬英九本尊千萬不要真的跑到嘉義和自己一加一同框,馬英九十分火大,認為陳以真破壞團結,硬是趕到嘉義,站上陳以真的演講台,大嗆要團結不要切割,高呼團結真有力口號,從此陳以真選情再無希望,馬英九的團結牌終於粉碎了陳以真的市長夢。

 

網路截圖。

 

陳以真由勝轉敗,非常戱劇性,也因此留下許多影像和文字記錄,算是一加一小於一的典範故事。

 

三、2006民進黨台北市選舉拒絕扁同框逃過一加一小於一的陷阱

 

並不是一直到了2014大家才知道有一加一小於一這麽一回事。早在2005縣市長選舉大敗之後,民進黨公職侯選就沒有一個不怕陳水扁跑來一加一同框了,只是沒有一個人膽敢拒絕陳水扁來一加一,像是2008立委選舉,侯選人明明發現陳水扁來一加一一次,自已的民調就掉一次,卻只能私下抱怨,不敢聲張,唯一的例外是謝長廷,2006在台北市選舉他領軍時,明白拒絕陳水扁一加一同框,話說得還很不客氣,他說,邀扁來,難道要請許純美助選?結果,由於大環境壞透了,他個人並沒有當選,但是在2005到2008民進黨一路往下走的大勢下,他創造了一個逆勢的奇蹟,那就是使泛綠市議員選舉得票率逆勢成長,比民進黨氣勢如虹的上屆還好,席位從民進黨和台聯共獲17席,躍升到民進黨獲得18席,台聯兩席,共20席。這一次台北市的選舉,很清楚的,民進黨以拒絕陳水扁同框的策略而避免了掉進一加一小於1的陷阱而保護了民進黨的實力。

 

四、洪秀柱 + 韓國瑜會大於韓國瑜嗎?

 

儘管在邏輯上不能成立,但是大抵從2005之後,台灣政壇對於候選人無論是候選人和總統一加一大於二或是和總統一加一小於一的現象都已經相當了解了。不過上面舉的都是總統 + 縣市長,或議員乃至立委的選舉例子。那麼如今蔡總統援用了一加一大於二的觀念到民進黨總統副總統的提名了,她的說法自然不必怕沒有人跟隨,但是她的說法仍然成立嗎?

 

西方直選總統的國家沒有一個是有副總統的,因此在討論這問題時大家只好先想到參考拿美國。美國在挑選副總统人選時會找一個能夠和總統在吸引群眾支持上和總統候選人互補的,這做法似乎是有那麼希望一加一能大於二的味道,只是到現在卻還沒有聽說過有那一位總統候選人聲勢弱弱的,然後靠加上了民望比較高的副總統候選人而當選的;至於台灣,過去也沒有例子可以援用。於是蔡總統的這個創舉見行不行得通便只能推論而無法拿實例來比較了。

 

現在試著以當紅的韓國瑜和曾被提名選總統選到一半被換下來的洪秀柱兩人一加一進行推論。

 

首先,洪韓兩人一旦一加一,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認為不可能大於二。理由是,洪秀柱只能吸收泛藍的支持者,在政黨立場中立群眾中亳無吸引力,而未來,她所吸引到的泛藍群眾,不必等她出面號召,肯定就清一色會投票給韓了,所以一旦洪加韓一加一大於二肯定是不會發生的。

 

其次,由於副總統在憲法體制上唯一的功能是備位,換句話說,他的功能只有在總統出了狀況了才會浮現,否則,為了避免行政權運作的混亂,憲法完全不賦予他什麼職權。過去雖然陳水扁以兩性共治做選舉號召,但是,一旦兩人就職,才沒有幾天呂秀蓮就不斷訴苦她是深宮怨婦;馬英九則在選舉時高捧蕭萬長是財經總規劃師,但是也在勝選沒多久,蕭雖然嘴巴沒聽到什麼抱怨,但是實際上也只能成了深宮怨副;至於陳健仁,雖然說年改由他負責,後來很快的,拍板年改的人就換了,他在民眾中的印象也很快的走向模糊化,模糊到比幾十年來民眾印象最模糊的各部會首長或大牌立委更模糊多多這樣,經過一、二十年來的經驗後,讓民眾決定把執政權交給那個政黨的關鍵,首先當然是總統候選人,其次是對政黨的印象,至於副總統候選人,影響微乎其微。

 

依據這樣的邏輯,進一步看韓、洪配,應該是,如果韓正、洪副,那麼最好的情況是韓加洪=韓,或者是一加一等於一,不可能一加一等於二,更不可能一加一大於二;甚至很可能因為洪只獲泛藍支持,而中間選民對她反感的大有其人,而對她的反感反射到韓的頭上,韓加洪還會小於韓,換句話說就是是一加一小於一。

 

如果是配起來是洪正韓負,那麼韓大既對洪有一定的推升作用,因此是洪加韓有機會大於洪;只是加起來卻肯定小於韓。

 

正副總統的配對會不會一加一大於二?假如以韓國瑜洪秀柱的配,那麼肯的是既不可能一加一大於二,也不會一加一等於二,如果以居強勢的韓國瑜當計算基準的話,頂多只是一加一等於一,而更可能的還是一加一小於一。


因此,蔡賴配會不會一加一大於二或是不幸的是一加一小於一,評估的關鍵依據便在於兩人在共同擁有的泛綠群眾之外的中間選民或淺藍中有沒有各自擁有,但是又不相重疊的吸引力。不幸的,從這個角度出發,並不令人樂觀,無論如何,蔡的吸引力太侷限在泛綠之中了。

 

因此在總統副總統的搭配上,一加一大於二原則固然可能適用,而一加一小於一的機會也一點都沒有更小。依目前條件,要選得好,最好找個新的戰略來取代一加一大於二,千萬不要拿他來當救命仙丹。

 

※作者為前民進黨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