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福島】核能是過渡 日再生能源所長讚台灣非核政策有guts

仇佩芬 2019年05月01日 15:30:00

福島再生能源研究所所長中岩勝。(攝影:張文玠)

在日本經濟產業省的採訪進行到一半,會議室裡的燈光「啪」一聲忽然熄滅。資源能源部再生能源課課長梶直弘起身重新把開關打開,一邊說:「午休時間全面關燈,這是節電措施。」梶直弘說,在國家能源政策中,加強節電與開發新能源同等重要,「台灣難道沒有這麼做嗎?」

 

311震災之後一度停用核能發電的日本,在2年多時間就經不起大城市缺電的風險而宣佈重啟核電。然而在經產省資源能源部和其轄下的再生能源研究所,任務卻比過去更為繁重,並沒有因為重啟核電而有所減緩。

 

 

再生能源占比不足 梶直弘:日本沒有完全廢核條件

 

直言日本目前還沒有充份具備完全廢核的條件,梶直弘指出,其實早在311震災前,為了實現減少碳排放目標,高度依賴火力發電的日本,在核電之外早已著手研擬提高再生能源的發電比重,更在2018年的新版《能源基本計畫》中,設定2030年再生能源佔發電量30~32%,超越核電28~30%的目標。

 

梶直弘指出,各個國家研發再生能源的挑戰是類似的,相較起新技術的研究,降低發電成本、長期穩定地供電,以及藉由不同備用電源設施來提高電網調整能力,是三大主要課題。以日本來說,目前風力和太陽能仍是主要再生能源,然而卻也是最受限於自然條件、相對不穩定的發電方式,因此除了加快其他再生能源的擴大應用之外,日本政府一方面以購電政策鼓勵民間購買並使用光電或風電,同時鼓勵民生市場利用的蓄電設備研發銷售,藉由提高消費者的儲電能力,來增加供電的穩定性。

 

「另外還有一個直接、簡單的方法。」梶直弘說,日本政府鼓勵民間調整上下班或作息時間,分散用電高峰,實踐證明,這確實對改善再生能源供電不穩定的問題有相當的助益,也有助於化解民眾對再生能源將導致供電不穩的疑慮,進一步降低對核電的依賴。

 

梶直弘指出,日本目前還沒有充份具備完全廢核的條件。(攝影:張文玠)

 

 

核能是過渡 中岩勝:發展再生能源有高度共識

 

政府以能源政策為指導,固然是為了繼續使用核電的權宜之計,但隸屬於產業技術總合研究所的「福島再生能源研究所」所長中岩勝說,在核災之後,日本民眾對核能安全的焦慮十分嚴重,加上檢討核電政策可說是世界潮流,政府在311之後將福島研究所做為再生能源的研究重鎮,確實有反省核電政策的宣示意義。

 

中岩勝說,雖然對於是否繼續使用核電,日本民眾仍有不同看法,但對於發展再生能源卻有高度共識。他以日本2018年版《能源基本計畫》為例指出,相較起過去逐步提高核電比例,新版能源計畫以再生能源做為主要電力來源,對日本的經濟發展模式來說確實是一大考驗。

 

所內展示的地熱發電模型。(攝影:張文玠)
福島再生能源研究所園區,設有太陽能板及風能發電機。(攝影:張文玠)

 

對於台灣正式提出「2025非核家園」的能源政策目標,中岩勝說,「那確實是非常有勇氣的政策」,雖然目前日本仍然使用核電,但「那是發展再生能源過程中的過渡方案」。

 

就像日本產、官、學界一致的說法,同屬島國的台灣與日本,能源自主是重要命脈,中岩勝進一步指出,台灣和日本一樣,正因為本身能源有限,必須自力生產再生能源。

 

「福島再生能源研究所」外觀。(攝影:張文玠)

 

 

再生能源商機龐大 中岩勝:值得台灣致力開發

 

但中岩勝也認為,發展再生能源雖然成本巨大,但也正代表其中的龐大商機;目前歐洲和中國都已經看上日本再生能源市場,另一個同樣被相中的新市場則是台灣,對投資方和需求方來說,都是值得進一步開發的新產業。

 

而同樣積極發展核電之外其他選項的日本與台灣,在再生能源方面也已經展開合作。數度赴台灣交流的中岩勝表示,福島研究所與台灣科技部已經針對部分再生能源研究計劃簽約合作,而台、日官方也共同參與和歐洲再生能源業界的合作計劃。

 

中岩勝認為,發展再生能源雖然成本巨大,但也正代表其中的龐大商機。(攝影:張文玠)

 

 

 

【凝望福島專題】

●曾被海嘯吞噬的南相馬:我們要成為「零核電」城市

●回憶311核災 電廠職員:原來我在險境中工作...

●不只是奧運 2020是日本「復興的奧運」

●走在復興路上 「我們的貢獻,就是面對天災的經驗

●為掃核污「風評被害」 福島農民堅持檢驗到底

●重生卻無法回到地震前⋯ 只盼「別再叫我們災民」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