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應是普世價值的維護者

東洲 2019年05月14日 00:02:00

美國總統不只是美國總統,對於全世界文明國家而言,他是普世價值的維護者,是《獨立宣言》的實踐者。(湯森路透)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近日表示「中國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他說:「中國會吃掉我們的午餐?拜託,他們搞不定在南海和西部山區的巨大分歧;他們搞不清楚他們要怎麼處理體制內的貪污;他們不是壞人……他們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由於拜登已經正式宣布參加民主黨總統初選,而且獲得民主黨黨內的最高支持度,是最被看好的候選人。所以,他這番親中的言論不可等閒視之。

 

一如預料,素以口無遮攔形象著稱的拜登,這回引來了黨內與黨外的批評。總統參選人桑德斯批評拜登:「假裝中國不是我們主要的經濟競爭對手之一,這是錯誤的。」參議員羅姆尼更嚴厲指責說,拜登年紀大了,腦子卻沒長進,「他在外交政策上做出的每個決定,都是錯的」。美國前教育部長貝內特在接受福斯新聞訪問時說,拜登在兒子亨特接受中國銀行10億美元捐款後,便對中國採取軟立場。貝內特表示,美中兩國是經濟與意識形態的競爭者,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競爭者。

 

拜登競選團隊則回應,明白中國雖崛起,但相較於它本身所面臨的結構和社會挑戰,仍然顯得無力。川普總統則說:「如果拜登真的這麼說,他就非常愚蠢。」他的團隊推文表示:「在川普全力與中國達成協議,將美國放在第一及保護我們的經濟時,『瞌睡喬』(拜登名字)卻不認為中國是威脅喔。」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近日表示「中國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美聯社)

 

事實上,美國兩黨已經就反共議題上取得高度共識。針對中國之所謂崛起,衝擊的不是只是美國的國家利益,也對於世界的秩序產生嚴重的威脅。中共通過經濟與軍事的力量,輔以各種間諜特務的行為,就是要挑戰美國的地位。作為這樣一個極權國家,以美國為首的文明國家逐漸在美中貿易戰中重新調整了政策。

 

日前副總統彭斯的一篇演講被視為「反共檄文」。演講中,彭斯明確指出美國對中政策的新方向,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之不同,並提到中共對於美國的滲透。彭斯指出:「北京正運用一種傾整個政府之力的手段,除使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還包括政治宣傳,目的是對美國遂行影響力以獲取自身利益。中國比起以往更積極主動地使用這種力量,影響並干預美國的國內政策與政治。」

 

所以,問題不在於「中國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而是中共自己一直站在美國的對立面上,破壞美國的立國根基。彭斯之前的談話,指出川普政府正扭轉之前民主黨政府對中國政策,他說:「蘇聯垮臺之後,我們認為中國勢必成為一個自由國家。21世紀前夕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經濟上向中國敞開大門,帶著中國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前任政府之所以這麼決定,是希望自由之風蔓延到中國的各個角落。除了經濟之外,更是在政治領域,希望中國能夠對完整的人權概念重拾尊重,包括傳統的自由主義原則、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等。但我們的希望均告落空。」

 

筆者認為,美國對於中共的綏靖與讓步,無疑是對於美國開國精神的自殘。如今,川普政府已經在美中貿易戰中取得相當的成果。根本的原因之一就是認知到中共是敵人,不是朋友。如彭斯所言「競爭並不總意味敵對,而且也不必如此。」所以,美國這幾年的經濟表現,就是建立在這點上,美國不再被中共忽悠,而是「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我們主權的基礎上之前,我們不會手下留情。」

 

至於民主黨,自卡特以來就有一個錯誤的認知。冷戰時期,他們認為世界之大,應該美蘇共管,因此對於共產政權採取退讓的綏靖政策。蘇聯解體後,又天真的以為中國會民主化,結果是自己親手培養起一個巨大的敵人。如今,拜登的親中論調不過是老生常談,而且槓上開花。事實上,他的出馬競選,給人的印象和希拉蕊並無大的分別,希拉蕊競選的主軸,就是針對白領精英普遍厭惡川普的情緒,訴求在「萬一川普當選,前途堪慮」上。如今拜登不遑多讓,他把自己包裝成一個「與川普截然相反」的形象上,希望爭取反川普人士選票。所以,他在政策的訴求上,特別是對中共的態度上,與現在的川普政府相反,我覺得是愚不可及,但是可以理解的。

 

作為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美國究竟是憑什麼偉大?個人以為,美國之偉大就在於其開國的精神,其具體的文字見諸於《獨立宣言》。

 

美國獨立宣言的精神,標誌著一個偉大國家的誕生與繁榮。《獨立宣言》說:「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

 

美國獨立宣言的精神,標誌著一個偉大國家的誕生與繁榮。(湯森路透)

 

如今中國大陸的人民,遭受的迫害數倍於當時美國人所遭遇之壓迫。若是根據《獨立宣言》所揭櫫的道理,中國人民推翻共產黨,既是「權利」也是「義務」。

 

美國總統不只是美國總統,對於全世界文明國家而言,他是普世價值的維護者,是《獨立宣言》的實踐者,美國充分履行這個責任,則是其獨強於世界的原因。所以,美國總統實在應該幫助全世界受極權政府迫害的人民,特別是中國人民。

 

中國是不是美國的競爭對手?暫且不表!但是,中共的確是中國人民的敵人,也是美國的敵人,更是全世界善良人民的敵人,中共是開放社會的敵人。這幾點毋庸置疑。

 

(本文為《看中國》授權《上報》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抄襲,原文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