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老兵我驕傲】退役美軍C-130飛行員情牽清泉崗 駐防亞太各國後長居台灣

李靖棠 2019年05月08日 10:01:00

退役美國空軍C-130運輸機飛行員德威爾。(攝影:李靖棠)

國府撤退遷台後,受到韓戰(Korean War)爆發影響,《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在1952年12月簽訂,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在1955年於台北成立美軍協防司令部,以空軍官兵和眷屬最大宗,分駐於台北公館、台中清泉崗和台南基地。

 

 

透過《星條旗報》(Stars and Stripes)一篇不醒目的報導,讓記者間接聯繫上當年曾駐防在台中的退役美軍軍官,從他們的回憶和眼中,再次看到當年的台灣和亞太局勢;以及成為「台灣女婿」40多年來,他對這片土地的記憶和情感。

 

曾是駐台美軍、退役C-130E型運輸機飛行員的德威爾。(攝影:李靖棠)

 

前「駐台美軍軍官」

 

德威爾(Jim Dwyer)親切地要記者喚他吉姆,而身高將近190公分的他,在台中南屯的住家社區中,儼然是一名「知名人物」。

 

一進入他的家,映入眼簾的是多面美國國旗、一架印有中華民國國徽的戰機裝飾品,和他與妻子之間的許多照片。而電視上播放的,正是美國的福斯電視台,討論著川普和他的種種政策。

 

時任美軍C-130E運輸機副駕駛的德威爾(中)。(圖片:德威爾提供)

 

坐在沙發上,德威爾告訴記者,他會回答任何的問題,因此,第一個單刀直入的問題就是:請他簡介生平和軍旅經歷。

 

出生軍人家庭、從小在海外成長

 

來自美國加州沙加緬度(Sacramento)的他,父親也是名空軍軍官,自小隨父親赴海外駐紮,中小學在法國就讀、高中階段則在日本渡過,大學於夏威夷完成。德威爾笑著說,自己從小就飄盪慣了,早就習慣這種生活模式。

 

 

1969年大學畢業後不久,德威爾恰巧遇上越戰(Vietnam War)期間美軍急於擴充兵源,新推出的軍官訓練計畫很吸引他,但德威爾對陸軍沒興趣,將履歷轉投往空軍,因此踏上他的飛行員生涯。

 

 

那是個為期3個月的計畫,德威爾成為了空軍少尉,掛階後被派往阿肯色州的基地,接受C-130E型軍用運輸機飛行員訓練,並前往第一個海外駐點:台中清泉崗基地。

 

德威爾和其他5名青年軍官在1970年飛抵台灣,轉搭火車前往他們口中的「CCK基地(Ching Chuang Kang Airport)」。

 

早年的美國空軍C-130E型運輸機。(圖片:德威爾提供)

 

首次派任就到清泉崗

 

當他接到派任時,對於清泉崗在何處完全摸不著頭緒,詢問了當時還在日本的父親,才知道這個CCK就在他所知道的「福爾摩沙」島上。

 

不過,在他抵達台中後,立刻又前往菲律賓接受叢林求生訓練,再轉往當時的南越西貢接受資訊課程後,才回到台中加入機隊,成為C-130E運輸機5人機組的副機師。

 

早年清泉崗基地內,停放的美軍汽車和各類摩拖車。(圖片取自CCK Air Base Taichung Taiwan社團)

 

雖然駐點於台中清泉崗,但德威爾和他的機組飛行值勤範圍,卻幾乎涵蓋了東北亞、東南亞、南太平洋島嶼和紐澳地區。其中最常出勤的,莫過於正值戰爭狀態的越南,幾乎每天都有運送補給和敵人位置的簡報,需要他們載送百姓、軍隊、物資和備品,前往越南各個地區。

 

 

運輸機雖不若戰機或攻擊機那般危險,但他回憶出任務過程中,也提到許多目的地的設備老舊、跑道不平或經常遭到越共襲擊,因此增加了不少運補的風險。

 

德威爾也提到,他所屬的飛機曾多次在回程中,遭到機槍等火力攻擊,幸虧都只是輕微的傷害;但有不少同期的機組,在出勤時被火箭等武器擊毀,部份同袍當場殉職、部分則遭到俘虜。

 

對於自己的「幸運」,德威爾感謝上蒼多年來的眷顧。

 

1960、70年代的台中清泉崗基地大門。(圖片取自CCK Air Base社團)

 

在台中牽手台灣妻子46年

 

由於出勤頻繁,他留在台中的時間也因此減少許多,不過卻仍在島上認識了他現在的結髮妻子Akiko,也因為妻子的緣故,讓不太得空到台灣其他地區旅行的德威爾,反而對台中和彰化留下深刻印象。

 

他依然記得陪妻子回彰化老家、到梧棲釣魚吃魚,或是去日月潭和三義等地攬勝。

 

當問到和國軍的互動時,德威爾笑著說,雖然平時互動不多,但他總記得雙方軍官會互相交換「禮物」,美軍送出約翰走路(Johnnie Walker)威士忌,國軍則回送知名金門高粱酒,而這個高粱酒,每每都能讓自認酒量甚好的大夥,醉到不省人事至隔天。

 

德威爾(右)與結髮46年的妻子,如今台中已成為他的第二故鄉。(圖片:德威爾提供)

 

對台灣的軍備和軍售相當關心

 

他也提及,調回美國本土之後,在諾普(Northrop Corporation)執行聯合任務時,曾於工廠內遇見中華民國空軍的軍官,討論有關F-5E戰機(F-5E/F Tiger II)維護和升級,德威爾跑上前用不太標準的國語問候了一下,讓軍官們笑的闔不攏嘴。

 

部份機型仍在服役的中華民國空軍F-5E/F型戰機。(空軍司令部提供)

 

對於目前駐紮在清泉崗的經國號戰機,他則表示,當年諾普本欲向台灣、南韓等國推銷F-20「虎鯊」戰機(F-20 Tigershark),只可惜美國空軍最終選擇了F-16,才讓這個設計方案胎死腹中,進而轉變為當今的IDF經國號。

 

1973年,德威爾隨隊移防至菲律賓克拉克基地,並在同年向女友求婚,兩人結縭至今已46年。從1974年開始,除私人行程外,德威爾在中校退伍前都未再以美軍身份回到台灣。

 

 

1992年以中校退伍

 

帶著妻子移往菲律賓的他,駐紮2年後又被調往日本駐防4年,後轉回加州洛杉磯基地和阿拉巴馬州各服役5年、4年,直到1992年從軍中退伍,「只可惜,當我參與民航飛行員體檢時,醫院卻說我的心律不整,就此讓我的飛行員生涯劃上句點。」

 

曾駕駛著C-130E型運輸機進出越南戰場數次,如今德威爾已退役多年、同型軍機也進入博物館典藏。(圖片取自美國空軍博物館)

 

離開31年後、德威爾與妻子在2004年重新踏上台中,立刻決定在此購屋長居,每年約有一半時間居住在台中,另外一半則在加州橘郡。

 

熱愛台灣並希望長眠於此的他,更打趣地說道,「如果有機會,我願意再回到基地內工作!」

 

目前的他,不僅籌備7月中旬,在美國俄亥俄州舉行首次駐清泉崗美軍官兵的聚會,更希望數年後能在台中,聚集更多仍在世的老美軍重返清泉崗基地。

 

參觀基地展示館的德威爾。(圖片由德威爾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